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紧急集合(上)
    下午林冲教授枪棒,杨怀仁很放心,并不需要他看着,如今禁军的将士们都十分认真,没有人敢去偷懒耍滑,也没有那样的机会。(71wx)

    而傍晚的长跑,会根据早上的成绩,重新分配坎肩和绑腿,而长跑的结果也证明了,这样差别化的负重长跑,会激励每一个人更加努力。

    林冲也逐渐开始懂了杨怀仁那句话所包含的深意,他果然和杨怀仁以及师兄李黑牛一个样了,晚上不得不去挑脚上磨起来的水泡。

    林冲虽然出身东京城的一个小富之家,但他性子里还是非常能吃苦的,可经历了龙武卫大营中的训练之后,也感到身体疲劳的程度,几乎已经到了他的极限。

    身体虽然疲劳,每一天的训练都非常的累,但是他非常享受这一切,也隐隐感觉到,将来的龙武卫和虎贲卫,必定是和原来的禁军不同的,他们更强,而且强的不是一点点。

    就这么过了几天,林冲和将士们似乎也慢慢开始适应了如今的生活节奏,跑步,训练,吃饭,再训练,再跑步,再吃饭,睡觉。

    校场,大槐树,营帐,三点一线的生活看上去很无聊,不过当他们感受到身体和意志力的变化之时,却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那种充实感。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以前大概是没有目标的,或者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得过且过,算是一种好听的说法。

    这年头也就是这样,朝堂上看着像是翻新气象,实际上还是玩那一套变法的路子,从杨怀仁这个角度看,朝堂上的风气,还是老气横秋,没有半点新意。

    而老百姓呢,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他们最关心的也只不过是下一顿吃什么而已。

    那些文人墨客们则是偶尔对着一条小河或者小山大发感慨,好似自己目光如炬,眼前的小河小山就好似大宋的万里河山,他们看透了一切似的,感觉一腔抱负无处施展,然后便在风月之间醉生梦死。

    剩下大宋的军队和军人们,得过且过,就显得只不过是随波逐流的应应景罢了。

    不论是谁,大家都好像生活在一团迷雾里,看不见未来的路,然后渐渐习惯了这样,而当阳光照射下来,驱散了迷雾之后,不管眼前是康庄大道还是蜿蜒小径,却总会有种豁然开朗之感的。

    龙武卫和虎贲卫的将士们豁然开朗了,训练也就更卖力,不过在杨怀仁看来,似乎他们的思想里还是保留了不少古板的成分,还是要想办法解决的。

    一个军人,不光要身体好,意志坚强,上了战场能有快速的适应能力和变通的能力,也是同样重要的。

    七月的中原,雨季如期而至。同江淮的梅雨季节有所不同,雨并没有丝丝绵绵的娇柔,而是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滂沱之感。

    下午本来还是艳阳高照,将士们正在挥汗如雨练习着一套新学的棒法,转眼间便晴天霹雳一声炸雷,乌云便奔涌着压顶而来。

    豆大的雨点“啪啦啪啦”落下来,急促地好似被人追赶着,打在身上,脸上,还有点疼。

    下午的训练不得不停下来,让将士们回到自己的营帐避雨,而原来傍晚的长跑,在这样的天气里也不得不取消了。

    将士们发自内心的欢呼起来,对这场暴雨的到来感到非常欢喜,脸上的笑容,无不像极了第一次吃到麦芽糖的孩子,单纯而可爱。

    校场上先是被骤降的密密麻麻的雨点打得尘土飞扬,没多久便开始散发出泥土的清香。

    雨水在校场上汇聚,慢慢变作了涓涓的溪流,顺着不容易察觉的地势缓急向着小河里流去,河水也顺势涨了起来,混杂了泥土和碎草叶变作了一种浑浊的颜色,向下游奔腾而去。

    厚重的乌云遮天蔽日,白天里黑暗的如深夜,苍穹里一道闪电划过,闪得整个大地似乎都跟着颤抖,轰隆隆的雷声总是慢了几步才姗姗来迟,像是发泄着什么不满。

    杨怀仁站在大帐的纱沿下,看着外边的天空,电闪雷鸣之间,他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骤雨来的快,走的也快,半个时辰之后,风停雨歇,乌云也翻腾着向天边而去,阳光重新撒下来,充满了骄傲。

    雨是停了,但这些日子被将士们踩出来的道路也变得十分泥泞,并不适合再进行长跑训练。

    种地的庄户人家每逢下雨天,都要邻里两三家聚集起来,做一顿好吃的,沽一壶乡间小酒馆里的招牌米酒,欢欢笑笑地庆祝今天不用劳作,还美其名曰过阴天。

    大营里的气氛,也不知为何有了那么点意思,半天不用训练,对这段日子里受了不少苦的将士们也相当于过节了。

    杨怀仁也不想打扰了将士们难得的好心情,因为要打扰,那也得是明天,而今天晚上,他吩咐厨子们做了一顿好的,算是犒劳这些日子里将士们付出的辛勤和努力。

    大雨过后,地面上的水分被蒸腾成了水汽,让地面上的人多少感到有些潮闷,杨怀仁也特意吩咐今天的菜里加了少许辣椒,除了开胃和添加味道的作用,同样有一种祛湿的作用。

    吃完饭的时候那气氛真的有点像过年一样,大锅菜的味道似乎特别的香,虽然叫不上说不明那种味道从何而来,但是每个人都胃口大开。

    将士们感到那一刻,身体和灵魂,似乎都得到了休息和释放,偶尔对着天空一声爽朗的大喊,心情便无比的舒畅。

    吃饱喝足了之后,山谷里起了些凉风,让每个人都在入睡的之时,感受到了丝丝的惬意,趁着这样的惬意,大家也都能很快安然入睡。

    今夜的月儿格外的亮,光明和黑暗的边界里,是一片朦胧,月光如水般撒下来,仿佛都带着些韵律。

    就在将士们酣睡之时,那声熟悉的嘹亮号声打破了深夜的温柔和静谧,将士们被这号声从梦中惊醒过来,茫然地看着身边的伙伴,脸上满是疑惑。

    这是营帐外传来教官们的大喝之声,“紧急集合!紧急集合!”

    清逸文学71wx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