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酷就一个字
    黑牛哥哥走到女墙边上,挽弓搭箭,还是心软了,右手伸向背后的箭壶,摸了摸三齿狼牙箭,犹豫了一下,又放开手,选了另一边的一只普通的羽箭。

    卢庭信见城楼上走出一个大高个的黑脸汉子来,手里捏着弓弦,羽箭的箭锋已经瞄准了他。

    他忽然有了一种心颤的感觉。因为他活了半辈子,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拿弓箭瞄准了他。

    杨怀仁是什么人,最近城里城外传的挺邪乎,说书的人有时候说的太夸张了,把他夸成了一个能上天入地的神仙儿似得英雄人物。

    这种评书故事传到卢庭信的耳朵里,他只是抿嘴一笑,也绝不会相信的,甚至和几位同僚吃酒的时候聊起杨怀仁来,就断定了这是杨怀仁自己在背后使了钱,故意让那些说书的夸赞他,同时也夸大了他的功劳。

    可禁军里的士兵们听来,就当是一个故事,不过人家击退了夏军的进犯,这事还是做不了假的,杨怀仁在他们印象里,也算是一条好汉。

    但是在禁军的这些将领们看来,杨怀仁无论从身材外形上,还是他以往做过的那些事情来看,说他厨艺好是少年厨神,大家都相信。

    若是说他是个能领兵杀敌的军事人才,是个大英雄,他们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相信了。

    至于人家现在凭借着功劳获得的地位,他们也之后嫉妒的份,私下里却幻想着,这个姓杨的只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换了是他们在环州,说不定功劳比他杨怀仁还要大。

    卢庭信也是从小练武,有真把式的武人,他打眼一看杨怀仁的样子,便立即看出了这人不会武功。

    可就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却立下了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想的大功劳。

    这年头还没有炒作这个词,如果有的话,那么卢庭信心里想的一定是,杨怀仁能有今天的地位和功劳,全靠的是他会炒作,并不是他有真本事。

    至于冲突濮王府,干翻五城兵马司,卢庭信觉得凭借杨怀仁这点道行,还不至于这么胆大包天。

    肯定是上边有人早看出了濮王通番卖国的事情,但是自己又不好出面去得罪整个赵姓皇族,才给了杨怀仁这么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扬名立万。

    但是事情也不过是他杨怀仁被人当了刀使而已,至于他自己嘛,只不过是摆在明面上那个占了功劳的人而已。

    再说了,在卢庭信眼里,五城兵马司的人,跟他禁军龙武卫的人根本没法比,别看他们在东京城内挺风光的,实际上跟那些维持治安的衙役民壮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穿了一层比较好看的皮罢了。

    此时此景,他杨怀仁派了一个看上去威武的壮汉站出来拿了弓箭瞄准了他卢庭信,一个禁军的高级将领,那就是虚张声势,他们是没有胆子真正放箭的。

    想完了这一切,卢庭信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甚至没有后退半步,在自己这上千个亲信禁军面前,这样的做法会震慑住对方,而他的形象,会获得极大的提升。

    他脸上露出了谜一样自信的笑容,开口冲着城门楼子上举着弓箭瞄准了他的黑脸汉子大声嘲讽道,“有本事你就放箭不怕死的你就放箭你倒是放箭啊啊!”

    黑牛哥哥放下弓箭来,撇了撇嘴,“可是你让我放的。”

    距离是在是太近了,卢庭信还吹着牛逼呢,那支箭就射过来了,那一刻他还张着嘴,眼神里却是由一种极度的傲慢变作了极度的不敢相信。

    阳光太猛烈,剑芒闪耀的那一瞬太短暂,包括卢庭信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一支羽箭已经插在了卢庭信的肩膀上。

    箭矢穿肩而过,最后卡在他的肩膀里,也没有出太多血,可是那种剧烈的疼痛感,迅速的传遍了卢庭信的全身。

    那种感觉,他此生从来没有体验过,像是烈火的灼烧,烧红了他全身,特别是他那张刚才还无限狂傲的脸。

    一股巨大的推力,让卢庭信身子一扭,顺势跌下马来。

    他身后的禁军将士们都呆住了,也许他们跟卢庭信想的一样,他们是禁军,是天之骄子一样的皇家近卫,在大宋,没有人敢惹他们。

    可事实是他们的头头,已经抱着肩膀痛苦的侧躺在地上,身子有些抽搐,脸色由红变白,苍白的白,没有了血色。

    几个副将赶忙跳下马来冲过里想去扶卢庭信,卢庭信却痛苦地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动他,痛,痛得他撕心裂肺,他们一碰,更痛。

    “大胆!”

    或许忘记了对方在数丈的高大城墙之上,一个副将站出来,蹭地拔出腰间的挎刀,指着城门楼子上的众人大喝了一声。

    禁军的将士们也受到了感染,从刚才的呆滞中反应过来,开始学着那位副将的样子,举着手中的长枪短矛的面目凶恶的对着城门楼子上的守兵怒目而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