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痛快认罚
    吕济远当然不服气,不过对于黄大银的话,他并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他平素练习的武功,师父们教给他的时候不断地重复着武德,练武是为了强身健体的道理。

    而黄大银从一从军进的就是边军,在那样严酷的生存环境下,他的火长或队官教授他们作战技巧的时候,一开始就是告诉他们战场上两个人面对面,就是要一招制敌,只为了达到目的,不在乎过程和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

    吕济远原本的武功和身体素质,若是真到了战场上一对一的对峙,那结果谁也不好说,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便因为某些思想意识层面的禁锢,才导致了这次比武草草就结束了。

    他去攻击黄大银,并没有要把他打伤的意思,而是想展示下自己的精湛武功,以招式取胜。

    但黄大银不懂他那一套武德的东西,在边军里经历多了,就会些不讲道理的下三滥招数,怎么能一招把敌人废了,他怎么来,所以赢得简单。

    就好比后世的表演性质的武术,习武之人一开始学习的时候就是按照套路来的,并没有学习实战的技巧,更没有进行相关的训练积累经验,当遇上以竞技实战为目的而练习出来的职业搏击手,就容易被像花架子一样不堪一击。

    其实要论武功孰高孰劣,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去判断,只不过不同的人在习武的时候的目的有极大的不同,也就造成了这样的结局。

    黄大银当了十多年兵,是个老油子了,下手有点烟,听起来也不算光彩,不过他下手的那一刻还是有数的,一开始也留了力,要不然那一拳真用足了力道打在吕济远那个特殊的部位,吕济远恐怕不死也得变了废人。

    “吕校尉可认罚?”

    黄大银有点不依不饶,俯下身子问道。

    吕济远这边疼得头皮发麻,哪有工夫理会胜利者的炫耀?不过他也意识到他为什么输了,心中虽然不服气,不过事实摆在这里,他也不能不认。

    吕济远就是这种人,因为家世的缘故,有些骄傲,也有些目中无人,不过做人挺实在,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会偷奸耍滑输了不认账,算是条汉子。

    缓了好一阵子,他才勉强咬着牙站起来,一脸不情愿的答道,“末将输了,末将认罚……”

    “认罚就好,呵呵……”

    黄大银不再理他,又去别的地方转悠了,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论黄大银走到哪里,走到谁的身后,那个人都要小心翼翼的双腿用力站直了,就怕他从后边冷不丁的一脚踹过来。

    有了防备,被踹了的人,便没有再狼狈摔出去的了,即便如此,看着黄大银笑呵呵的样子,他们还是隐约感到一阵蛋疼。

    这一头午,禁军们可算是吃够了苦,烈日里不断的有人因为体力不支而虚脱倒地。

    这种承受不了这样训练强度的小兵,都被抬走去补水或者休息,不过训练成绩,自然会被划归到最差的一批里,吃饭的时候,是只有饭,没有菜没有肉的。

    还有,缺了训练量,教官们都会给他们记得清楚,等下午大家都训练完了,晚上再让他们补上,不然的话,连饭也不给吃。

    制度定的就是这么严苛,所有偶尔有几个想着偷懒装中暑晕倒的,也打消了原来的念头。

    顶着大太阳,就这么站了整整一个时辰,有近千人因为体能差而当场晕倒。

    他们晕倒的那一刻,那些还在坚持着的禁军们内心里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些人可怜,而是开始想,这些晕倒的,就是杨将军所说的那种弱者,而自己还在坚持,那就应该是属于强者了。

    强者,自然应该有更好的待遇,将来也能成为禁军中的精锐,更又可能去战场上为国立功立业,成为英雄一样的人物,而弱者,只有被无情的淘汰。

    上午的训练结束,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教官大声吆喝着,一个时辰的午休时间,下午接着练。

    绝大多数都开始叹气,不敢发出很大声来,不然教官们一双铜铃似的眼珠子瞪过来,下午他可能就会重点“关照”你。

    午饭也已经备好了,大致和早饭一样的饭食,只不过每个人多加了一个番茄和一根加了盐的冰棍。

    杨怀仁也早想到了这一点,人在大量的体力消耗之后,除了补充能量,还需要补充大量的维生素和盐分,不然下午的训练恐怕很难进行下去,会有更多的人体力不支而中暑或晕倒。

    按说人在大量的体力消耗之后,是会觉得特别饿的,不过也有另一种情况,肚子里是觉得饿的,不过嘴里却发苦发涩,只想喝水,却没有胃口去进食。

    这时候大家便相互劝慰着,鼓励着,能吃上一点是一点,不然下午便没有充足的体力进行更严酷的训练。

    特别是原来的边军们,因为体能本来就不错,这时候更是帮助那些已经累得双腿酸麻走不动道的禁军们去打了饭来,然后送到他们手里。

    禁军们这时再去看他们以前有点瞧不上的边军将士们,仿佛有一种患难见真情的感觉,满含感激的接过饭来,也不忘道一声谢。

    也就是这么简单的举动,瞬间就拉近了边军和禁军的距离。

    以前吃饭,他们都是边军和边军坐一起,禁军和禁军坐一起,两边的人相互之间也不打闲腔。

    可这一次,不管他们原来来自哪里,便自然而然的相互交叉着做到了一起,一边吃着饭,一边谈论着这一上午的训练。

    边军传授一些如何放松肌肉和身体的技巧,就这么越聊越熟,甚至聊起了比较私人的话题来,相互介绍着自己的家乡和名字,还有家中的老婆孩子。

    杨怀仁看到这种可喜的变化,觉得非常欣慰,战友之间的感情,除了战场上共同经历生死而激发出那种生死兄弟情谊之外,平常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的温暖人心的举动,同样有促进感情的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