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率性而活
    人的性格,有一部分是与生俱来的,是一种被叫做天性的东西。而更多的那一部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增多,时光的变迁而逐渐形成的。

    如果杨怀仁没有穿越,还留在老爹的街道小饭馆里做他的小厨子,也许他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小迪奥斯。

    炒炒菜,抽抽烟,喝喝酒,喂喂两只小猫,就这么过着平凡的日子,城市的霓虹灯下,用羡慕着目光看着那些高富帅们香车宝马,美女相伴。

    穿越了也有一年多光景了,他已经成了他曾经羡慕的那种高富帅,在这个年代里有着别人高不可攀的地位,家里住着大宅子,钱多得无论怎么花都还是越来越多。

    这一些,其实还都是身外之物。他不是没想过要是上天再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回到从前的日子,他还愿不愿意。

    起码眼下,他是不愿意的,因为他在这个世界里有了妻子,还不止一个,而且即将迎来他的孩子。

    他的身边,有那么多能陪他同生共死的兄弟朋友,还有那么多依仗着他吃饭生活的苦命人和庄户们。

    这一切,如今他都舍不得了。其实精神世界里,还有一点是他非常在意的,也是无论如何都让他无法舍弃的,那就是他在大宋,实现了他的人生价值。

    前世那个世界,他是那么的渺小,渺小到你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用尽生命的力量去怒吼,也没有多少人发现你的存在。

    也许会有人扭过头来多看你一眼,也不过是随口骂上一句傻比,再扭过头回去,立即就忘了你的面容,还有你那一声嘶吼。

    怎么说呢,那个世界就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也许只有他老爹,也是唯一一个人在乎他是否存在。

    而现如今,一切都不同了,他变的那么重要,那么多人在乎他,让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和存在感。

    或许在一个能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世界里,才是一个最正确最合理的存在吧。

    性格里,杨怀仁还保留了他原有的善良,温和,同时也在不断的经历中,逐渐形成了新的,也许在某些人眼里看起来不那么好的性格。

    以前杀只鸡都心怀不忍,如今杀一个人,竟然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意,就那么自然的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是自己变得残暴了吗?杨怀仁不那么认为。他觉得只能用世事弄人来解释他的转变。

    从当铺的八字胡胖子开始,到如今的叶公公,他已经记不起多少人因为他而死,环州之战的战场上那些成千上万的亡魂,也是因为他一条诡计便永远的埋骨异乡。

    他叫杨怀仁,但他不是一个“坏人”。

    他做的一切,不论欺压了谁,陷害了谁,或者直接杀死了谁,那是因为那些人,不知好歹的触碰了他的底线。

    叶公公该死吗?在别人心里杨怀仁不清楚,但是在他心里,他就是该死的,敢拿老子家人胁迫老子的,老子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对敌人的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如果今天没有在刺向叶公公的那一柄利刃和那些飞镖上抹上毒药,今夜任由叶公公逃出生天,将来杨怀仁和他的家人或者朋友,也许就会遭受到伤害,甚至失去生命。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和自己心爱的亲人和朋友们收到这样的伤害,他必须当机立断,残忍的去结束叶公公的生命。

    悟能大师说的话,杨怀仁也觉得有道理,人总是睚眦必报,容易活得很累。

    但是他想说,我宁愿活得累一点,也不愿意高尚伟大了之后,将来的某一天抱着亲人的尸体去痛苦。

    悟能大师也许已经看破了红尘,超脱了凡俗了,可杨怀仁觉得他就是个俗人,从来没有愿望像他一样高尚。

    对待自己人,不管是什么样的面孔,又能不能记住名字,就像那些自家庄子里的庄户们,还有那些原来通远军司的将士们,他可以好不吝啬的付出。

    但是对于被他认定了是敌人,或者对他的家人朋友有威胁的人,他就一定要想尽所有的办法和手段,去摧毁,去毁灭他们。

    于是他对老和尚的反问,没有回答,站在不同的角度看这个世界,总是不同的,而他要做的,就是率性而活。

    烟牛哥哥他们已经领着郡公府的府兵们追了上去,叶公公武功再高,可现在身受重伤,还中了剧毒,相信他跑不出中牟县城。

    官驿附近的人家,有些被这边院子里的动静惊醒了过来,有几户人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点了油灯爬起床来。

    烟暗的县城里偶尔又燃起了点点灯火,同时也响起了几声犬吠。

    这年头的老百姓,有好奇心,可也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既然事不关己,也不便出手干预,宁愿躲在自己的蜗牛壳子里,幻想着两位武功高强的大侠在城墙上比剑。

    零星地传来些婆娘们的叫骂声,怨怒地埋怨着他们的汉子多管闲事。

    然后便是土狗被踹了一脚发出的闷叫声,接着那些刚刚燃起来的星星灯火,又重新灭了,县城里重新又恢复了原来的烟暗和寂静。

    悟能大师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也许他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不是他一个门客可以干涉的,叹着气不在说话,兀自回房休息。

    杨怀仁也不用跟出去看自己的兄弟们在城中追巡叶公公的踪迹追得怎么样了,因为他相信烟牛哥哥他们,还有那些身背强弓硬弩的将士们,对付一个身负重伤的武功高手,并不在话下。

    或许都不用他们出手,那些新配置的毒药,浓度各有不同,这一次让兰若心抹在利刃和飞镖上的,便是最毒最快就会发作的那种。

    过不了多久,毒发的叶公公就会绝望地回头看向这个院落的方向,也会想明白,他到底惹是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也许会后悔,也许不会,谁知道呢。

    杨怀仁扶着兰若心回房休息,快走到屋檐下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回望了一下繁星争耀的夜空,心说今夜天色挺好,明天就是个好天了……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