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蜕变
    谁都知道美丽的蝴蝶是毛毛虫变的,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不是每一条毛毛虫,最终都能变成蝴蝶,它们中的大多数,也许没有机会让自己发生蜕变,便在毛毛虫的驱壳里,耗尽了一生。

    穿着十斤重的坎肩,腿上绑着两个各重五斤的绑腿进行五公里越野,那滋味,真是谁跑谁知道。

    一开始还好,半程之后,也许就已经把跑全程的体力消耗殆尽了。

    别小看这多加的二十斤负重,压垮一匹健壮的骆驼,多出来一根稻草的重量,就已经足够了。

    杨怀仁也感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沉重,转过谷口的大槐树,他也开始觉得腿脚跟不上趟了。

    廉希宗先生传授的内功心法,更多的是调整他的气息,但气息调整好了,不代表身体的骨骼和肌肉能承受的了。

    昨天他还跑得轻松,但是晚上还是感受到了双腿的酸麻,平时肌肉锻炼的不够,这时候就显现了出来。

    不过既然他想做一个榜样,那就必须坚持,那些将士们见大将军都在咬牙坚持,也确实鼓舞着他们不要放弃。

    昨天的时候,长跑的队伍拉得还很长,队首和队尾,差不多相距了三四里地的距离,而今天,队伍就相对集中了。

    体力好的人因为加了负重,自然完成得更加困难,而原本属于队尾的一批人,因为没有负重的限制,反而追着队首追得很紧。

    也许这也是他们动力的来源,眼看着原本比他们强出很多的人就在不远处的前方,他们也更加卖力地去奔跑,去争取吃上肉的权力。

    转过大槐树的时候,好多负了重的,原本属于第一梯队的将士们就有点吃不消了,而他们身后那些原属于第三梯队的将士们开始赶超。

    这种相互追赶超越的姿态,又反过来激励了原本领先的人们,恐怕失去了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于是重整旗鼓,拼命的又去追赶。

    说出来也许大家不信,所有的人完成了这一次负重五公里越野之后,从整体的平均时间上来看,比昨天早上的成绩,还要更快了一些。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教官们和将领们也非常吃惊,明明大多数人都加了负重,但是所有人的成绩竟然都提升了不少,简直有点难以置信。

    从个人的成绩上看,和昨天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造成的结果就是,今天吃肉的人和昨天有很大的不同。

    这其中也包括原来的边军将士们,今天他们之中,也只有不到一半还保持在成绩最好的第一梯队中,另一多半则降到了第二梯队,也有少数人成了最慢的那一批人。

    杨怀仁制定的制度,是部分远近亲疏的,既然制度摆在那里,那就要按规定执行。

    杨怀仁自己就没有像昨天一样领先,而是落到了第二梯队里,他的早饭,也是只有炊饼和青菜。

    连大将军都严格遵守了自己制定的规矩,其余的人就更没有理由去埋怨了。

    那些没有保持在第一梯队里的边军将士,向来就觉得这样的分配方式合情合理,昨天训练表现好吃好喝好,今天表现不好,只有炊饼果腹,也毫无怨言。

    虽然吃的比昨天差,但是杨怀仁心中感到这样的训练方式,正是他达到目的的关键所在。

    今天在将士们中间,没有出现任何埋怨的声音,人们都开始明白一个道理,强者就应该得到更多,而要做强者,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吃上了肉的人,会毫不顾忌的炫耀自己的饭菜,只能啃炊饼的,也并不会觉得不公平,而是咬着牙愤愤地去想,下午的训练,我要加把劲追回来。

    教官们也不断的重复着杨怀仁所说的理论,以后龙武卫和虎贲卫这两卫禁军,就是大宋军队之中,精锐中的精锐,这里只要精英。

    能通过这样的严酷训练留下来的,将来就有机会去战场上建功立业,造就不平凡的一生,立功封赏或者加官进爵,那都不是梦想。

    这就是精英文化,觉得自己是精英的,那就通过训练的表现来证明自己,而不是精英的,那就请自觉离开。

    不用管外人怎么看,更不用去想离开这里的人会不会懊悔,只需要知道,能留下来的人,将来一定会为自己是这个集体中的一份子,而终生感到骄傲,更会为了这个集体而充满了无上的荣耀。

    杨世虎想明白了,一开始的时候,或许他还觉得杨怀仁这种训练方式,似乎有点外行,有点不符合训练士卒的惯例。

    而现在他再去看禁军将士们身上发生的微妙变化,他也渐渐开始明白了,杨怀仁就是用一种激烈到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方式,有些违背正常思想的理念,去改变禁军,让他们在短时间里就蜕变成了一直更强大的军队。

    吃完了早饭,照例是让大家盯着上午的灼热阳光练习军姿和正步,到了下午,林冲便来了。

    禁军中的人员调配,程序上是十分繁琐的,杨怀仁托人去要了林冲过来,光跟枢密院的大佬要人还是不够的,让王明远去他们家送了不少随园的特色食物,才让林冲的调迁变得简单了许多。

    尽管如此,衙门里慵懒的办事作风,还是把这件非常简单的事情拖了半个来月才办好。

    林冲身后背着铺盖卷和他用的最顺手的一根哨棒,手里拿着一纸调令来到龙武卫大帐之时,玄参正在帮杨怀仁挑脚上的水泡,让林冲见了大吃一惊。

    而且不光是杨怀仁,包括黑牛哥哥、天霸弟弟和柯小川他们,也都是脚上、腿上和肩膀上起了水泡,甚至直接磨秃噜了肉皮,都等着玄参给他们上药。

    林冲知道这是大帐,这样的场面多少有些怪异,不过他还是严格遵守着军中的高低礼仪,伏身去给所有人挨个行礼,就是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奇怪还是想笑。

    杨怀仁也没空站起来跟他去还礼,而是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笑着说道,“林冲兄弟你就别憋着了,想笑就笑,不过你也笑不了多久,或许明天,你就跟我们一个样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