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不一样
    童贯得了便宜,酒席上不断地卖乖,还邀请了杨怀仁,说是得空的时候,请郡公爷去江南转转,到时候他童贯一定当亲人一样的盛情款待。

    杨怀仁跟他打着哈哈,心说本来哥们还想着能出一把手,尽力把你小子能从歪道上带回来,可如此看来,这一把是拉不动了。

    杨怀仁所知的历史,有些东西他如何折腾,都没有发生改变,有些东西他可能都没去想,更没去干涉,却发生了有趣的变化。

    原来的历史里,童贯是几年后才去了江南,从织造使干起,一路干到了转运使司的头把交椅,跟后来当了皇帝的赵佶玩起了花石纲的游戏。

    之后步步高升,才成了一代媪相,最后“一战成名”,当上了历史上的著名的灭国的大罪人。

    如今看来,尽管时间提前了,可一切仿佛都是早已注定了的,他还是去了江南,还多了几年工夫收殓财富。

    就看他笑得一脸褶子塞把菜刀都能夹住不掉下来的架势,这小子去了江南肯定活得的很滋润,也早晚成为祸害。

    杨怀仁心说我还去江南看望你,你还当我亲人一样的接待,你就算当哥们是你亲爹……我也丢不起那个脸。

    不过嘛,现在也不能就断定你将来会变成个什么样子,杨怀仁觉得现在看待童贯,就跟看待蔡京是一个道理,总不能因为人家还没做过的事情去剥夺了人家的生命。【】

    虽然说从性格的角度讲,是很难改变的,也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现在就弄死他们,没有道理,也不好收场。

    不如且看他们将来的发展,能影响一下是一下,到时候真扭转不回来,内卫里杀手有的是,不怕他们成了精。

    而杨世虎这个军事人才,杨怀仁是一定要拉拢的,只是拉拢他跟拉拢林冲还是不同的。

    林冲本来就熟得很,那关系也是兄弟般的情谊,跟他掏心窝子拉拉道理,很容易就能勾引,啊不对,吸引他自动加入到通远郡公带领的团伙,啊也不对,是队伍中来。

    可杨世虎就不能这么办了,虽然双方是个什么性子相互之间也了解的清楚,可惜实在接触的不多,人家又是正牌将门之后,直接把话说出来,总显得你装大尾巴狼似的。

    虎贲卫将军,那可是四品的禁军将领,总不能说让人家自降三级,到通远郡公府来做个虚职的武将。

    另一方面,杨世虎现在在赵煦心里,也是宝贝,如今全大宋有过实战经验,又能带兵的年轻将领实在少的可怜,之所以给他连升两级安排进了禁军里,就是希望他能在禁军里带出一支虎狼之师来。

    杨世虎的确是一个训练兵士的好手,看看通远军的样子,就知道他平时是多么注重将士们的训练了。

    赵煦这么想原本也没错,禁军在他眼里,其实还是很威猛的,就是缺少实战的经验,让这么一个有实战经验的将领带领禁军,他就觉得禁军也能像通远军那么能打。

    但杨怀仁知道这不现实啊,禁军二十四卫,先不说基层的校尉和士兵,这当官的就多如牛毛,还是软乎乎会转弯的那种。

    就这么安排个硬邦邦的刺头进去,怕是要受到其他将领的排挤。谁都会这么想,哦你是能征善战的猛将,训练士兵还有一套,那我们呢?都是饭桶废物?

    现在在你面前说说笑笑恭恭敬敬,那是因为你是带着一个巨大的军功来的,大家心中不喜欢你,也不会直接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先给你个好脸色看。

    将来呢?跟杨世虎这样不谙官场人情世故的人玩些弯弯绕,穿小鞋拖后腿扎小人的,早晚拖累死你。

    这种事,自古有之,谁也躲不过的,尽管杨怀仁没入朝当官,可他这一年里见识了太多,早已经见多不怪,虱子多了不咬了。

    好比一个鱼缸里都是些小金鱼,人家本来吃了睡睡了吃没事吐吐泡泡哄着主人高兴的就挺享福,忽然丢进来一条老虎斑,谁见了你都不高兴。

    更严重的情况,这鱼缸里的水你适应吗?你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吗?这才是关键所在。

    杨世虎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对于这次升迁,脸上也带着笑,就是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想让他活下去,活的自在,就能给他换鱼缸,换到杨怀仁这一拨不管是人还是鱼或者人鱼或者鱼人的这缸水里来。

    跟赵煦直说,那是没事找事嫌自己命长了,指不定人家还会怀疑你是不是要造反呢。

    所以杨怀仁现在只能对杨世虎说些宽心的话,让他先留下来看看,遇事要隐忍,等待机会。

    杨世虎点着头,其实心里也没明白杨怀仁跟他说的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机会,又要等待到哪一天。

    吃饱喝足了,黄大银这个不开眼的就开始说兄弟们一起去泡温泉,又大着舌头吹嘘他就是没事就泡上一泡,就在当初杨怀仁陪着官家泡过温泉的那个草棚子里。

    童贯听罢脸立即就绿了,比温泉池子里锅盖子大的荷叶都绿,不过当着杨怀仁的面,他也没跟黄大银这样吃醉了酒的粗人较劲,推说不胜酒力,先行休息去了。

    杨怀仁赶忙站起来打圆场,吩咐仆子带着童贯和他们的几个随从去休息。

    一帮人往温泉池子那走的时候,还是连子庚跟像童贯一样人的相处的经验多,故意拉住了黄大银,这位如今在通远郡公府和他一样都是副将的同僚拉起了道理。

    等黄大银明白过来,才自感失言,不断的回头望着,嘀咕了一句,“哎呀我真是该死,嘴上咋就每个把门的,忘了童监军和咱们不一样了。”

    这话本来说得真情流露,充满了愧疚之意,可前边走着的杨怀仁他们几个,听了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杨府里那个新挖的泡温泉的池子,当初挖的时候还弄的挺大的,杨怀仁也挺开明,府上谁都能用,庄户们要想泡,也是随意的,只需要跟府上管家说一声。

    不过大家也都是图新鲜体验体验,没人真没事就去泡,特别是晚上。

    可今晚上,那温泉池子里和平时也不一样,满池子的酒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