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5章:点兵日
    充实的日子,总是让人觉得过的很快。

    中秋之后,龙武卫和虎贲卫的禁军每天都进行着差不多的训练,那感觉,好似昨天跟今天没有区别,今天跟明天也没有区别。

    但将士们却感觉到,就在这样看上去千篇一律的日子里,在他们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一样的变化。

    每个人都变得更强了,留下来的一万八千名将士,如今都能轻轻松松地完成每天杨怀仁安排下来的还是那么严苛的训练,所以没有人再被劝退,所有人都将留下来,至于杨怀仁所说的军饷的事情,不是他们该考虑的问题。

    即使是这样,杨怀仁也不在乎,自己就算是搭了不少钱在龙武卫和虎贲卫这里,也并没有觉得肉疼。

    钱多了,就是用来花的,既然花在了杨怀仁心中觉得最该花的地方,所以他一点也不心疼。

    官家九月十五沙场点兵的日子到了,琼林苑大校场虽然大,但也不能装得下二十多万人的所有禁军将士们。

    根据枢密院下达的通知,每一卫只需要在当天出一千名精兵去参加点兵就够了。

    这可就为难杨怀仁了。如今龙武卫和虎贲卫的一万八千名将士们,这些日子付出了常人不敢想象的努力,更是吃了那么多苦才熬到今天,要是他们中一万六千人不能参加这次点兵,那对留下来的人,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杨怀仁想了想,他也实在没办法去选出两千人来,因为现在那些将士们个个都更小老虎似的,选谁留谁,实在很难做出抉择。

    到最后,索性就不管上边的通知,把所有人都带出了谷地中的大营,大家一起去参加沙场点兵,大不了到时候被枢密院的大官们追究起来,杨怀仁就推说自己没看清楚。

    他们要怪,也不敢明里就跟他一个如今官家十分器重的郡公爷过不去,耍赖这种事,杨怀仁不怕丢了面子。

    带着人马浩浩荡荡来到了禁军大营所在的琼林苑,果然也是引起了不少的注意,不过那些禁军们对龙武卫和虎贲卫的看法有些奇怪。

    对于这两卫将士整齐的步伐和气势昂扬的军姿,他们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反倒是觉得他们傻不拉几来了那么多人,也不嫌麻烦,真是傻的可爱。

    这边将士们面色轻松,并不在意别人对他们有什么看法,让杨怀仁觉得果然自己带出来的兵从气质上就比那些禁军们高了不是一个档次,荣辱不惊,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按例杨怀仁和杨世虎作为龙武卫和虎贲卫的最高军官,他们要去校场的中间看台上去迎接圣驾。

    所以杨怀仁吩咐烟牛哥哥他们留下来带队去指定的位置集合,若是有人怪起来为何这两卫把所有人都带了来,就让他来找杨怀仁理论。

    杨怀仁和杨世虎来到北看台上,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很多禁军中的将领,他们也不认识,他们原本就是临时凑数当的禁军将领,所以和那些老人们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杨怀仁地位超然,他毕竟是郡公的爵位,从这一点上看就比其他将领高出一头,他走上看台,便有不少陌生的将领跟他打招呼见礼。

    杨怀仁也点头微笑着跟他们还礼,随意的寒暄几句,啰嗦了好久,才被小吏带领到他们该坐的位置就坐。

    因为龙武卫和虎贲卫的驻所离的琼林苑远,所以杨怀仁和杨世虎天不亮就带兵出营,到了琼林苑大校场的时候已近辰时,但官家却还没有到。

    杨怀仁觉得无聊,便眯起眼睛打起了瞌睡。

    天色有些阴沉,起了风,杨怀仁也不知道眯了多久,等到身边的杨世虎拽他衣服,他才转醒过来。

    远远地便看见赵煦的车驾驶进了大校场,所有将领都站起身来,整理着自己的装束准备迎接圣驾。

    又过了好一会儿,一身龙袍的赵煦才被许多翅帽儿的大臣们簇拥着走上看台来。

    众将领纷纷伏低叩拜,山呼万岁。杨怀仁也学着做这样子,有气无力地喊着万岁。

    等再站起身来,赵煦已经走到他面前,身边跟着不少朝堂上的大佬们,杨怀仁忽然发现这大臣们他竟然不认识的居多,看来朝堂上还真是玩了一套大变活人。

    赵煦见了杨怀仁非常欣喜,也许是没料到杨怀仁作为龙武卫大将军也来参加这次点兵,也许是他心中,那些曾经糊里糊涂背叛过他的进军将士们,已经被他逐渐遗忘了。

    赵煦也不多说话,只是微微对杨怀仁点了点头,以显示皇恩盛宠,便拉着杨怀仁的衣袖,跟着他做到了最中间的位子上。

    赵煦不说话,杨怀仁就更不好聊些闲篇了,不过他发现赵煦当权这段日子以来,倒是神清气爽,人也成熟了不少。

    一个小公公走出来,站上了看台上的一个高台,大声的向校场上站立的将士们念了一大通圣谕,辞藻倒是华丽,可杨怀仁都没有听懂,就更别说底下那些大老粗的将士们了。

    等他念得人昏昏欲睡,才念完了一条黄色的长绢。赵煦这才亲自站起来,下令道“点兵开始”。

    杨怀仁原以为这年头的点兵跟后世的阅兵式差不多呢,原来也不是那么回事,所谓的点兵,还就真的是点兵。

    小内侍双手捧着另一条长绢出来,恭恭敬敬的弓着身子送到赵煦面前。

    赵煦接过来,清了清嗓子,念出了一个名字来,“朕钦定龙骧卫演武。”

    这时候龙骧卫的一个大将军从看台上站起来,脸上带着无限的荣耀似的快步走到赵煦面漆那,叩拜了几下,然后便跑下台去。

    杨怀仁伸长了脖子看着那个将军,等他跑下台去,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杆令旗。

    那个将军站上了校场上的一个搭起来的台子,对着龙骧卫禁军所站立的方阵挥舞了下旗帜,校场上一处方阵立即动了起来。

    龙骧卫的禁军将士们从众方阵中走了出来,人人手里都拿着长枪,等走到赵煦所在的看台正前方,便大喝着表演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