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负重训练
    吕济远不知道为什么,晚饭吃的特别香,其实也不过是最普通的炖肉,但是加了杨怀仁的特殊调料包的肉汤,吃起来就是格外的香甜可口。

    他和白天和黄大银打赌的事情,杨怀仁估计都忘了,吃过了晚饭,教官们就催促着大家早点去洗澡休息,因为明天一大早,还要进行更严酷的训练。

    吕济远倒是自觉,烟布隆冬的天色,他自己又回到校场上练习今天学到的内容,加练了一个多时辰。

    杨怀仁就因为这一点,觉得他没有看错人。不过加练嘛,他有这个心就行了,明天的训练,强度会出奇的大,而他晚上加练的这点时间,不但起不到很大的作用,还会影响明天的训练。

    于是派了一个亲兵去命令他回去休息,吕济远一开始要面子不肯,后来小兵吓唬他说杨将军说了你不回去就是违抗军令,才把傻不愣的吕济远给劝回去休息。

    杨怀仁和他的兄弟们这段时间里晚上大概都会住在大营里,这种宿营听起来很有意思,可真正露宿过的人才知道,夏天最热的时候山谷里并不没有想象中那么凉快。

    要是没有风,谷地里比外头更闷更热更潮湿,而且山里蚊子都大得可怕,跟成精了似的。【】

    而禁军的将士们,洗澡的时候就又开始痛苦了,手脚都好似不停使唤了似的,索性就跳到河里涮肉一样涮几下。

    等回到自己的营帐,疲劳感像洪水一样袭便了全身。

    谁都知道明天、后天、大后天,以及未来的两个月的每一天,可能都是这样累死人的训练,而想起来刚才教官语气中似乎着重强调了的那个“更”字,都觉得心惊胆颤。

    今天的训练量已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大了,明天的训练更严酷?救命啊……

    教官虽然严厉,可毕竟一起经历了这精彩的一天,还是给他们偷偷透露了些什么。

    据说明天的站军姿和走正步的训练,会压缩到一个上午进行,而训练量,只会多不会少,除非大家能走出杨郡公想要的效果——当然,一天就能达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下午的时间,杨将军请来了几位枪棒教头,会进行枪棒训练和一个特殊的训练,不过这些训练,是杨将军为了挑选精锐将士而进行的,觉得自己不行的,可以不参加,下午继续练习站军姿就是了。

    等说完这些,教官又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也许明天,你们是走是留,就能分辨出来了。”

    这什么意思?大多数人猜了半天,也猜不出这话中的深意来,就是心中隐隐地感到明天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山谷里空气倒是很好的,月朗星稀,美好的月色很快便带走了白日里的喧嚣,大营里很快寂静下来,不多久,就响起了满营的擂鼓似的呼噜声。

    将士们确实也累得够呛,脑袋沾了枕头就睡得死死的,即便身边的某个哥们呼噜打得山呼海啸一般。

    有一个晴朗的早晨,太阳还没出来,正是一天之中最凉爽的时刻。

    嘹亮的号声如期而至,响彻整个禁军谷地大营,这一次也不用火长和队官们去喊大家起床了,将士们听到这样的号声,不自觉地就跳了起来,麻溜穿了衣服便往校场里跑。

    杨怀仁和诸位将领都已经在了,校场口照样站了教官,杀威棒握在手里,格外的显眼。

    昨天就挨了打的将士们不自觉地感到屁股上还是火辣辣的疼,虽然昨天玄参将给挨了打的兄弟们没人发了创药,昨晚就已经不疼了。

    卯时时分,除了几十个昨天受了伤或者中了暑的将士,所有人都到了校场,杨怀仁站在高台上,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士们似乎也发现也些不同,昨天集合的时候,也就原来的通远军的边军们列队整齐,而今天,他们随着教官们的口令站齐了队伍,校场上全是一块一块的方块,还真是好看。

    吕济远想得多了一些,在他看来,这不仅仅是好看这么简单,而是经过了一天的严酷训练之后,原来那些禁军将士们,整个精神面貌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原来的懒懒散散的样子逐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腰杆子挺的更直,昂首挺胸,已经有了一个军人应该有的样子。

    不断有人察觉到了这一点,那种埋藏在心底好久的那种作为军人的自豪感,又重新开始萌发了。

    杨怀仁没有立即下令开始早上的五公里越野跑,而是每个小队都发了一个大包袱,包袱里装的是些坎肩和绑腿似的东西,教官们接过来,分发给了大家,然后做示范,把坎肩穿在身上,绑腿也绑在了脚上。

    将士们把这些东西领到手里,发现人与人之间,还有些不同。

    有的人领到的,坎肩和绑腿的长条口袋里啥东西都没有,而有些人领到的,小口袋里装满了沙子,穿在身上之后,压的脚都很难抬起来。

    就在大家迷惑不解的时候,杨怀仁站出来了,还是利用手下的“大喇叭”们开始向将士们训话。

    “宣布一个新规定,以后的训练之中,所有人都要负重,不过要加多少重量,也是由你自己决定的。

    长跑成绩排在第一梯队的,要负重二十斤沙子;排在第二梯队的,负重十斤沙子;排在末尾梯队的,可以不用负重。”

    校场上的将士们一阵懵逼,好似觉得哪里不对。杨怀仁狡黠的一下,顿了顿等待他们想清楚,才接着说下去。

    “是的,想必很多将士们已经想到了,排名靠前的人,训练量就是加大了,不过我觉得这是公平的,想得到更好更多,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你可能会说,加了二十斤的负重之后,可能就没法保持在第一梯队里了,这其实没啥,你乐意降级到第二梯队里,可以减少负重的嘛。

    你要是愿意轻轻松松不用负重,那也可以去第三梯队里,不过话还是老话,第三梯队的人,将来被老子赶回家的时候,别跟老子耍赖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