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踢正步
    未时刚过,龙武卫和虎贲卫的临时大营里又响起来嘹亮的号声。

    已经躺下休息的将士们听到这个号声,有种想哭的感觉,这一次想从铺上爬起来,似乎比早上的时候更难。

    早上是因为还没睡醒,那扰人的号声吵得他们头昏脑涨,但是这一次,就不单单是头昏脑涨了,全身上下都是酸麻的,要爬起来去集合,需要更坚强的意志。

    有了早上近五千人挨了杀威棒的事实摆在那里,倒是没有人敢贪睡,拖着沉重的身子爬起来,刚忙整理了仪容跑出来集合。

    杀威棒打得不算狠,虽然疼,却没有人真的因为挨了杀威棒而受伤不起,而杀威棒的威慑效果却是出来了,下午的集合,全营没有一个人迟到。

    杨怀仁对此很满意,看来他的赏罚制度和训练方式,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

    他下午安排的训练,也还不是有针对性的军事素质训练,也不舞枪,更不弄棒,而是安排了正步走的训练。

    将士们对于正步走,还是不太理解,从上午的站军姿的训练来看,他们也许已经开始习惯杨怀仁这种略显奇怪的训练方式,便不再满口抱怨,而是慢慢去学着接受。

    教官们先是喊着新鲜的口令,亲自做了示范,随着一声声“稍息”、“立正”、“向左转”、“向右看齐”,将士们也开始跟着教官们的动作学习了起来。

    这些基本的动作,其实不算难,禁军里也有类似的动作,只不过口令和姿势有少许不同罢了。

    单个的士兵挑出来去做这些动作,除了极少数动作不太协调的和顺拐的人,大多数人都很快能学会。

    齐步走,也算是有个基本的样子,但是到了学习正步走的时候,就有点搞笑了,脚步声无论如何都走不到一起去,跟赶鸭子似的。

    这也在杨怀仁的预料之中,最开始学这些东西,难免会出现这种搞笑的情况。

    教官们也是从杨怀仁那里学来了分解动作的训练方法,于是校场上出现了一大片单脚独立的金鸡。

    教官的手里,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多了一根藤条,动作做不好的,还有抬起来的脚不够高,或者偷偷落地的,教官也不说话,上去就是一藤条抽打在他们腿上。

    被抽疼的人心里自然是有些愤恨,不过也没有人敢学上午吕济远的例子去跟教官叫板,见识了黄大银的猴子偷桃神功之后,谁也不想挨上那么一下。

    下午的训练时间很长,中间休息了一次给将士们补水,直到太阳转过了远处的山头,训练才算结束。

    经过一下午的训练,虽然大家还是走不太整齐,但是基本的姿势,还是有了点样子,走起来步子“啪啪”响,还是感受到了一点气势。

    就在所有人以为一天的训练已经结束的时候,杨怀仁又换了早上那套跑步的短袖短衫出来,一句话就把将士们吓得腿脚发软。

    “目标大槐树,跑完了回来吃完饭!”

    看着慈眉善目的杨怀仁笑呵呵的样子,所有的禁军将士们心中都在默默的骂,魔鬼,这个杨怀仁就是个魔鬼!

    魔鬼依旧笑着,抻了胳膊压了腿,已经跑了出去,将士们看到也没工夫骂人了,只好赶紧跟上去,谁都不像晚饭只啃炊饼。

    傍晚的这第二趟五公里越野跑,比起早上来可以说是加倍的痛苦。

    早上的时候虽然是第一次这么长跑,但是体力还算是充足,可下午这一趟,因为整个白天被晒了一天,也几乎站了一天,走路都困难了,更别说要跑十里地的来回。

    不过杨怀仁的话现在就是军令,谁不跑,谁就没饭吃,谁就要被他赶出禁军,这个脸,谁也丢不起。

    只有跑,身子很沉,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的背上,小腿肚子上的肉都酸酸的,每踏出一步,都是难忍的折磨。

    杨怀仁也知道突然就来这么大的训练量,有点难为这些禁军了,但是他也只有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这些禁军的将士们才能真正受到磨练,在这样的磨练下,他们的意志力才会坚强起来。

    这一趟原本能够跑在前头的边军将士也不独自领先了,而是分批的去照顾那些已经没有体力去完成这趟五公里越野的禁军将士们。

    就这样大家相互搀扶着鼓励着,去完成这项也许是今天的最后一项训练,想到明天如果还是如此,心中是又怕又恨,有点生无可恋。

    当这趟长跑完成的时候,不少禁军的汉子们,竟然哭了。那种心情,只有经历过这些的人才能明白,并不是累哭了或者疼哭了,而是为自己感到骄傲,感动的留下了热泪。

    就一天的工夫,那种最开始的骂娘的声音,也忽然不见了,人类在超越了自己体能极限之后,身体的疲劳和痛苦,或许已经不再感到是一种折磨。

    而精神上的成长和满足感,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吕济远体质确实也不错,完成第二趟的长跑,对他来说也还不算难。只可惜这一次他没有获得第一,他被杨怀仁落在了身后,好长的一段差距。

    吕济远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早上的时候他还是第一,可下午的时候,他竟然只能跟在杨怀仁身后吃土,每次憋着劲想加几步追上他,却都被他以更快的速度拉开了更远的距离。

    到最后的两里地,杨怀仁不但没有放慢了速度,反而忽然加速开始了冲刺!

    烟牛哥哥他们也还跟得上,不过他们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谁也从来没想过杨怀仁竟然这么能跑。

    天霸弟弟学着杨怀仁的口气大叫着,“我去,下一次上战场,哥哥看来是用不着咱们几个担心了,他跑这么快,谁也追不上啊……”

    吕济远感到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去追赶了,只能望着杨怀仁越跑越远的背景叹气,同时也惭愧不已,杨怀仁这个在他心里原本的文弱书生的形象,也瞬间崩塌了,替代的是一位值得他真心敬佩,更值得他去追随的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