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收礼
    要杨怀仁当了爹之后,似乎觉得短时间内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如伺候两位老婆坐月子重要。

    伺候月子的体验上来说,其实杨怀仁觉得很轻松,因为很多事情,都有母亲安排着丫鬟妈子们去做,他根本就插不上手。

    而韵儿和莲儿的一日三餐,是他负责的部分,做饭的活,看上去挺累,其实对于杨怀仁这种做惯了的人来说,也就还是那么回事。

    当一个人把爱好和工作结合到一起的时候,这种累,也是一种快乐。

    第二天杨家庄子就来了不少人,全都是来送贺礼的,朝堂上杨怀仁结识的官员按说也不多,大多都是点头之交而已。

    不过他却收到了这些大小官员的几百份礼物,人家派了家里的子弟或者管家来送礼,杨怀仁作为主人总是要感谢一番的,该有的礼数和还礼自然不能落了数。

    不管礼品的贵重和价值,杨怀仁也选择了照单全收,一点儿没有当青天大老爷的觉悟,反正他觉得家里添了两个孩子这种喜事,人家来送礼,也是来沾沾喜气,和贪污受贿,实在搭不上边。

    人情世故,虽然麻烦了些,也搞得杨怀仁有点头疼,不过他现在也慢慢成熟起来了,自然也不会去驳了谁的面子,即便大多数人他都是不认识的。

    人家呈上送礼人的名帖,他也只是过上一眼,然后交给管事们去记录一下而已。

    商场上的朋友送来的礼物,那就豪气得多了,珠宝首饰翡翠白玉的一大推,都是成箱的送来。

    杨怀仁虽然不太明白他家里添丁,这些人不送米送鸡蛋而是直接送这些值钱的东西有什么用意,不过还是觉得儿子将来的彩礼和女儿将来的嫁妆,都有了着落,心情还是蛮好的。

    赵頵这段日子以来似乎很低调,几乎跟大家闺秀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许还在为高太后的事情埋怨着他大侄子赵煦。

    不过这次派人送来的礼物还是挺场面,杨怀仁想起上一次去拜访他连门都没让他进,心想着抽空再去看看这位老朋友,倒不是要跟他解释些什么,真正的朋友之间,是能体会各自的处境的,不用多余废话去解释。

    时间,就是缓解这种关系最好的良药。

    比起那些商人和赵頵来,赵煦的礼物就有点寒酸了,一个小内侍送来了两个金锁,说是圣上赐给杨郡公的两个孩子的。

    给新生儿送锁,是中国人的传统习惯,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习俗,还真不好考证。

    重要的意义在于,送锁就是祝福锁住孩子的生命,让他们健康成长,不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夭折。

    穷人家里也就用的起铜锁,甚至是木锁,稍好一些的中产阶层,可能用的起银锁,而条件好的,才会用金锁,或者玉锁。

    送两把金锁,让杨怀仁觉得赵煦有点抠门,杨母倒是恭恭敬敬接受了过来,拍着儿子的后脑勺子让杨怀仁当着小公公的面前说些对官家感恩戴德的马匹话。

    等打赏了好几十两银子送那个替赵煦送来金锁的小公公出门,杨怀仁就开始叽里咕噜的骂赵煦这小子小气。

    “这小子太抠门,这两把金锁还不够打赏那小公公那几十辆银子钱!”

    杨母笑着说道,“儿子你平时挺精明的,今天是不是傻?”

    杨怀仁不明所以,搓着鼻子一脸糊涂。

    杨母把那两把金锁送到他眼前,指着说道,“你光想着这两把金锁不值那几十两银子了,可想过这两把金锁戴在你一双儿女脖子上,那代表这什么?这可是皇帝赐的,想明白了没?”

    杨怀仁这才恍然大悟,心道我去啊,还是娘想的透彻,将来这两把金锁戴在儿子和女儿身上,那不就跟皇帝御赐的黄马褂一个道理?

    以后这俩孩子长大了,只要身上戴着这两块金锁,还不走到哪里都能横着走啊,谁他姥姥的敢惹?这不就跟御赐免死金牌差不多一个样了吗?

    想到这里,杨怀仁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才骂道,“下次让赵煦这小子也赐给我一个,以前没提,下次见了他好提醒他一下。”

    杨母早就对儿子直呼圣上的名讳见多不怪了,反正也知道儿子只不过是在家才这么没大没小。

    收了这么多礼物,在杨怀仁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兄弟们送的东西才最贴心。

    烟牛哥哥亲手做了两副摇篮,天霸弟弟也学着样子做了两套木马,小川和玄参没这样的手艺,不过他们去买了极具民间特色的虎头帽和虎头鞋来。

    兄弟们送的东西看上去也许值不了几个钱,但是那份心意,却是让杨怀仁感觉到他们是把这一对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疼爱的,东西都挺实用,也充满了一个长辈对孩子们的爱惜。

    小七嫂子本来比杨怀仁的两个媳妇儿有身孕还早一些,可是不知怎么却晚产了一些日子,一来一去,反而小七的宝贝女儿生得比韵儿还晚了几天。

    不过小七还是乐坏了,想起当初那个把他追得像猴一样窜上旗杆的娘子,还是杨怀仁当的媒人,如今他当了爹爹,自然对杨怀仁心怀感激。

    只不过他报答的方式让杨怀仁见了他就想跑,小七这家伙总是不忘那个定娃娃亲的事,见了杨怀仁就说要把他宝贝女儿嫁给杨怀仁的宝贝儿子。

    杨怀仁很为难,这种事并不是他不乐意,而是怕他儿子将来不乐意,孩子们的终生大事,还是应该让孩子们将来长大了以后自己做决定。

    他们当父母的,在孩子刚出生还完全不懂事的时候就草草给他们的人生做出了这么重大的决定,杨怀仁这个来自现代的人有点接受不了。

    可惜杨怀仁腿脚再好,也跑不过轻功卓绝的小七,被追上了,又不好直接拒绝,只好答应小七,说将来如果他儿子愿意,他就不会反对。

    小七摸着脑袋瓜子细细琢磨了一下杨怀仁的话,就觉得这是杨怀仁答应了,笑嘻嘻地拍拍杨怀仁,说让他提早准备好嫁妆。

    说完了不等杨怀仁说话就往会跑,边跑还边喊着,“这下我也好跟我娘子交差了。”

    杨怀仁指着他的背影笑骂道,“原来也是个怕老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