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如虎添翼(上)
    杨怀仁忽然就有了种如虎添翼的感觉,悟能法师可不是个普通的老和尚,谭正芳的师弟,那武功也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他不是要传道授业吗,将来披着庖厨学院外衣的军事学院,会有成百上千的人让他教,单单是yy一下,他教出来的学生哪怕只有林冲这样的一半的功夫,那也是了不得了。

    天霸弟弟和烟牛哥哥是循着味找来的,看见老和尚,不知道他是个干嘛的,不过见他在跟杨怀仁聊天,还是走过来先行了礼。

    杨怀仁拉过烟牛哥哥来,给双方介绍道,“这位悟能大师,论起来是哥哥的太师叔呢。”

    李烟牛一愣,再次打量了一遍眼前的老和尚,见他慈眉善目,总是笑哈哈的样子,难免有些难以置信。

    杨怀仁解释道,“悟能大师是少林悟性大师的师弟,而悟性大师就是令尊和你周师叔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太师父。”

    烟牛哥哥这下琢磨过来了,忙退出三步去,恭恭敬敬跪拜了下去,“见过太师叔”。

    悟性大师忙迎上去将烟牛哥哥扶了起来,“你就是李三儿的儿子?”

    李会是谭正芳的三徒弟,在悟性大师叫起来,就是李三儿。

    烟牛哥哥答道,“先父正是李会。”

    遇上个自家人,老和尚也不再像跟杨怀仁说话似的老师打禅语,使劲拍了拍李烟牛的双臂,“小子长的真出息啊,比你爹长的可壮实多了。”

    烟牛哥哥也是个缺少男性长辈的人,有这样一个长辈跟他热络地说话,他乐得憨憨地笑了起来。

    老和尚想起环州之战李烟牛也是一战成名,便打听起当时的情况来。李烟牛便把当时他清平关上箭无虚发,扭转了士气的事情说了一遍。

    悟能大师以前从别人嘴里听过这些故事的,只不过那些故事里多少都加入了不少说书人们的臆断,总有些夸张或不实的吹嘘。

    反而从李烟牛嘴里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才显得真实而又有画面感。

    得知李烟牛刚刚成为了通远郡公府的一名从五品的府卫将军,悟能大师也十分欣慰。

    两个人聊的热切,倒忽略了站在一边的杨怀仁和天霸弟弟,天霸弟弟其实倒也无妨,他抽动着鼻子,很快就找到了放在桌案上的两盘烟熏鸡肉。

    他瞅了瞅杨怀仁,然后嘿嘿一笑,一口一块填在了嘴里,口水横流的声音立即就传了出来。

    “咦,味道咋还不一样呢?”

    天霸弟弟喃喃道,不过这也没耽误他吃,两块鸡肉确实也不大,他一个嘴巴是填不满的,片刻的工夫,就进了他的五脏庙。

    “没了?”

    杨怀仁板着脸摊了摊手,“没了。”

    “唉……”

    天霸弟弟叹着气,“太少了,不够我塞牙缝的,早知道给小雅也留一块。”

    小雅?杨怀仁哂然一笑,“叫得这么亲昵了?打算啥时候让我去提亲啊?”

    说到这里天霸弟弟便害羞了,手指头拧巴的惨白,装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清纯少女样子来,“不急,不急,嘿嘿……”

    对于悟能大师是个牛肉和尚这种事,像李烟牛和天霸弟弟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在乎,杨怀仁便让他们招呼几个兄弟,还有记得喊林冲过来,晚上摆席吃酒。

    学武之人,平时生活上可能没那么多讲究,可是师徒之间的传承和礼数,是一点儿也不马虎。

    晚上林冲接了烟牛哥哥的口信来了杨家庄子,见了悟能大师也是远远地就冲过来先跪地磕头。

    其余诸人,不论是黄副将还是内卫的几个武功高强之人,也是对悟能大师毕恭毕敬的。

    或许是练武之人都有某种直觉,武功的高低,单是跟这人说上几句话,也不用真正动手比试,总是能感觉的出这人的武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层次。

    这帮人在悟能大师面前,仿佛都是见了老师的小学生一样,乖巧的有些出乎杨怀仁的预料。

    起先杨怀仁不懂这些,还以为是他们看在烟牛哥哥是府卫将军的面子上才如此,可联想起白天里见过的悟能大师施展的弹指神通的绝技,他也就渐渐地懂了。

    都是些好汉,吃起酒来一个比一个猛,每一个都给老和尚敬酒,可吃到最后,他们都晃晃悠悠了,只有老和尚跟个没事人似的,不知道是不是肚子大了,酒量就是海量。

    老和尚总是笑呵呵的,看样子和年轻的一辈们在一起,让他感觉自己也重新年轻了几十岁一般。

    林冲能见了太师叔,自然是非常高兴的,后来得知像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他们如今都有了官身,也开怀恭喜了一番。

    但是杨怀仁看得出来,他的情绪里,总是隐隐地有那么点郁闷的意思,吃完了一碗酒,总要低着头独自沉默一会儿。

    他毕竟才十六岁,能在这个年龄中了武举,还能在禁军里担任一名教头,已经算是非常风光的了。

    但是神色上的落寞,也越是想掩饰,却掩饰不住的。也许别人想不明白他不开心的原因,但是杨怀仁是知道的。

    对于烟牛哥哥如今从五品的府卫将军的官职,林冲倒不会感觉嫉妒,而是通过师兄如今的地位,总难免感叹自己的处境。

    禁军的枪棒教头,听起来威风,实际上他混的绝对没有外人看起来那么光鲜。

    禁军教头,算不上是个官,他这样的身份和背景,要想在禁军中出人头地,要么会钻营,要么去立功。

    林家在开封只能算是小富之家,有房子有生计,衣食无忧,但要说钻营的本钱,他还是拿不出来的。

    何况林冲的性格,也不是个能在官场上进退自如的脾气,而想立功,就更没可能了。

    所以当他看到烟牛哥哥因功而一步登天做了一个将军的时候,他就感叹自己一身的本事没处使,一腔的热血没地方洒了。

    要让他在杨怀仁面前说几句讨巧的话,他又抹不下面子来,所以席间总是瞅向杨怀仁这边,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杨怀仁看在眼里,心笑这实诚人总有磨磨唧唧的时候,还真是好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