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比比就比比
    “不得无礼!”

    赵煦发话了,范将军表现的实在有点过分,私下里这些禁军将领们怎么闹赵煦都不太关心,但是当着他的面,范将军的行为就有点太粗鲁了。

    杨怀仁也知道赵煦这是有心维护他了,也就是当着众人面前给他个面子,同时也意味着给你个台阶你就顺着下,给范将军说几句好听的,这事就算过去了。

    不过杨怀仁心中的气已经来了,要是范将军针对他个人,他也许还真不太当回事,疯狗要咬你,你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总不能回头去咬狗。

    但是他就是厌恶这些禁军将领们这种自以为是和活在梦中。你龙骧卫演武,起码拿出点正经东西来,一个人一杆旗子舞来舞去,是能当饭吃还是上了战场能顶用?

    所以有台阶,他也不下。赵煦给的面子,他现在还不能接。

    “范大将军耳朵是不好使吗?方才我说的清清楚楚,这里每个人也都听的清清楚楚,校场上刚才表演旗舞的可是你龙骧卫的属下?”

    范大将军被杨怀仁出于意料的反应惊愕傻了,心道杨怀仁这个家伙还真是胆大包天,官家都给你脸了你还不赶紧兜着,竟然还跟我杠上劲了。

    范将军继续瞪着杨怀仁,杨怀仁也瞪大了眼睛迎上了他的目光,又重复了一次,“就是说的你,花拳绣腿的,真是好看。怎么?夸你你还不乐意吗?”

    范将军快崩溃了,心说这个杨怀仁还真是和传闻中的一模一样,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愣子。

    “既然杨将军说我龙骧卫是花拳绣腿,那不如就请官家点兵龙武卫,让他们也出来表演一段给在座的诸位看看,让官家来评判,到底谁才是真的花拳绣腿!”

    赵煦本来脸色有点不好看,不过他也知道杨怀仁是个啥脾气,说是愣头青都高抬了他了,他现在不光是开封第一大愣子,说是大宋第一大愣子也对的起他。

    而范将军这个提议,也是不错,既然你杨怀仁觉得龙骧卫的演武表演是花拳绣腿,那么就让你的龙武卫也出来演武,两家比一比,让大家做评判,到时候谁是真把式谁是假把式,自然一目了然。

    杨怀仁一脸的云淡风轻,“比比就比比,谁怕谁啊?不过嘛,是不是该有点什么彩头?”

    杨怀仁的话让赵煦和在座的其他将领和大臣们非常欢喜,这年头下到百姓,上到达官贵人们,谁都喜欢没事赌上一把。

    今天杨怀仁和范将军比试谁家的将士沙场演武更加优秀,还有彩头的话,这样的热闹,可有得好看了。

    赵煦这段日子忙于朝政,也是有些无聊,既然今天能有点乐子,也正合他意。

    范将军阴着脸问道,“赌就赌,说吧,你要什么彩头?”

    杨怀仁狡黠一笑,看向了赵煦,“赌钱就没意思了,太老套,没有新意。不如……微臣斗胆请官家写一副字。”

    “哦?”

    赵煦心里想笑,这里还有我什么事呢?

    “不知爱卿要朕写一副什么字呢?”

    杨怀仁见赵煦没有反对,急忙答道,“请官家赐给赢家一幅字,上书‘龙武卫真厉害’,当然,要是龙骧卫赢了,就写‘龙骧卫真厉害’。”

    “噗!”

    坐在赵煦身后的几个文臣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道杨怀仁这个家伙还真是没文化,请官家题字,哪有题这么庸俗的字样的?

    不过笑完了才琢磨过来,杨怀仁所说的几个字,听起来好似很庸俗,但是他要是真拿着官家题的这幅字回去往大帐里一挂,那就不得了了。

    禁军二十四卫,自大宋开国以来,建功立业的不少,得到官家称赞的也不在少数,但是让官家给这一卫将士题字,还用大白话说这一卫真厉害,那可就是独一份了。

    要是杨怀仁赢了,官家真给他题了这样的一幅字,那是不是相当于官家亲自承认,龙武卫就是厉害,那不等于承认龙武卫就是大宋禁军中最厉害的一卫了?

    文臣们觉得这样似乎有点不妥,杨怀仁这个彩头要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也太托大了?

    他们刚想要进谏,不料赵煦玩心大起,也没像那些文臣们想那么多,就觉得题这么几个字,还挺有意思的,便立即开口答应下来。

    龙骧卫的范将军似乎琢磨到了点什么,他的龙骧卫本来就是禁军步军中数一数二的了,只不过并没有得到官家亲口或者亲笔的承认。

    这样一来,如果他赢了的话,拿到这样的一幅字,那可真是坐实了龙骧卫禁军步军第一卫的称号了,而那些以前一直跟他竞争的禁军将领们,也只有眼馋的份。

    他对龙骧卫自然是充满信心的,和别人比或许还要下一番工夫卖一番力气,而龙武卫是个什么情况,他是再清楚不过,一帮被弃用的散兵,实在不够他看的。

    一开始范将军对杨怀仁还是挺反感的,没想到闹出这么一件事情来,倒是帮了他不少忙,他心中已经开始想象着他获胜之后的荣光了,同时也开始嘲笑杨怀仁这个外行人的愚蠢。

    既然官家都开口答应了,范将军有些迫不及待,忽然换了一副笑模样,对杨怀仁说道,“那就请杨将军请出你的龙武卫将士们演武吧。”

    杨怀仁站起身来,对赵煦和在座的众文臣武将叉手行了一圈罗圈礼,最后带着自信的笑容睨了一眼范将军,这才缓缓走下了北面的看台。

    下台的时候,一个公公交给他一杆令旗,才让他忽然想起来他也不会军中的旗令,便没有结果那杆令旗来,毫无顾忌地对那小公公说道,“你看我也不会舞划这个,不如请这位小阁领,帮忙代为传令下去,让龙武卫出列演武如何啊?”

    小公公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下台的阶梯上,看着面前的杨怀仁,跟看见鬼一样可怕。堂堂通远郡公,龙武卫大将军,连军中基本的旗令都不会?

    杨怀仁见他发愣,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子上,又从怀里掏了几两银子来塞到他怀里,“让你去就赶紧去,磨蹭个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