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掌握先机
    杨怀仁接着说道,“辽国要吞并西夏,又不想耗费自己太多的力量,所以便想着法子来挑唆西夏和咱们大宋的关系。

    按照契丹人原来的计划,也许年初在环州暗杀梁乙逋之子,应该是引发宋夏之间一场大规模的战争的。

    在他们的计划里,肯定觉得西夏军力比咱们大宋强,会取得局面上的优势,而咱们大宋则会仿照以往的惯例,易地换和平。

    但是我大宋西北边地早已无地可易了,总不能让出关中,也许会用另一种方式,用钱来买和平。”

    章惇似有所悟,“老夫有点懂了,契丹人这时候出来斡旋装和事佬,从中谋利,看上去是辽夏同盟赚了大宋的便宜,但是契丹人的诡计肯定不会让西夏那么容易得利,而是会从另一个方面从西夏找回来。”

    “嗯,我也是这么想。”

    杨怀仁凝眉思考了一下,“也许契丹人觉得,西夏如今的朝政和局势,发动一场对宋的战争,然后再用类似的办法去挑唆西夏朝堂上的内斗。

    党项贵族自然不愿意看到一个外族的梁氏家族长期把持朝政大权,相信西夏的小皇帝也不愿意活在梁氏的羽翼之下。

    若是梁乙逋在得利后不能公平的分配从大宋身上得到了利益,也许就会引发西夏朝堂上的一场争斗。

    小子隐隐觉得,西夏的大小两位梁太后,似乎和梁乙逋也有了嫌隙。母党专政的局面也许当前还难以改变,但是梁氏家族的掌控者,也许会换一个人。”

    章惇心中暗暗称奇,杨怀仁虽然不舍朝堂,但是对大宋内外的局势却了然于胸,而且他一些观点和局势的分析,往往看得非常透彻,连他这个当朝新宰相也有些自叹弗如了。

    “照杨郡公这样的看法,你觉得咱们大宋应该如何应对呢?”

    “很简单,咱们大宋应该掌握先机,在契丹人的阴谋诡计之前,先一步和西夏开战!”

    “这个想法……很好。”

    章惇吃惊于杨怀仁这么大胆的想法,但是觉得这个掌握先机的主意,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只不过他对大宋当下的局势很清楚,怕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冒冒然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似乎难以得到朝堂上众文武大臣的赞同。

    “官家那边,也许会认同杨郡公的主意,可是朝堂上其他的文武大臣们,怕是不会愿意看到这时候大宋主动去跟西夏开战啊。”

    杨怀仁表情严肃道,“有些事,不可以做,而有些事,不得不做。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不做,辽国就会去做,当契丹人统一了北方草原,章相公觉得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章惇愕然,这个结果他不是没想过,只不过觉得这件事一定会发生,但是不会是现在,也许十年后,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后,大宋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他现在做了宰相,觉得自己起码还有十年的时间去准备这一切,没想到从杨怀仁对当前局势的分析中,越来越觉得时不我待了。

    “和西夏开战,各方面要准备的东西很多,不是咱们这样随口说说,就能准备妥当的。一场大规模的对外战争,基本上要举国之力,才能保证大概率的成功。”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举国之力那么夸张。有时候要征服一个国家,不一定非得用军队去占领他们的每一寸土地。”

    杨怀仁的说法是越来越离奇了,信息量实在是太大,章惇尽管才思敏捷,但杨怀仁的思维跨度太大,跳跃得也太频繁,让他一个六十岁出头的老人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这又是为何?难道动用军队,不用打仗吗?”

    “那倒不是,”杨怀仁笑道,“仗肯定要打,但不用把战火烧到整个西夏。既然西夏内部关系复杂,契丹人都懂的去挑唆了,咱们就不用当君子。

    而且西夏虽然是党项人统治的,但西夏的人口构成里,党项人也不过占了四成而已。

    西夏的汉人还有其他民族和部落的人,他们在西夏的地位并不高,基本属于被党项人统治的阶层。

    西夏如果政权稳定,那些少数民族的部落自然不敢反抗党项人的统治,但如果西夏因为战争变得混乱了,那些部落的头领们,也许就会有新的想法了,这都是咱们可以利用的点。

    当西夏陷入内忧外患的时候,还怕咱们正面战场上取得不了胜利吗?

    也许一场战争,还不能让西夏就此灭亡,我们的目的是先把这几十年来让给西夏的土地先夺取回来,然后进一步进逼兴庆城,给党项政权足够的压力。

    同时联络西夏的少数民族部落,许以利益,让他们帮助我们,就算他们摇摆不定不肯就范,也不用怕,只要他们也不站在西夏朝廷一边,就等于极大的削弱了西夏的整体实力。”

    章惇疑惑道,“杨郡公说的这些,老夫也觉得可行。但是,如果大宋和西夏开战,如果只是像之前的几次宋夏战争一样,两方只不过是为了争夺一些土地或者利益,辽国可能会坐山观虎斗。

    但是如果西夏面临灭亡的风险,自然会求助于辽国,而辽国也不会眼看着西夏被大宋所灭,一旦契丹人出手相助,咱们大宋到时该如何应对?”

    “章相公所忧虑之事,正是宋夏战争中的关键。宋夏开战,大宋的主力军队一定会派往西夏战场,而此时宋辽边地的防范就会变得相对薄弱。

    如果辽国在这样的局面下来一招围魏救赵,确实是我们大宋不得不去防范的。

    不过小子反而不太担心辽国到时候会出面干涉,因为小子觉得,辽国的内部问题,也许不比西夏简单,甚至更加复杂。”

    章惇听到这里有些听不懂了,辽国国主耶律洪基虽然刚刚年过花甲,不过听说他身体健硕,并没有什么疾病。

    尽管耶律洪基的独子耶律浚英年早逝,但是皇太孙耶律延禧如今也已经成年了,听说此人文武双全,颇具他祖父的风范,将来继承大辽皇位,似乎并没有什么潜在的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