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辽国的隐患
    一  杨怀仁见章惇疑惑,进一步解释道,“耶律延禧和咱们官家年岁上差不多,章相公方才所说的对他的认知,小子也大致上认同。”

    杨怀仁想了想,“契丹人不是喜欢玩挑唆嘛,咱们也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们派了使节来吊唁太皇太后,年后我估计官家也会派人回访辽国。

    到时候大宋可以暗中挑唆契丹人和女真人之间的关系,让契丹人认识到女真人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好控制。

    如果后院起火,恐怕契丹人也就没有工夫和心思分出更多的力量去应对宋夏战争之中的变化了。”

    杨怀仁这样的说法,有点太坏了,不过章惇似乎并没有因为杨怀仁的坏主意而对他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

    甚至他跟杨怀仁的想法还不谋而合,对自己人要善良,对番邦外族的人,没必要正大光明一身正气,有时候玩玩阴谋诡计,并没有什么不妥。

    至于杨怀仁并没有详细说出计划,章惇看来也不过是当下两个人只不过是吃酒谈天,一些事情可以有个主导的大方向,没有详细的计划也是正常的。

    以后如果真要去做这些事的时候,再坐下来一起去制定详细的计划和主意,也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

    两个人说了很久,杨怀仁觉得能跟章惇说的话,基本都说了个遍,不该说的话,他自然也没有耍酒疯去乱说。

    有些事说的层次很深,恐怕不是简单一句话就能让对方理解,也许需要章惇回去之后慢慢回味慢慢咀嚼,才能琢磨透杨怀仁话中的深意。

    天色不早,庆祝学院落成典礼的人也散去了大半,章惇喝了不少酒,自知自己不能跟杨怀仁这样的年轻人比,开始推醉告辞。

    杨怀仁也起身送客,想起章惇刚才非常喜欢随圆春美酒,便命人去准备了几十坛上好的随园春让他带回去。

    章惇为人清廉是名声在外的,对于杨怀仁馈赠的美酒,自然不会接受。

    虽然人家没给面子,不过杨怀仁似乎更加深刻的认识了章惇的为人,一些事可以跟他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的谈论,但是不能触碰他的原则。

    将人送出学院大门外的车驾之上,章惇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回头对杨怀仁说道,“杨郡公经天纬地之才,何不进入朝堂呢?相信官家也一定会欢喜的。”

    杨怀仁听了这话不仅莞尔,别章惇这样的人欣赏,自然是值得他骄傲的,只不过他的性格,真上了朝堂,怕是不出三天就会被气死,要么就是要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麻烦来。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不一定非得身处庙堂。”

    章惇听了这话立即怔住了,仔细回味了杨怀仁这句话,不但能听出杨怀仁此人文辞练达,这一句诗词精妙之处,更能察觉到他那颗胸怀天下之心。

    章惇也立即感受杨怀仁身上一种不凡的气质,好似戳到了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个地方。

    两个人虽然年龄和性格差距很大,但是在某些事情上,比如此生理想,竟然是一样的了。

    章惇见杨怀仁实在不愿进入朝堂,也不好再说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也会有各自的活法,他是不好强加干涉的。

    “那……”

    章惇凝视着杨怀仁的双眼,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殊途同归,也许就是你我接下来要走的路了。”

    说罢施礼告辞,回身便上了马车。

    杨怀仁看着章惇的马车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殊途同归,呵呵,有意思。”

    黄昏里起了风,天边的云似是燃烧了一般随着风摇摆着,日暮里回望学院的建筑群,杨怀仁感觉这样的景色很美,好像梦想已经走上了快车道,已经加速驶上了快车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