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怀仁当爹(上)
    杨怀仁骑着马,一个劲的猛赶。道路两旁的树木和田地,一股脑儿被他甩在了身后。

    三十里地的路程,本来骑马要一个时辰,可杨怀仁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便到了杨家庄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路上跑得太快,回到庄子里,杨怀仁就跑傻了。看见大宅门口的时候,他什么也顾不得了,撒腿就从飞速奔跑的马上跳了下来。

    也不知是不是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体会爆发出极大的潜力,他竟然没有摔倒,而是像一个武功高手一样,在空中飞似的划过天际,然后平稳落地。

    他冲进宅子大门,见了人就问,“生了没?生了没?”吓得那些正在干活的仆子和丫鬟们三魂没了七魄。

    等问了一圈人,杨怀仁才意识到老婆生孩子也是在后宅的卧房里,在前院里问人谁又能知道?

    他又一次跑了起来,鞋子甩飞了一只都毫不知觉,身后的丫鬟们也只好捡起他的鞋子来迈着小碎步追在他身后。

    等跑到后宅里,杨怀仁又被眼前的一切给静嗲了,他愣在原地,左瞅瞅右瞅瞅,怀疑自己是不是跑缺了氧,已经出现了幻觉。

    原来在何之韵和王夏莲的卧房门前,都聚集了一群人,而杨母则是左右两边来来回回地跑,二丫头也跟在母亲身后边跑,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干啥。

    一扭头看见杨怀仁一头大汗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发愣,二丫头大叫一声,“哥哥回来了!”

    杨母这才扭过头来,接着急乎乎地冲到杨怀仁面前,双手钳住杨怀仁的手臂,嘴巴颤颤巍巍地说道,“儿啊,你要当爹了。”

    杨怀仁傻不愣登的点点头,分别指了指两间卧房,“这是咋回事?”

    杨母看着儿子的样子乐得笑了起来,“我儿有福了,一天之内,一次要有两个孩子降生。”

    “啥?”

    杨怀仁乐得下嘴唇差点吃到肚子里,“娘,你是说韵儿和莲儿,今天同一天生……”

    “对啊,对啊!真是老天有眼啊,这俩媳妇儿,连生孩子都凑到一天里,咱们杨府,那可就是双喜临门啦!”

    我的个乖乖!杨怀仁心中早笑得百花齐放,这俩老婆连早产都一起早产,好在虽然是早产,可早产的日子也并不多。

    何况她们两个怀孕的这段日子里,吃的好睡得好,杨府上下的养胎大工程进行的也不错,所以倒不会影响两个将要出生的孩子的健康。

    杨怀仁努力镇定了一下,细细想了想,肯定自己的想法没错,俩媳妇平时的营养都跟得上,食物的摄入也都是按照他的一套计划来的,营养均衡,不会有事的。

    杨怀仁以前也不是没担心过,这年头女人生孩子,可没有后世那么简单。自古以来女人生孩子就像过鬼门关,多少女人因为生孩子而失去了生命,或者造成了一辈子无法弥补的身体伤病。

    而她们腹中的孩子,很多是因为医疗条件不足,或者营养跟不上,导致早产儿的生存几率不到一半。

    杨怀仁前世母亲走的早,这一世看着眼前笑得一脸褶子的母亲,想到这副若是没有母亲生下这副身子,也没有他杨怀仁的今天。

    他忽然觉得母亲是那么的伟大,发自内心的便跪了下去,嘴里说着感谢的话,一下接着一下的给娘磕头。

    这时候往往也不用语言才能传达这种骨肉亲情,杨母这个当娘的,自然明白儿子为何忽然跪下去给自己磕头,双眼里立即溢满了泪水,赶忙去扶儿子起来,嘴里说着,“好儿子,知道心疼娘了,快起来,好儿子……”

    二丫头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不过看着哥哥那个激动的样子,也仿佛收到了极大的感染,也学着哥哥的样子跪下去给母亲磕头。

    杨母好不容易才把一双儿女给扶了起来,再看儿子的时候,杨怀仁已经一脸的泪水,她顺手就卷这衣袖在儿子脸上胡乱抹乎了一阵,“今天是杨家大喜的日子,别哭,哭得娘的心都快碎了。”

    杨怀仁还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韵儿卧房的方向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杨怀仁一下就急眼了,拔腿就要往韵儿的房间里冲。

    门口站着一些庄子里来帮忙的妇人们,她们都是生过孩子的,比较有经验,所以早早就被杨母喊来帮忙。

    她们见杨怀仁火急火燎地不顾一切要往房间里冲,却排着队拥挤在门前,举起手来顶着杨怀仁的前胸,无论如何也不让他进去。

    “东家不能进啊,这种事爷们们是不能在场的,不吉利啊!”

    杨怀仁哪里还顾得上吉利不吉利,听见韵儿那一声惨叫,心都快跳出来嗓子眼来了,可那些庄子里的大妈大嫂子们力气也真是大得很,他无论如何也冲不破这道防线冲进门去。

    杨怀仁想说我老婆生孩子,我应该在她身边支持她,给他鼓励和安慰,可是想到当今的习俗,他也确实没法进到房间里。

    杨母这时也紧赶了几步冲过来,拽着杨怀仁往后拉,“儿啊,这是规矩,她们说的对,你不能进去,不然对你,对孙儿的将来都不好的。”

    杨怀仁急得在自己大腿上狠掐了一把,才按下心中的急躁后退了一步,可还是不放心房间里的韵儿,大喊着,“娘子,官人就在门外……”

    房间里稳婆忙忙活活地正在给韵儿接生,嘴里不断地说着“用力,再用点力,就快出来了!”

    韵儿脸色惨白,满头虚汗浸湿了额头的秀发,已经累得脱了力似的,感觉身子都不是她自己的了,好像生命都在从她身体里渐渐离去。

    可迷迷糊糊之间,仿佛听见杨怀仁的声音在外头呼喊,听不真切喊的什么话,却能知道是官人就在门外。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怎么,那个声音仿佛给了她无比强大的动力,想起怀胎九个月的辛苦,又联想到以前,现在和将来的幸福生活……

    “哇……哇……”

    房间里传出来清脆的婴儿啼哭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