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谈条件
    杨怀仁听了这话想骂娘。也很想跟叶公公说,哥,咱别闹了成吗?你真是我亲哥。

    救人?还是去宫里救高太后,这但凡有点脑子的,就不会抽风去做这样的事情。

    现在什么时候?又是什么情况?高太后玩火没玩好,撩着自己个儿的眉毛了,如今赵煦大权在握,没有立即弄死她,就是为了在旁人眼里做出个孝子贤孙的样子来。

    不用多说废话,如今宫里对高太后的看守,那肯定是极其严格的,别说救人,恐怕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高太后一句话都传不出寿安殿来。

    赵煦说高太后病了,也许不虚,她计划了那么多年,结果一天之内,整个美梦就摔了个粉碎,怕是换任何一个人精神上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何况她年纪也不小了。

    说一千道一万,要论起救人这种事,其实跟杀人没什么区别,叶公公这种专业人士,手底下还有数不清的内卫可供他使唤,要是这种实力都不能救人出来,加上他一个勉强有缚鸡之力的杨怀仁,实在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面对着叶公公忽然有点殷切的目光,杨怀仁也不敢直接拒绝了他,怕那样刺激得他立即出手一刀要了自己珍贵的小命。

    “叶公公,这件事,不是小弟不想帮你,而是小弟实在没有那个本事,怕是到时候帮不了你大忙,反倒成了个累赘啊。”

    苦着脸说完这些话,本以为叶公公会不高兴,却不曾想他又笑了,笑得人心里直突突。

    “杨郡公玩笑了,这个忙,眼下也只有你能帮的上了,其他人,都是些墙头草。”

    这话杨怀仁又不懂了,刚才叶公公还嘲讽他,说他背主投敌,这才眨巴了几次眼的功夫,旁人就都是墙头草,而他杨怀仁反倒是个必不能少的人物了。

    这逻辑思维,杨怀仁自叹弗如,还真是有那么点跟不上他思维节奏的意思。

    见杨怀仁似乎是有些犹豫,叶公公接着说道,“郡公大可放心,整个计划,咱家都想好了,你只要按咱家说的去做,绝对不会影响到你现在的地位。”

    还有计划?杨怀仁这下想听听叶公公到底搞了个什么计划了,还能把高太后从戒备森严的宫中救出来,还能不影响到他的地位,这计划一定很有脑洞。

    不过杨怀仁也不能表现出好奇来,只是笑着说,“叶公公,你就别诳我了,现在的局势,想必你我心中都是有数的,营救高太后,那就是跟官家过不去。

    跟官家过不去,那就是嫌自己命长了,我如果帮了你,成不成功且先不论,我的地位保不保得住我都懒得想,我全家老小性命,恐怕也要折在这件事里。”

    “杨郡公多虑了,咱家是绝对不会害杨郡公的,事成之后,咱家保证跟主子就此在这个世道上消失,从此这世上在没有叶公公和高太后这两个人。

    而且……”

    叶公公顿了顿,阴郁地笑着说,“咱家可以把整个内卫全部交给杨郡公,有了这帮内卫的辅佐,保证杨郡公以后的地位会更高,根基会更扎实。

    就算将来有一天自己想要做上那把高高在上的椅子,也不是不可能。”

    杨怀仁真是想大声嗤笑出来,这话就是赤果果的忽悠。不过他面前是一位资深的忽悠大师,他这些话,有点太想当然了。

    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你真当你是炼金术士会炼制隐身药水呢?要是有隐身药水你直接喝了进宫去救你家主子不就行了,反正你会飞的。

    高太后那样的人,尽管失败了一次,可是她迷恋权力的心,是不会改变的,就算这能救了她出去,她能安安心心跟你隐居山林去?明显不可能嘛。

    内卫,倒是的确吸引了杨怀仁的兴趣,原本他就想象过,高太后事败之后,这些内卫不能就像放羊似的放他们去江湖上祸祸。

    而是应该把他们召集起来,成为一股帮他打探消息,暗地里做事的强大力量。

    从连子庚那里,杨怀仁还是对内卫了解了不少,从人数上说,整个内卫组织大概可能有三千到五千的成员,大多数集中在如东京城这样的大城市里,剩下的则分散在大宋各地,甚至在周边邻国,也是有内卫的暗探存在。

    人数其实也不算很多,但是他们都是秘密蛰伏在烟暗的地方,要联络到他们,并让他们为你效力,需要一样东西,就是内卫的花名册。

    有了这个花名册,依靠内卫里原本就存在的组织制度和行为准则,那些隐藏起来的内卫才不会背叛组织或者不听命令。

    叶公公这么说,就是跟他谈条件了。杨怀仁这一年来做过的事情,正常的也好,不正常的也好,但都没有脱离一个靠谱的范畴内。

    招揽了这么多弟兄在自己身边,心思粗的人可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像叶公公这样的人,不可能不明白杨怀仁这是想干什么。

    不过他还是想差了一点,杨怀仁积攒实力,还真是一片好心,不说为了老赵家的赵姓江山吧,但肯定是心怀国家和民族的。

    叶公公的视角里看,这就是有野心的人了。所以眼下说着愿意把内卫交到杨怀仁手里,似乎这就是杨怀仁日思夜想的。

    想肯定是想要的,杨怀仁不否定这一点,但也肯定没到日思夜想的那一步,内为里没有美女,却有些不男不女的阉人,说日思夜想,埋汰谁呢?

    造反?闲得蛋疼的才去造反。下层的基础不改变,上层的领导者无论怎么换,也改变不了当今的局面,当皇帝听着挺好,没有自由的日子,杨怀仁根本不稀罕。

    至于什么地位和根基,貌似高太后比他杨怀仁可扎实多了,到头来结果还不是功亏一篑?

    有些事,不是单单打好了根基,就一定能成功的,就跟做菜一个道理,很多时候影响一道菜的味道的根本因素,除了食材很重要之外,制作的细节,往往决定了成品的最终效果。

    所以说厨子的手艺,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