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五公里越野(下)
    杨怀仁转过了谷口的那棵大槐树,从灼热的日光里到枝繁叶茂的树荫下,浑身瞬间感到一阵难得的清凉。

    再往回跑的时候,便能看见落在后边的那些禁军将士的脸了,如果把他们每个人的表情记录下来,收集起来,那就是一套完整的苦逼和悲催的表情包。

    杨怀仁心里不自觉地想笑,看见别人的“痛苦”,还真是有点快乐的感觉,哈哈。

    不过他忽然惊疑地发现,绕过了大槐树,他便已经跑了五里地了,但是他竟然没有心慌气喘的迹象,那样子,和身体素质一向很好的烟牛哥哥他们差不多。

    双腿的肌肉,还是有些感到累的,但是心肺功能的表现,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

    这也许就是廉希宗先生传授的那一套内功心法起了作用?

    杨怀仁想了想,然后微微一笑,应该是的,否则也没有其他更接近事实的解释了。

    大概后世所说的所谓的内功心法,听起来好似虚无缥缈,神秘莫测,好似具有多么神奇的力量,但杨怀仁从科学的眼光去看待的话,也许内功心法,就是一种练武之人摸索出来的调整气息的方法。

    这种方法可以调整人的呼吸和心跳,长期修习的话,就会大幅度提高人的心肺功能。

    至于内功心法对练习武功套路的帮助,也许就体现在这里,就像现在杨怀仁用长跑的训练方式去训练这些一向懒散的禁军,为的是提高他们的身体素质,磨练他们的意志力。

    而内功心法,正是通过提高人的身体素质,心肺功能,来帮助练武之人在习武的时候打好一个身体基础,从而加速武功的修炼过程,并巩固修炼的成果。

    武功套路,杨怀仁是不用指望了,用那些武功大师常说的话,像杨怀仁到了这样的年龄,骨骼和肌肉已经长“死”了,已经没法修炼高深的武功路数了。

    不过这不代表杨怀仁就不能去修习内功的心法,只要他能坚持,对于提高身体素质,强身健体的作用还是很显著的。

    不论是边军还是禁军的将士们,超出普通百姓的基本的身体素质还是有的,五公里越野跑的半程,可以说几乎所有人都能坚持着跑下来。

    但是绕过了大槐树之后,剩下的半程,就有不少人跑不动了。大槐树的树荫下,躺了一片汗流浃背的禁军汉子们。

    坠在队伍的最后负责鼓励他们的府兵将士们,开始无情的对着他们怒吼,大声叫骂着他们都是些没用的软蛋。

    已经体力透支的汉子们就那么听着,没有反驳。不是他们不想,也并不是他们认怂,而是他们只顾着大口的喘着粗气,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反驳什么。

    这种时候,鼓励似乎已经也不怎么管用了,府兵将士们咬着牙抽出鞭子来,开始无情的朝他们身上抽打下去。

    一阵哀嚎,有几个汉子竟是委屈的哭了出来,这样的训练,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挨了打,只好强忍着腿上的酸麻,从新站起来,拖着沉重的步子慢跑起来,因为如果不跑,就会继续挨鞭子,完不成长跑,就不能吃饭,将来还要被这帮通远郡公府的魔鬼们赶出禁军,赶回老家。

    并不是这些府兵不通人情,没有人味,是杨怀仁命令他们这么做的。对于跑不动的,一边鼓励一边刺激,如果鼓励不管用了,那就上鞭子抽打。

    龙武卫和虎贲卫,如今有两万多人马,在杨怀仁心里,这两卫可以受他辖制的将士,将来都必须是精锐中的精锐。

    将来的龙武卫和虎贲卫,在他的想象里,将来一定要为其他的禁军做出一个表率,成为一个榜样。

    他也许影响不了所有的大宋军人,但他尽力去做,能影响多少是多少,不至于到危急时刻,大宋拿不出一支真正能打的部队来。

    所以在两卫中,他打算推行一套精英文化。有本事有能力的,那就留下来训练成为真正的精锐之师,没有本事或者能力不足以留下来的,也只能被无情的淘汰。

    自然生存法则,也许就是这样。要生存,必须要比别人强,你弱小,就要被欺负,就要被动挨打,就要卑躬屈膝。

    所以,从赏罚制度的制定开始,他就想好了,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去告诉这两万将士们,你强,你就有资格去分享最好的食物,你弱,就只能吃残羹冷炙,就只能等着被淘汰出局。

    一定程度的体罚,并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针对一群人,让他们知道,他们只有付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去成为强者,否则就只能挨打。

    吕济远跑过了大半程的时候,开始感觉到心跳和呼吸都急促起来,他的体能,这时也已经逼近了他的极限。

    他也明白前半程他跑的有点过快了,导致体力的损耗过大,后半程迈出的每一步,都感觉好像用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

    可是他目前仍旧排在第一位,他不想失去这样的位置,更不想失去第一名的荣耀。

    是的,就是不愿丢掉荣耀,尽管只是一次长跑训练中的第一名。当他想明白杨怀仁这样的训练方式和赏罚制度的意义所在之后,心底里便油然而生了一种感觉。

    他要做第一!他要证明些什么,也许不只是给杨怀仁看,更是给那些他身边的禁军将士们看,他们能行,他们不比边军将士们差,他们也能拿第一!

    他咬着牙在坚持,身后的脚步声每近了一些,他便又继续加力,试图保持住领先的优势。

    这的确很难,有那么一刻,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就是机械的在奔跑,身边的一切,都似乎不在存在,剩下的,只有眼前的远方。

    大营从新又出现在吕济远的视线里,还有几百步,就要完成了。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群人,穿的也不是将士们那样的衣服,他们就在临时的校场上支起了大锅,蒸了炊饼,煮了一大锅肉,还有装在大木盆里的煮鸡蛋。

    吕济远忽然感到身体从新从虚空里回来了,力量也从新凝聚,他第一感觉到饥饿,正是他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