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紧急集合(下)
    “紧急集合?”

    将士们谁也没听过这样的词语,从字面上的意思看,是要去校场上集合的。

    可是掀开帐帘看看天色,外边明月高照,看月亮的位置,应该是丑时刚过的样子,也还不到四更天。

    这段日子潜移默化里养成的某种习惯,或者说是身体的反应,让他们虽然感到这个时辰的号声有点不可理喻,但是他们还是下意识的起床穿衣,赶紧冲出了营帐。

    远远的看见校场的方向不知什么时候点起了一排火把,把校场的高台照亮了,高台上早就坐了许多人,看不清到底是谁。

    就这么在月色里一路跑到校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不明所以的同伴们,教官就站在面前。他们看看教官脸色,好像也如常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眼色。

    而他们的两位杨大将军,则面色严肃地坐在高台上,望着不断涌向校场来的人群,好像想着什么事情。

    这下将士们更摸不着头脑了,这个时辰吹集合号让大家起床,不能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可谁也猜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眼前还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教官,让他们更是疑惑不解,又不敢和身边的人去打听,只好打着哈欠,眼睛盯着台上的杨怀仁,等待着他来说明到底有什么大事发生。

    穿透了整个大营的号声尖啸着响了一阵,就在大家的疑惑之中,戛然而止。

    就像第一天训练的时候一样,从来没给人任何的提示,而校场的入口处,又站了许多郡公府的侍卫们,堵住号声停止后还没有入场的将士们。

    这次在号停了之后还没有入场的人并不多,有几百个,不到一千。

    迟到的人,也大都是住在一起的将士们,也许是昨夜太高兴了,睡觉的时候睡得也沉,听到号声之后,整个帐篷里的人反应都慢了些,才导致了住在一起的人一齐延误了号令。

    这一次见到这样的架势,已经没有人发牢骚了,经历过了一次,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大家心中都有数。

    就那样默默的,痛痛快快地脱了裤子爬到长凳子上去领了十下杀威棒,这才捂着屁股,挤眉弄眼地走进了校场,站到了自己所在的队列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半夜里的缘故,山谷里格外的静谧,而杀威棒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的脆亮。

    疼还是很疼的,肉皮上打出了明显的痕迹,还有些血丝,但是不伤筋骨,不影响正常的走路和跑动。

    睡眼惺忪的将士们在这样脆亮的声音里也清醒了,等待着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

    杨怀仁有时候也搞不清自己现在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估计将士们,对他的看法,应该是非常痛恨的吧?

    大半夜的不让人家好好睡觉,非得玩紧急集合的游戏,听起来确实也不像是个好人,起码不是个爱兵如子的慈将。

    不过话说回来,慈不养兵,杨怀仁这么安慰他自己,现在对手下这些人狠一点,严一点,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上了战场,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为了到那时不会追悔莫及,现在只有画了红脸做坏人。

    “紧急集合,也就是紧急拉练!”

    杨怀仁开始讲话,也不做过多的解释,一句话言简意赅的告诉大家,半夜里喊你起床,就是要半夜里进行一次特殊的训练。

    “众将士听令,所有人不分官职和昨日的成绩,都必须负重二十斤,目标大槐树,冲!”

    说罢自己挥动着手臂指了一下烟暗里谷口的大槐树所在的方向,率先一步跑了出去,他身后的诸位将领也早有准备,穿着厚重的填满了沙子的坎肩和绑腿,也跟着冲刺似的跑了出去。

    底下的人见状不敢怠慢,也赶紧穿坎肩系绑腿,生怕跑到了最后,今天一天恐怕又要看着别人吃肉,自己只能啃炊饼。

    昨日刚下了一场大雨,出谷的路径都有些泥泞,踩在上面软软的,可拔出脚来的时候,便没那么容易了。

    要是没绑了负重也还好,但是有了那些负重,再加上鞋子上沾了了泥,跑起来感觉脚步更加沉重了二三分。

    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没有人敢放松了脚步,脚下的路径看不清晰,只有跟着前边的人紧追不舍。

    吕济远这次很老实,对于这样的“紧急集合”,理解上似乎更深刻了些。

    一个和他平日交好的校尉和他肩并肩跑着,不时地询问几句,这两位杨大将军这么训练士卒,究竟是出于何种用意?

    吕济远想到哪里,便给他的这位同伴说道哪里。

    “我觉得,这样的时辰,这样的训练方式,似乎更加贴近实战,也只有这样的方式训练出来的士兵,才真正能上得了战场,打得了真正的仗。”

    同伴不解,眉头皱得更紧了,“吕兄这话何解?怎么还替杨魔鬼说起好话来了?”

    吕济远笑笑,“很简单,你想啊,要是真的上了战场,两军对垒之下,会告诉你什么时辰来进攻你的大营,然后按点来进攻你吗?”

    同伴似乎听懂了什么,摇了摇头道,“那倒肯定不会,兵贵神速,越是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时刻和地点发起突如其来的进攻,才会得到最大的战场收益。”

    “那就是了啊。”

    吕济远表情坦然,“既然如此,那么杨将军大半夜的吹号让咱们起床来进行越野训练,就是出于类似的目的。

    可以想象,要是咱们这些禁军,放在以前的话,真上了战场,遇上敌人半夜袭营,估计不用人家多么能打,咱们自己就先乱了,甚至还没有睡醒,就被人家一把火烧死在了营帐之中。

    你再看看现在,龙武卫和虎贲卫大营里两万多弟兄们,在这样的半夜里听了号声去校场上集合,才用了多少时间?那些迟到的少数弟兄们,人数也并不多。

    你再看看咱们身边的这些人,说动起来立即就动起来了,尽管负了重,又是视线不清晰的烟夜里,但大家都精神头十足,说打就能打。

    也就是说,这段日子虽然不长,但是经过了这样的训练之后,咱们已经开始慢慢变成了招之即战的精锐之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