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如虎添翼(下)
    “都是自己人,咋说都没关系的。”

    杨怀仁接话,在场的都是自家兄弟,原本就知道杨怀仁庖厨学院的构想是怎么一回事。

    林冲似乎有点明白了,杨怀仁要教授厨子也是不假,也许他的想法还更大,比如将来把这座学院建设成为大宋首屈一指的学府。

    不过这也只是个表象,在庖厨学院里藏这一个军事学院,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再往深了想,那就更不难理解了,谁都知道大宋军备羸弱,很多人也想改变这一点。

    可这件事看出来,或者发表些不痛不痒的意见,那都是很容易的,真要去做,那可就太难了。

    百余年来人们的思想意识已经固化了,扬文抑武乃是国本,耍弄挡枪棍棒的没有耍弄笔墨纸砚的有社会地位。

    军备要想搞上去,需要改进的地方太多,统治者和上层阶级的思想观念不改变,下边人做什么都是事倍功半。

    就说禁军里,人事关系就错综复杂,官员冗余的状况非常严重,这要进行从上而下的大规模改革,触及到太多人的利益,必然会引起反弹。

    杨怀仁这么个法子,倒是不按常理出牌,进行从下而上的改变,将来军事学院里走出来的,大都还是些最基层的军官,甚至连品秩都可能没有。

    但是这些人确实直接面对将士们的,让他们从平常的生活训练当中,潜移默化的去影响这些基层的士兵,把根基打好。

    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或者经过什么大的变故,军队的面貌就会发生自然而然的改变。

    林冲这下乐了,从新露出了孩子一样憨憨的笑容,端起酒碗来,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就当你答应了。”

    杨怀仁也端起酒碗了跟他碰了一碰,笑着吃了一口。

    又喝了大半夜,杨怀仁觉得自己有成为酒鬼的趋势,回房泡了个澡,何之韵都笑着说官人泡完澡的澡桶里都一股子酒味。

    杨怀仁也觉得奇怪,照他以前的酒量,这样的喝法,早应该喝糊涂了才对,可最近喝了这几次酒,他发现酒喝的多了,可那种醉意却不再有了。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难得糊涂?一时想不明白,耷拉着脑袋乖乖的先把韵儿扶上床去,自己才在床边躺下。

    说了会儿贴心的话,哄着大肚子老婆睡了过去。杨怀仁吹灭了灯,仰在床上望着屋顶发呆。

    月光温柔的撒下来,跳跃了之后再落在何之韵的俏脸上。

    杨怀仁侧着脑袋看着身边的老婆,心里欢喜,再过几个月,他们就将为人父母,从未有的一种感觉,有欣喜,也有责任感。

    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成人的时候,这个世界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忽然就很害怕原来的历史重演一遍,自己的母亲和妻儿,要经历一次那样的灾难。

    这么想,自己原本就坚定的理想和计划,似乎更加坚定了。

    也许将来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也有艰难困苦的时候,可这些在他眼里,已经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怀仁就被吵醒了。吵醒他的是天霸弟弟,前院里他嗷地一嗓子,基本全庄子里的鸡都跟着他打鸣。

    狗是不叫的,只有鸡没头没脑的不把两只老虎当回事。

    杨怀仁心里暗骂天霸这小子整天卖狗粮还起的这么早,真想学会老爹的铁砂掌,也给天霸弟弟的后脑瓜子上来上那么一下子。

    等听清楚天霸弟弟那一嗓子吼的是什么,他也躺不住了,穿着裤衩子跳了起来,抓过衣服来随便一披就跑了出去。

    柯小川回来了。

    再见到柯小川,杨怀仁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看着小川弟弟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哥哥,杨怀仁鼻子一酸,一把揽过来他的肩膀。

    杨怀仁觉得自己大早晨的就流眼泪,当着许多人面前多少有些软弱,可等他再看向他的那几个兄弟们,比他哭的还厉害。

    烟牛哥哥这样一向都是铁汉形象的人都两行热泪的,他拍了拍柯小川的另一边肩膀,“活着就好。”

    这话很简单,也很容易被误解,可真正经历过那一幕的都明白,这句话其实最真诚最实在。

    柯小川抱拳单膝跪了下去,对着烟牛哥哥一拜,“多谢哥哥救命之恩。”

    “唉,自家兄弟,这说的哪里话。”

    烟牛哥哥赶忙把他扶了起来,扳着小川转了两圈,才疑惑地问,“这么快就好了?”

    柯小川点点头,忽然玄参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用力推了一下烟牛哥哥,“烟牛,说啥呢,我玄郎中的医术,还用你怀疑?”

    说罢几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杨怀仁默默算了一下,当初他离开环州回京的时候,柯小川还躺在床上被包得跟个木乃伊似的,都还没有醒过来,这才俩月的工夫,已经能说会笑,能跑会跳了。

    “好啊,回来就好。”

    天霸弟弟插了句嘴,“对啊,前几天仁哥儿分官了,人人有份,你们俩是回来领官职的吧?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最后还是杨怀仁总结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说着他给柯小川递了个眼色,僧儿妹子已经跑了出来,正站在十几步外,只是因为一帮大老爷们揽着柯小川,她没好意思过来,只不过她的眼睛,在初升的明媚眼光里,闪着亮光,如晶莹的露珠。

    杨怀仁在柯小川的背上拍了一把,“小川兄弟,冲!”

    原本以为经历了生死离别,两个人会如爱情电影里一样在逆光里互相奔跑着相拥在一起,然后画面里缓缓升起字幕。

    可出乎杨怀仁预料的是,当柯小川扭扭捏捏走到僧儿妹子面前,僧儿脸色忽然一变,叉着腰瘪着嘴巴骂道,“你还知道回来啊?!”

    柯小川还是挨喷了,不过僧儿的语气软腻了许多,更像是把打情骂俏提升到了一种新境界。

    没等杨怀仁开口问,玄参开口了,“这次我们其实是跟着杨世虎将军一起回京的,童贯接了圣旨,把整个通远军都带回京来了。”

    后半句杨怀仁也没琢磨,前半句让他心头一热,“好啊,这可真是如虎添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