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扫地的二师兄
    老和尚这么说,看似不像是作假。这世上就是有很多厨子,就精通于一道菜,却也能利用这一道菜独步天下。

    从他制作烟熏鸡肉的整个过程来看,他的手法,也的确不像是个正统的厨子,而更像是利用了他高深的内功和武功,运用到了制作这道菜里。

    由此杨怀仁起码得到两个结论。

    第一,无事不登三宝殿,老和尚既然来庄子里,又算计着跟杨怀仁来了这么一场比试,就是特意来寻他的,即便老和尚具体有什么事情或者要求,杨怀仁还无从得知。

    第二,这个老和尚不会对他不利。这一点也很容易判断,凭借老和尚的功力,别说杨怀仁了,就是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一起出手,也够呛是老和尚的个儿。

    他既然憋着主意引着杨怀仁入榖,就是想让杨怀仁帮他点什么忙,只不过是因为第一次见面,不好直接开口,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无形中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而已。

    厨子和厨子之间,总是有些惺惺相惜的,哪怕老和尚就会一道菜。

    既然是这样,就杨怀仁的性子,也不用跟他啰嗦些别的了,不如直接就搞清楚老和尚的目的何在。

    “大师来我家庄子,怕不会是为了做一道菜让我尝尝这么简单吧?”

    “好吃,兴趣使然……”

    老和尚这句话倒是解释了他为什么就会一道菜,吃货好吃,然后学着动手做,熟能生巧,把这道菜做的比专业厨子还好,合情合理。【】

    “庖厨学院,心之所向。”

    这半句杨怀仁听来就一知半解了。他建设一座教授厨艺的学院,这事最接近在京城周边都穿的沸沸扬扬的,老和尚听说过也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若是说心之所向,杨怀仁就很难理解了。

    老和尚要学厨?不像,而且如果从新让杨怀仁猜他的年纪,没有七十,也得有六十九岁半了,没听说过这年纪还要上学学厨子的。

    当教授?好像也不行,一道烟熏鸡肉做得好是不假,可教授学生,需要系统的厨艺知识,只会一道菜,总不能让学生们毕了业全部回家去开一家烟熏鸡肉铺子。

    总不能是看着学院里将来人多,老和尚要去讲经说佛,弘扬佛法吧?

    这也有点不靠谱,老和尚本来就是个不受戒律的酒肉和尚,他往那一坐,人家看见他那个大肚子,也不觉得他跟佛祖有什么缘分。

    见杨怀仁迷糊着,老和尚又笑了,“是小僧的师兄说服我来的。”

    “哦……”

    杨怀仁装作恍然大悟,“你师兄是谁?”

    他心里却恶搞的想着,总不能你师兄法号是悟空大师吧?那你可真就是猴子派来的了。

    老和尚不紧不慢地说道,“小僧的师兄法号悟性,跟小僧一样,是个扫地的小僧。”

    哎呀我去,杨怀仁心道,幸亏你师兄的法号不叫悟空,不然我还真得吓得三天五夜睡不好觉了,庄子后山果树菜地跟蟠桃园似的,可别叫猴子给祸祸了。

    先别管老和尚把他的师兄也叫做扫地小僧恰不恰当,不过这个悟性大师,应该也得七十多了,杨怀仁还真是无从猜起,啥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和尚。

    老和尚见他还是没有明白,这才尴尬的笑了笑,“小僧再说一人,小施主便能明白了。铁臂膀周同,小施主可还记得?他正是小僧的师侄。”

    杨怀仁眼睛一亮,脑袋里飞快的转了起来。

    周同我当然认得,我们曾经一起喝过酒。虽然就见过那么几次,不过他几个徒弟,我都熟的很,他还有一位师侄,正是在庄子里,还是我烧黄纸的兄弟呢。

    杨怀仁再转念一想,算是大概搞明白面前长得跟弥勒佛似的好和尚是什么人了。

    周同是老和尚的师侄,那么老和尚就是他师父谭正芳的师弟了,也就是说,传说中的扫地僧谭正芳,正是那个法号叫做悟性的和尚。

    那谭正芳说服老和尚来杨家庄子寻杨怀仁,不就是说传说中的古代的第一武术大师谭正芳,认识他吗?

    杨怀仁想到这里就乐了,忙问道,“你师兄谭正芳,啊不,悟性大师认识小子?”

    “呵呵,面应该没见过,不过小施主的名字,周师侄可是在山上提起过几次。”

    “都说我什么了?”

    “说你是个难得的好官。”

    杨怀仁一头汗,这跟好官咋扯上关系的?再说他有爵位又有官职,但是还真没正儿八经当过官,好官一说,实在是无从谈起。

    老和尚见杨怀仁一脸汗颜,补充道,“环州大胜夏军,小施主功不可没。”

    杨怀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呵呵,这话要是换了别人说,小子也许还要显摆显摆,可是大师面前,小子不敢冒功。

    事情都是赶鸭子上架似的发生的,小子就随便出了个鬼点子而已,真正的有功之人,是那些浴血奋战的边军将士们,跟小子关系不大的。”

    “通远郡公谦虚了,为将帅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不一定上阵拼杀的,更何况小僧听说的事迹里,郡公爷也是真正上了清平关的。”

    老和尚也许是出于对杨怀仁这点功绩的尊重,没像先前一样喊他小施主,而是换了郡公的称谓。

    杨怀仁反倒因此不适应了,憨笑道,“大师过奖了,小猫碰上死耗子罢了。不知尊兄说服大师来到鄙庄,是有何事?”

    老和尚忽然合十行了一礼,“小僧的师兄膀下桃李满园,小僧空学了一身武艺,若不来寻求郡公帮助,怕是要烂在这身驱壳里了。”

    这么一说,杨怀仁就明白了,悟能大师这是想收徒弟传授武功了。

    他跟他师兄在少林寺藏经阁学了那么多绝世的功夫,师兄收了几个徒弟,如今徒孙都有了,可他却没有一徒半孙的,觉得武功烂在自己心里,总是有些遗憾。

    周同一定跟他说起了杨怀仁曾经的一番酒后的豪言壮语,让悟能大师想明白了杨怀仁建设这座庖厨学院,不仅仅是为了教授厨艺,所以便自己寻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