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站军姿
    “话说训练多流汗,战场上少流血。俺们接下来的训练项目……是站军姿!”

    杨怀仁笑嘻嘻地说完,也许是因为他今早上下令打了四五千人板子的事情,这次倒没有开口骂娘的,可能也骂了,不过只是在心里而已。

    更多的人,是一种埋怨,还有一种不屑。

    埋怨的人觉得,今天这一趟长跑,比他们以前十天的训练量还要多了,现在浑身没劲,今天应该休息了。

    不屑的人呢,则是觉得站军姿,不该是他们的训练科目。

    以往的禁军里,只有新来的新兵蛋子才去练习这个,时候也不用很长,几天或者十几天,反正能做到站有站样,坐有坐样,让上头的长官们觉得满意,也就可以了。

    在场的禁军里,超过九成都是老禁军了,最生的新人,也进了禁军起码有半年多了。

    而杨怀仁说让他们训练站军姿,那意思好像把所有人当做了新瓜蛋子了,他们没法不去想,你杨怀仁别看是大将军,你在军营了才呆了几天?

    再说了,眼下这日头上来了,太阳那么毒,校场上占不了多久,人就得晒出个好歹来,这个点练习站军姿?开玩笑。

    在杨怀仁这里,埋怨有用的话,还要教官干啥?

    “还是那句话,不愿意训练的现在就可以滚蛋,训练表现好的,下一顿饭也是有菜有肉,训练不好的,继续啃硬炊饼,选择在你们,我可从来没强迫你们什么。”

    杨怀仁摊摊手,然后转身做到座位上,自然有家里的仆子递上一杯香茗来。

    作为教官的府兵大声呵斥起来,老鹰赶小鸡一样把一片瘫坐在地上的人连拉带踹的驱赶了起来,按照个头高低拍成了队列。

    原来的边军将士很自觉,杨怀仁说完之后,立即就站好了队伍,脸上的表情也很平静。

    而那些已经累得跟死狗似的禁军将士们,老大不情愿的被拽起来,吊儿郎当地找到自己所在的队伍,站成的队形也参差不齐,让人看了头疼。

    教官们见状一个个地拉拽着让他们站成纵横分明的队列,有些动作缓慢故意捣乱的,直接一拳就往胸口上打过去,才不管你以前是不是个大爷。

    人太多了,站满了整个校场,当所有人都站得整齐了,那画面也非常好看,杨怀仁先前早把一套崭新的站军姿的方式教给了府兵将士们,同时也告诉了他们,当教官,就得严厉。

    是有些残忍的那种严厉,他们在杨世虎手下呆了多年,也经历了清平关一战,近千的战友在那一战里身负重伤或者阵亡了,这让他们感悟颇深,自然懂得杨怀仁说“平时训练多流汗,战场上就少流血”的道理。

    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次站在战场上,会是在什么时候,但是他们知道,这些禁军,既然如今已经成了他们的战友,那就不能白白看着他们因为个人素质不行,到了战场上只能当炮灰。

    当然还有一点,战友之间,除了要培养那种战场上协同作战的默契,更需要相互之间的超过一切的信任。

    这些禁军如果素质不过关,到真上了战场,害的不光是他们自己,也会害了身边的人,到是后站在你身边的战友你没法去信任,这是一间非常可怕的事情。

    所以杨怀仁所要求的这种严苛,在他们眼里都是理所应当。

    这时候打骂一下,有些人可能不理解,觉得委屈,觉得这帮教官都是些乌龟王八蛋,但若是有一天他们上了战场,他们便会懂得今天挨的打,是多么值得。

    教官们非常认真,对于自己负责的一百人,都尽量去纠正每一个人的姿势,好在这些禁军将士们大多人还是非常老实的,顶多心里偷偷骂几句,挨了打炸毛的,倒是没有。

    站军姿这种事,一开始也还好,身边的人如果认真对待了,偶尔有几个不以为然的也不好意思自己出头做一个刺头,再挨一顿板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仅仅过了一刻钟的工夫,那种无聊地谩骂和嘀咕,又开始了。

    吕济远这个人,其实也不算是个刺头,作为一名校尉,听从将领命令,对手下人也好,虽然因为是将门子弟,个性上强了一点,但以前在龙武卫里也并没有惹出什么大事来。

    今天早上挨板子的事情,可以说是一个意外,就晚了几步的工夫,他也是有点倒霉。

    通过一场长跑训练,他对于杨怀仁这种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训练方式,还是有些认可的,也逐渐开始接受有点苛刻的赏罚制度。

    只是站军姿这种事,他有点不理解。虽然领着手下人照着命令去做了,但他觉得这样的训练,好像对于禁军的素质提高,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在里边。

    杨怀仁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吕济远非常关注。也许是觉得他的整体素质,应当是个更好的军人,更是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将领之才。

    只不过他以前没经历过像样的磨练,身上还保留了一些纨绔子弟的顽劣之气,才导致了他本来基础很好,如今却并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的军官。

    杨怀仁喊过黄大银来,给他指了指远处的吕济远道,“这小子按说是个人才,可惜以前耽误了,不如你去找他点麻烦,懂吗?”

    黄大银大圆眼珠子滴溜一转,立即明白了杨怀仁的意思,重点的人才,要重点的培养,这种培养嘛,就是多折磨折磨他。

    黄大银装作去视察训练效果,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入了队列中,不时地装模作样的去纠正几个小兵的姿势,偶尔瞪上他一眼,或者点头表示赞许。

    等走到吕济远身边,他拍拍吕济远的肩膀,点了点头道,“嗯,看上去站得还不错,可惜不知道是真得好,还是花架子。”

    吕济远斜眼瞅了一眼黄大银,心中有些不屑,我是花架子?开玩笑,不服等得空了咱俩比划比划,指不定谁是花架子呢。

    就在这时,吕济远忽然感到身后谁在他后腿窝上猛踹了一脚,他一下吃不住劲,一个趔趄,向前趴了下去,差点摔成了个嘴啃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