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龟息散
    叶公公的深夜来访,搞的杨怀仁这一夜都睡不着了,就躺着望着天上的繁星瞎想了一宿,也没想出叶公公的计划,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人的感情,总是很奇妙的,杨怀仁忽然有了这么一种想法,叶公公对于高太后的感情,原本就是非常奇怪另类的。

    他是个男人,但是他不是个完整的男人。生理上也许没有能力,但是心里上,他是爱慕高太后的。

    一辈子都在一个女人身边,只能看着她长大,成婚,生子,大权在握,又沦落为阶下之囚,他对高太后的感觉,一定是感同身受的。

    这种感情没法解释,也不是正常人能够理解的,他一生这种命运,或许就是造成他这种变态性格的原因所在。

    所以他所谓的营救高太后的计划,也就能理解了。活人救不出来,但是尸体可以救出来,能在他身边,那也可以接受。

    至于他对高太后的尸体要做什么,或者他要自杀殉情陪葬,那都是他的个人自由,旁人的眼光怎么看,他也肯定不会在乎。

    这在叶公公这样的人看来,或许就是他能追求的爱情唯一的方式。

    只是杨怀仁想完了这一切,觉得这样的方式,太极端,也太扭曲了。

    东方渐渐露出一片鱼肚白的时候,花园里来了一个人晨练,杨怀仁没看见脸面,光凭那个闪亮的大光头和那副弥勒佛身形,便知道是悟能大师来了。

    看到这么一个有趣的人,杨怀仁心情稍稍放松了下来,对着老和尚打趣道,“大师真是个排场人,每次出场,那可都是闪亮登场啊,哈哈。”

    老和尚也不生他气,更不怪他没大没小拿自个儿开涮,而是立即笑呵呵地怼了回来。

    “杨郡公这又睡花园里,可是又被少夫人赶出来的?守着鱼塘却没有鱼吃,挺不好过的吧?呵呵”

    我去,杨怀仁又乐又气,怎么今天都跟我过不去呢,我说一句,你说三句顶回来,是一点也没给我这个通远郡公老爷面子啊。

    而且老和尚看样子慈眉善目心宽体胖的,没想到这么小心眼,而且还这么色,和这个时代的其他人想必,他还真是脱凡尘,什么色话儿都敢往外撸。

    不过人家说的也对,杨怀仁却实好几个月没那啥了,两个老婆一前一后几乎同时有了身孕,事情是好事,别人也说这叫双喜临门,可对杨怀仁来说,可就真是难受了。

    杨母这种事不是没找他谈过,这年代的认知,怀了孕的孕妇,男人是绝对不能碰的,一时怕影响孕妇腹中的胎儿,而是对男人来说,这种事也是一种忌讳。

    兰若心也是住在庄子里的,不过和二丫头住在一起,杨母心中也意识到这个丫头早晚也是自己的儿媳妇。

    况且兰小娘子跟自己儿子在环州经历了那么多,人家愿意为了自己的儿子舍了命,那也不能亏待了人家,两个儿媳,也是不反对的。

    若不是兰若心自己提出来说韵儿和莲儿都怀着身孕,此时不便过门,杨母或许已经督促着杨怀仁把兰若心也收啦。

    这种事,谁经历了谁知道,杨怀仁本就是年轻气盛火气旺的时候,更加上食髓知味之后,更是热火烧心的难受。

    没必要隐瞒什么,更没必要装圣人跟没事人一样,人的生理需求,就是自然而然的,看看那些刚娶了新媳妇的内卫们,就知道了。

    从环州回来之后,只要不是有任务的,参加完了每天上午的训练,这帮人就躲在家里不出来了,被人笑话怕老婆什么的也没有关系,谁幸福谁知道的事,何必在意呢?

    老和尚已经在鱼池边上比划了起来,杨怀仁也看不懂他舞了一套什么功夫,反正慢悠悠的,看着也不是多么厉害。

    但是鱼池子里的水一阵一阵的起波浪,老和尚身边的青草也跟被旋风刮过了一样,以他为中心,向这给方向斜躺了下去。

    对啊!杨怀仁心道,这老和尚也是个高手,找他来给自己参谋参谋,说不定能搞懂叶公公这样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态,或许,他的整个计划里,也有隐瞒了杨怀仁的秘密也说不定。

    老和尚晨练完了,收了功,本想跟杨怀仁道个别,然后就如他这几日形成的新习惯一样,去学院工地上看看。

    杨怀仁从竹榻上跳下来,鞋也不穿就上去拉住他,把昨夜之事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老和尚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下,时而点点头,又时而摇摇头,就这么神游了半天,才得出一个结论来,跟杨怀仁说了三个字——龟息散。

    “龟息散?什么玩意?”

    老和尚这次有点严肃,“这龟息散,小僧也是从一些典籍中看到过,却从未见过。不过据传,这种药来自西域武林。

    从名字上,就可以听得出这种秘药是个什么样的效果。传说人若是吃了这种龟息散,呼吸和心跳会慢慢的减弱,人也显得越来越虚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