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五公里越野(上)
    这样的赏罚制度,有点新鲜,不过听起来也倒是合理,士兵训练跟匠人做活计差不多一样的道理,人家不干活拿不到工钱,他们完不成训练不给吃饭,没啥奇怪的。【】

    从这些士兵们的表情上,杨怀仁看出来他提出来的办法,似乎他们还都能接受,于是下达了第一条训练任务。

    “第一项训练任务,就是从现在的大营所在地,跑到山谷的西北出口处的大槐树,绕个圈,再跑回来!”

    “啊?”

    人群里发出一片不可置信的惊叹声,山谷是东南到西北走向的,长约十里多地,如今大营的所在的地方差不多正在山谷的中间。

    从这里跑到山谷西北口的那棵大槐树,绕上一个圈再跑回来,那起码有十里地,想想就觉得累得慌。

    杨怀仁似乎觉得这样的打击对他们来说还不够,接着喊道,“这个叫越野跑,以后的两个月里,每天都要跑,不仅如此,而且要早晚各一次。”

    “啥?每天都要跑?还早晚各一次?这杀千刀的是要整死咱们……”

    杨怀仁已经听见骂女良的声音了,不过他也早预料到了这种情况,骂几句又如何?我身上又不会少一块肉,钱又不会少赚,随便你们骂。

    “对!就是早晚各一次,要是我心情不好了,加跑一次也有可能。跑完了才能回来吃饭,吃完了饭才能进行今天下边的训练。

    至于你们能吃上什么样的饭食,那就由你们自己决定了。”

    这话就说的很直白了,按照刚才说的赏罚制度,那就是说跑的快的回来有饭有菜有肉,跑的最慢的回来就只能吃人家剩下的残羹冷炙了,甚至连饭都不能给你剩下。

    杨怀仁开始脱衣服,把外边穿着很威风的一套将军的衣甲脱了,里边剩下一套看上去样式有点奇怪的短裤短衫。

    “你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开始跑吧!”

    说罢给身后的兄弟们打了个手势,拔腿便自顾地跑了出去,杨怀仁身后的众兄弟见状也脱了衣甲,跟了上去。

    站在下边的将士们一开始有些懵逼,但心里觉得这个当大将军的杨怀仁也是新鲜,别的将军训练士卒,没见过自己亲自参加的到训练当中的。

    可他不太一样,训练的方法也简单,就是跑步,而且人家身先士卒,自己已经跑出了一百步的距离去。

    忽然有人也学着样子从队伍里跑了出去,这时大家就想明白了,那就跑吧,谁也别愣着了,若是被拉到了最后,可能就没有饭吃。

    接着就是呼啦啦一片人也跟着跑了出去,先跑的人还赚了个便宜,山谷就那么宽,出了大营也就河滩上的地方相对平坦,跑起来还舒服一些,其他的地方则有些崎岖不平,还有不少碎石,根本就不适合跑步。

    反应快的还能抢上个有利的位置,而后边反应慢的,就只能相互拥挤着抢占平坦的河滩了,而且因为拥挤,有些本来跑得快的,也一直苦于么有办法冲到前边去。

    这时候从空中俯瞰,还真有点像马拉松的意思,烟压压的一片人头,沿着河边向着西北方向的谷口狂奔。

    杨怀仁一开始跑在最前边,不用回头看,光听哗啦啦一片的脚步声,便知道将士们都已经跟了上来。

    在他看来,训练士卒,他就是个外行,真正的军事训练,虽然他不能说一无所知,但是也知之甚少,但是后世的见识告诉他,一个士兵,没有过硬的基础体质和素质打底子,其他的训练也一定进行不好。

    要加强基础,最简单的就是跑步。他没有当过兵,可他有个从小关系就很铁的发小当过,从他的口中,他还是基本了解部队上是怎么训练新兵的。

    每天的五公里越野,就是锻炼一个军人坚强体质的最简单的办法,把后世的训练方式照搬到这个时代来,也一样管用。

    他决定亲自参与到其中来,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这一年来为了强壮自己的身体,他也是经常晨练的。

    不过由于被一些事情所累,这样的晨练进行的不太系统,总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之嫌。

    廉希宗先生给的修炼内功的心法秘籍,倒是每天入睡前跟着方法呼吸吐纳修习一遍,一开始也没觉得有什么大用,更没感到气聚丹田三花聚顶什么的。

    但是他确实也感受到身体已经比以前健康了不少,尽管还是看起来比较瘦弱,但是精神头很好,气也顺畅了很多。

    这次决定参加这样的长跑,就是想验证一下他修炼了那么久,到底有没有更大的效果。

    说起来他以前还真没有试过连续着跑五公里这么远的距离,不过一千五百米还是跑过的,知道长跑,最重要的就是调整好步伐和节奏,不太跑得太快而导致体力消耗过大。

    他跑得速度并不是太快,但步伐很均匀,气息调整的还不错,刚跑出去一里地的路程,身后便有将士们追了上来,而且转眼间就超过了他。

    杨怀仁也不在意,只会余光里看清楚那第一超过的他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早上第一个挨了杀威棒的吕济远。

    吕济远屁股还是有些疼,还有些麻,他一开始也是担心刚刚挨了杀威棒,怕是再跑这么远的路,恐怕因为受了伤跑不下来。

    但跑了几步之后,他才发现屁股上的疼痛,大多是那些赘肉和肉皮疼,腿上的肌肉是基本不受影响的。

    他出身将门,从小就受他爹的训练,体质本来也是上乘之资,所以很快便追上了跑在最前头的杨怀仁,或许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找回一些面子。

    杨怀仁见他跑步的速度和状态,已经感觉到这个吕济远有那么点斗气的意思,不过一开始有点用力过猛了,虽然速度上去了,怕是保持住这样的速度从头跑到尾,不是一般的难。

    所以他也不去计较,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就这样,不断的有人从他身边经过,短短的时间里便有上千人超过了他,而他身后的烟牛哥哥等人,似乎也不着急似的,一直压着步子跟在他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