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觉醒
    吕济远正往校场里走着,听到身后传来杨怀仁的声音,他不由自主地便停下了脚步,想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

    等听完了那一段话,他愣在了原地,像在场的许许多多的禁军将士们一样,听得痴了,那句话不知怎么了,就是那么容易的,触动了他们内心里最让人激情澎湃的心弦。

    没有人说话,可脸上的表情都是带着激动的,通远军的事迹,他们都听过不少,虚虚幻幻地,有时候他们也分不清那些故事里到底哪一些是真的,哪一些是假的。

    如今一件普通的事情,从杨怀仁嘴里平平淡淡的讲述出来,特别是曾经参加过那场惨烈的战斗的将领就站在他们面前,那些曾经浴血奋战坚守城墙的将士们就站在他们身边,他们觉得仿佛这才是最最真实的。

    大宋的军队,不论边军还是禁军,看着威武,实际上总是被人诟病的,甚至被人看不起。

    朝堂上的大佬们看不起,周边国家的胡人们看不起,连自己的百姓们,也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无能,都是一帮废物。

    他们想解释,想辩驳,可是人家问一句你打过胜仗吗?就能把他们憋得无言以对。

    一个男人,特别是当了兵的人,总是有热血的,穿上军装的那一刻,第一个念想,都是梦想自己将来有一天自己的能驰骋沙场,建功立业。

    这么多年来,沙场他们都没见过,就更别说驰骋了。

    敌人的样子,是有机会见到的,东京城里就有契丹人,西夏人,吐蕃人,甚至还有蓝眼睛金头发的各色各样的被宋人叫做胡人的人们,就在大宋都城的大街上穿梭,来来往往的悠然自得,一点儿也没有当敌人的觉悟。

    这样的人,给人的感觉不太像是敌人。代表他们本国出使大宋的,里边还有人有那么点军人的样子,而其余的,做买卖的,拉车的送货的,跳舞的唱歌的,就更跟敌人沾不上边。

    边军和边地送进进城来的邸报里,总是说有胡人又来大宋边境的村子来烧杀抢掠了,他们当禁军的,听了自然是热血上涌,可当官的并不会当做一回事,他们即便脑子里血涌的太多快要炸了,却还是用不上。

    谁都知道檀渊之盟是这么回事,更晓得大辽国的契丹人占着本应该属于汉人的燕云十六州,对于每一个汉人来说,都是一声抹不去的耻辱和阴影。

    但这又能怎么样呢?当了兵,并不见得就能上战场,更不代表你就有机会奋勇杀敌。

    时候长了,当兵的见当官的都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们就更没剩下多少最初当兵的信念了。

    都后来,他们便觉得,混混日子,其实也挺好。三餐不愁,每个月还有钱拿,虽然不多,偶尔旬休的时候进城吃吃酒看看小娘子,还是够用了。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们更滋润,光念念经就行,不用费力去撞钟,万一吵了将领们的耳朵,那就不好了。

    杨怀仁在环州大胜了夏军,是一个顶好的消息,胡人也不是那么厉害,宋人也不是那么废柴,对他们来说,心底里也是骄傲的。

    只不过这么一来,他们原本已经一潭死水的心里,多多少少又激起了一泓涟漪,想法也不算是很多,但晚上会扰的睡不着,睡着了的,也会做个曾经忘记了好久的美梦。

    后来他们的顶头上司说带着他们做一件大事,事成之后他们个个都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还会福荫子孙。

    他们也没有细想,反正就是信了,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井底之蛙能跳出去看一看不是圆形的天空的机会,原本就不多。

    就在一个晴好的日子里,他们跟着自己的长官去城门外溜了一趟腿,结果什么大事也没有发生,反正是连城门都捞着进去。

    但之后的境遇,就忽然不同了,官家让他们迁出琼林苑禁军大营,迁到三四十里外的山谷里来,成了一帮散兵似的。

    被别人看不起,那也就算了,被自己的皇帝看不上,那种失落,就像是被父母抛弃了的孩子一样无助了。

    沉沦,就是从进谷的那一天开始的。

    没有人看得见未来,就像站在山谷的中间,看不到山谷外边的世界一样的感觉。于是便开始了浑浑噩噩,从日出到日暮,分不清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区别。

    今天有点不同,卯时不到,嘹亮的号声把他们从一个或悲戚或忧伤的梦中惊醒,潜意识了也记得是杨将军说了今天要训练。

    只是搞不懂训练就训练,为什么要气得这么早,总觉得新来的两位杨将军,有那么点牝鸡司晨的意思。

    鸡都没有叫,且先不管是公鸡母鸡,不让人睡个安稳觉,惹人恼怒。

    接着更让人恼怒的是,卯时时分过了,没走进校场的,要一人领上十杀威棒,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以前的将领们,可没这做的,克扣些饷银,那是有的,动不动就打人屁股,这样不好,难道两个姓杨的,就不怕失了军心吗?

    吕济远吕校尉的老爹还是个侯爷,当年也是个军中的有功之臣,杨怀仁这家伙一点面子也没给,还是把吕校尉的屁股打得皮开肉绽,虽然打完了他还能走,但那肯定是他强忍着的。

    想起自己也要这么“噼里啪啦”挨上十下,想想都疼的想呲牙。

    可到头来杨怀仁这个家伙站出来说了一席话,不明白为什么心里感觉那么激动,就像枯萎了的花朵,又盛开的满园春色,沉睡了好久的心,又重新苏醒了过来。

    他们通远军的将士们都是英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咱们禁军里的汉子们,那也不是狗熊!

    违抗了军令耽误了集合的时辰,要挨打挨罚,咱认了,你要天不亮就训练,咱们也认,只要你能把咱们训练成那些像通远军边军将士们一样的英雄,咱们就服你!

    因为,咱们也想跟那些英雄们,并肩作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