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保证
    刘江死了,不知道一张脸都射烂了算不算给他留了全尸。

    城下的禁军将士们不是没见过死人,可是死成这个样子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有些弓箭手,也知道能这么一箭把人的脑袋射穿的,那不是一般的神箭手,这回在看看地上插着的那只羽箭,孤零零的插在那里,可是越过它,就代表着死亡。

    卢庭信忍着疼痛耷拉眼看清楚刘江的尸体,心中有些后怕,幸亏那个黑汉射第一箭的时候,杨怀仁没有说那句“越过此箭者死。”

    他火急火燎地喊着贴身的随从赶紧拉着他退后,心中生怯的禁军将士们也不自觉地纷纷后退了几步,仿佛这时候谁还敢站在队伍的前头,谁要吃接下来的另一箭。

    城门楼子上的杨怀仁再次放话了,“还是那句话,你们还是转身回营吧,我杨怀仁可以给你们担保,今天就当没见过你们。

    不过卢将军不在此列,事后追究起来,你总是逃不过的,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你没有珍惜,看怪不到我头上。”

    卢庭信心里悔恨不已,第一次觉得当头头,并不是什么好事,自己半生追求的功名利禄,转眼之间要烟消云散了。

    这时他也没有心思,更没有能力去煽动手下的将士们了,他想的到,只有逃跑。可城里还有他三房妻妾,还有万贯家财,他舍不得,放不下。

    禁军里开始交头接耳,大家小声嘀咕着,相互分析着杨怀仁所说的话,是不是可以相信。

    一个老兵模样的士兵站了出来,盯着地上那只羽箭,走到离箭还有三四步的地方,谨慎的停下脚步,双手拢在嘴巴上,开始向城门楼子上喊话。

    “对面的,那个杨郡公对吧,你说的话可当真,我们若是此刻立即回营,你能保证官家和朝廷不追究我们的罪过?”

    杨怀仁心中稍定,既然禁军们相信这个老兵,又派他作为代表出来跟自己喊话,那就是说明,此时禁军将士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听信了他的话,人心开始想着回去了。

    只不过这种事实在是太大了,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家人妻儿开玩笑,所以想从杨怀仁这里得到更大的保证。

    杨怀仁本来就擅长忽悠,一副伶牙俐齿,那绝对不是吹的。不过这时他也不用去忽悠这些禁军的将士,事情已经摆的很清楚了,相信他也已经搞清楚了大致的状况。

    “兄弟们!”

    杨怀仁直接站上了女墙的凹口,大声喊话道,“你们看清楚了,我就是通远郡公杨怀仁,家住城西南三十里外涡河边上的杨家庄子!

    请你们每一位,看清楚我这张脸,我用我项上的人头担保,你们现在立即转头回营,将来一定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如果我说了不算数,你们要是被砍了脑袋,你们大可以化作厉鬼,到我家去报仇!”

    什么化作厉鬼报仇的话,后世都变成了一种有趣的玩笑,可在这个时代,这话还是挺有作用的。

    在禁军这些普通的将士们听来,不怕厉鬼趴窗户报仇的,那肯定一个吐沫一个钉的英雄人物。

    老兵回头看看身后的兄弟们,似乎在等待他们的同意,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点头表示对杨怀仁的话表示了认可,他才回过头来对着杨怀仁拱了拱手。

    接着他转过头来,“兄弟们,咱们回营。”

    卢庭信见大势已去,整个人面如死灰,只能被动的被手下的将士们搀扶到一匹马上,被牵着回营去。

    至于将来等待着他的是什么,他不敢想,也不忍去想,只是觉得家中父母妻妾跟着他遭了灾,有点于心不忍。

    禁军将士们来的时候雄赳赳气昂昂,走的时候可是耷拉着脑袋,步子也稀稀拉拉地,心中对卢庭信有些埋怨,怨恨他为什么把自己牵扯到这样的事情中来。

    万胜门外渐渐恢复了平静,只看见一团尘土慢慢地远去。

    杨怀仁见他们走远了,这才从女墙的凹口上跳下来,摸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杨世虎的属下把守的其他城门,杨怀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从城墙这里往城内望去,西城的外三门,应该都是没有多少动静。

    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他们几个,似乎对于杨怀仁刚才对那些禁军做出那样的保证,觉得有点草率,可以担保的东西有很多,不一定非得是自己个的脑袋。

    杨怀仁脸都笑拧了,跟哭似的,“你们以为我想啊?我也是没办法啊,不那么说,不把我这个通远郡公的脑袋搬出来,怕他们信不过我。”

    可黑牛哥哥还是有点担心,“这帮禁军做的事情,那可是造反杀头的事情,仁哥儿你有把握将来官家知道了真的不追究?”

    “没有。”

    杨怀仁心中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好实话实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