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盘查
    日头不那么毒的时候,宫里又来了一条圣旨,还是手谕,赵煦亲手写的。

    手谕上还是没说宫里发生什么事,但是告诉杨怀仁城门可以打开了,不过要对进出城的所有人等进行仔细的盘查,没有路引和身份文牒能证明自己身份和进出城目的的,一律不得出入城门。

    手谕的最后,赵煦写了一句话似乎是专门写给杨怀仁听的,“朕一直知道杨爱卿值得托付”。

    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向杨怀仁表示感激和信任。换了是旁人,一定要对着宫殿的方向三拜九叩,感谢皇恩浩荡。

    可杨怀仁却皱着眉头,去想这句话里边的深意。

    猜测的话讲,宫中如果有发生大事的征兆,赵煦立即给杨怀仁和杨世虎各写了一道手谕,那自然是对杨怀仁的信任,而对于杨世虎的信任,很大程度也是来源于他对杨怀仁的信任的。

    赵煦能想到让他们俩领兵把守城门,不让禁军进城作乱,那么说明赵煦心思缜密,很多事情,从起因,到过程,到后果,他都事无巨细想了个透彻。

    当然,也有可能他背后有人指点了他,这个杨怀仁就不用去多想了。

    让杨怀仁觉得有趣的是,赵煦从来没在他面前自称“朕”,也从来不喊他作“杨爱卿。”

    既然这么喊了,那可能是有两种情况,第一,正式的场合,正式的文书里,这么称谓似乎更加合适。

    第二嘛,杨怀仁觉得意思就深刻了,是不是代表着赵煦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皇帝,如今已经大权在握了呢?

    短短半天时间里,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杨怀仁就算脑洞再大,也实在是想不出来。

    也许很多事,他想的太复杂了,也许是很多人,他想的太简单了。为了权力而进行的争斗,从来都是隐秘的,史官们不敢如实记载,民间给这些事起了一个吸引人的名字,叫做“宫廷秘闻”。

    这个词有点暧昧,惹人遐想,不过叫起来也算合适,不管前宫的还是后宫的,老百姓反正也无从得知,无聊的时候偷偷胡琢磨琢磨,觉得有趣就好。

    城门打开了,摆上拒马桩,城门内外各安排了三十名士兵,对进出城门的人进行盘查。

    杨怀仁没干过这种事,也不知道盘查到底是盘查个什么,今天这种日子,又要盘查的多么仔细,他都是一无所知。

    所以他找了个阴凉里墙角靠着墙眯会儿,这种事交给连子庚和黄大银商量着办。

    连子庚和黄大银,按说这俩人也没什么性格上的交集,但是做起事情来,竟然出乎预料的配合默契。

    黄大银在环州呆了十几年,对于盘查过往的行商,还是有非常多的经验的,特别是盘查货物,他都知道一辆马车或者货车,哪里可以藏东西。

    而连子庚,他的特长在于看人,一双鹰一样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人看,谁是普通百姓,谁是达官贵人,谁有钱谁没钱,谁心怀鬼胎,他都能看出来个大概。

    就是目光太凶恶,吓哭了好几个孩子。

    百姓们见城门打开,自然该进的进,该出的出,虽然对于突然来的盘查有点怨言,不过也是老老实实接受军士们的检查,恐怕被人误会成了被缉拿的盗匪。

    守着门盘查过往人群这种事,看起来无聊,实际上非常有趣,更让人能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人情世故。

    普通百姓,有身份文牒的,看清楚家住哪里,说明白进城或者出城是要做什么,也没什么好查验的,直接放行。

    而苦哈哈,穷苦老百姓,还有些是周边的庄户出城的,他们本来就身无长物,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一打眼就看了个通透,更没有什么好检查的。

    而那些鲜衣怒马的,才是检查的重点,但是人家能穿的起好衣服,骑得上高头大马的,那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士兵们检查他们,总是要得罪人的。

    这种人还有种特点,就是为了省事,不在乎给检查的军士们掏上几十上百个的铜钱,然后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示意小兵们放行。

    也有财大气粗的,直接给银子。连子庚这时候就显示出来他见过世面了,直接说越是塞钱塞银子的,越是要检查的仔细,他们给钱,就说明心里有鬼。

    于是得罪人的事情都让连子庚做下了。他本来就是内卫,得罪人的事情做的多了,再说又不暴露身份,虱子多了也不咬得慌,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无所谓。

    杨怀仁在一边迷瞪一会儿,看着连子庚认真的样子觉得好笑。连子庚的想法很正常,也不能说不对。

    只是单单因为人家富人塞钱塞银子,就断定了人家心虚,这么说有点武断。

    活在温饱线上的苦哈哈,是没有什么个人**可讲的,你就是搜他身,他只会举起手来,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来,任君上下其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