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杀威棒(中)
    杨怀仁打量了一下吕济远,觉得他身材挺拔,倒像是个练武的好材料,他爹吕琛远就是位将军,也曾经在边军里呆了不少年。

    说起来这个吕济远,也算是将门之后,只不过因为成年后直接进了禁军,还是个职位不低的校尉,年轻人的起点有点高,容易看不清脚下的路。

    这时候在吕济远身后,一个看样子好像是和他关系不错的另一位禁军校尉模样的年轻人偷偷伸手拉了一下吕济远的衣服,那意思好像是提醒他,不要跟大将军用这种骄傲的语气说话,这个杨怀仁,传说中非常厉害。

    吕济远好似没有感觉到似的,依旧昂首挺胸站直了,摆出一副理直气壮的姿态。

    另一个校尉皱着眉头开始叹气,带着恐惧的目光睨了一眼杨怀仁,接着退回到了人群中。

    杨怀仁倒是看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吕济远和他身后那位朋友,应该都是原来的龙武卫中的中层军官,平日里来往过密,关系可能不错。

    只是当日卢庭信冲击万胜门之时,杨怀仁也不记得见过这两个人,也许是因为当时城墙下边人太多,他也不可能记住每一个人的样貌。

    吕济远的这种愣头青的表现,倒不是要替和他交好的原龙武卫大将军卢庭信讨回点面子,而是他真的有种纨绔子弟的无知者无畏。

    那一天的事情,他也许知道一些,却应该不在那卢庭信带去的一千多的禁军人马中。

    要不然,见识了卢庭信的中箭,还有副将刘江的一箭毙命,应该不会不明白杨怀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这时候还敢站出来强出头,和杨怀仁对着干,只能说他真的有点蠢了,他的那位朋友,已经提醒了他,只不过当着杨怀仁的面,不敢把话说的太直白了。

    这样一来,反倒让吕济远觉得他这么做正是显示了他是一个不畏强权的人。

    “你的问题……很好。在我回答你之前,我先要问你几个问题,如何?”

    杨怀仁口气还很和善,吕济远便更觉得他得了便宜,“将军问便是。”

    “昨日杨世虎杨将军下了令,要两卫所有将士今早卯时校场集合,你可知道?”

    “这……”

    若是换了个旁人问他,他或许还准备了个杨世虎杨将军是虎贲卫的大将军,而他是龙武卫的校尉的理由,可以装作没有这条军令。

    可杨怀仁和杨世虎都站在他面前,他便无论如何也没法找这样的借口了,官家的圣旨里,就是已指定了杨怀仁和杨世虎两人一同统辖龙武卫和虎贲卫两卫,他就算再愣头青,也没有去挑衅圣旨的胆子。【】

    “卯时集合,这也太早了吧?天还没亮呢,这样的事情,以前卢将军在的时候,从未这样做过。”

    吕济远口气短了三分,不过还是强词夺理说了这个不能叫做理由的理由。

    “以前是以前,你若是愿意,我可以送你去继续追随你的卢将军。”

    杨怀仁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包括吕济远在内,那些原来龙武卫的禁军将士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卢庭信现在在哪里,他们虽然也不太清楚,但知道下场一定不好,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间了,杨怀仁这么说,听到他们耳朵里确实有点吓人。

    杨怀仁其实还真没有要杀人的意思,这不是他今天的目的,话说出口,他也意识到自己随便一说,竟然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也就不必改口了。

    “别管别的,我就问你,杨世虎将军的军令,你有没有做到?”

    “我……”

    吕济远又语塞了。他也算是个倒霉的,卯时就起床,对他来说很难,直到现在脑袋里还蒙蒙的,好像有种宿醉的感觉。

    不过他作为一名校尉,还是起来了,而且穿戴好之后,他去叫醒了不少他手下的小兵们,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迟到了。

    最倒霉的是,他迟到的并不多,通远郡公府的府兵把住校场入口的时候,他就差几步就能迈进去了。

    换句话说,要不是为了他手下那帮子懒汉,他本人是肯定不会迟到的,而他站出来鸣不平,也不单单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手下的那帮人。

    但差几步也好,差几十步也好,哪怕是就差一步,迈进去和没迈进去,那就是本质区别。

    杨怀仁也不给他更多时间找理由,接着问道,“我再问你,按大宋军律,将军下令集合,延误了时辰的,该如何处罚?”

    “呃……”

    吕济远心知肚明,又不敢装傻卖呆,只好咬着牙答道,“应该吃上十杀威棒作为惩戒。”

    “那你还有问题吗?对你刚才的问题,本将军的回答你可还满意,啊?吕校尉?”

    杨怀仁在提问的同时,实际上也回答了吕济远的问题,用这样的方式,更加让他无言以对,也更让那些因为迟到没有进场的校尉信服。

    杨怀仁也证明了他这么做,并非是要针对谁,或者针对哪个团体,一切都是按律办事,并没有什么私人情感的成分在里边。

    吕济远心中憋气,他先前所考虑的一切,如今看来都是那么的幼稚,法不责众,看来这一次行不通,杨怀仁说的很笃定,看来这十杀威棒,他肯定是逃不掉了。

    就在这时,他低着头看见那几个通远郡公府府兵所穿的衣服,跟他们禁军的范阳帽红领衫不同,忽然想起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杨怀仁并没有给他让他接受的答案。

    “那十杀威棒,末将认了,不过,末将有一点不明白,想请问杨将军,将军郡公府上的府兵,可有资格执刑去惩罚一名禁军校尉?”

    杨怀仁听了直接哈哈大笑起来,心道你小子还没忘这茬呢?不过他倒不会给他机会找回一点面子。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不允许手下这些人有半点的违逆,这也正是他在龙武卫中建立威信的时候,更不会怕了吕济远这样的问题。

    有些事,就得跟他讲道理,但另一些,就得用强硬的手段不讲理的去做,这样才能达到目的。

    “呵呵,我说有,那就一定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