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醋溜土豆丝的智慧(上)
    一堂正常的基础知识课,被杨怀仁开成了班会,有点像后世他上学的时候,班主任上第一堂课的时候也不会去讲授什么知识,而是对学生们进行思想教育。

    只是和后世班主任喋喋不休地签订年万嘱咐假期过了,要收收心回到学习上来,或者拿“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来督促孩子们努力学习不同,杨怀仁的班会开得别开生面,起码学生们不用举手去问那个伤悲的“老大”究竟是谁。

    这里的学生们和别处的学生们不同,和国子监或者太学的那些自诩天之骄子的书生们更是不一样。

    放眼望去,给杨怀仁的感觉是,职业教育毕竟是跟传统的教育是有区别的,学生们大的已经年过四十,而小的也不过十三四岁,混编在一起学习厨艺,本来也没啥,就是容易给人一种错觉,这是在开家长会。

    学习厨艺的学生们,文化程度还是偏低的,后世要进入职业学院,学生们起码也是初中毕业的文化水平,且不管学得牢不牢固,但可以说还是有些知识基础的。

    可这第一届庖厨学院的学生,原来的文化水平上就有点参差不齐了。

    有些人是读过书认识字的,但大多数人没有那么命好,就说那些从禁军里退伍了不肯回老家的将士们,他们十几岁进入军营,到三十多四十来岁却又回到学堂,斗大的字也不识得几个很正常。

    总得来说就是自认为是一些粗人,会写自己的名字就算是识字了,从没想过要如今还要上课听讲,看着烟板上的字,只能大眼瞪小眼。

    除了文化水平的问题,专业上的基础,这些退伍老兵也是没法跟那些年轻人比的,人家能被自家酒店的掌柜或者东家派来学院学习,那也是学厨的小子里边相对比较有天赋的。

    而老兵们的天赋有没有他们也不知道,但是厨艺基础上,也是先矮了那些年轻人一大截。

    他们虽然是说的退伍离开了禁军,但他们心中也是有数的,因为年龄或者伤病的问题,他们跟不上如今龙武卫和虎贲卫那种严苛的训练节奏,才被清退除了禁军。

    是杨怀仁大将军人好心善,给他们机会免费让他们进了学院学习厨艺,让他们有一样重新回到现实社会能生存的本事。

    可是坐在那些年龄上差不多跟他们的孩子一般大的同学身边,他们还是有一些不舒服的,似乎角色转变得太快,他们有点难以融入进去。

    杨怀仁看在眼里,倒不是为在禁军里淘汰了他们感到抱歉,而是检讨他先前制定的教学方式,有点太理想化了。

    这也许是兴办职业教育必经的困难阶段,特别是这是第一年,招生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要求,所以这样的情况也就正常不过了。

    要是让杨怀仁编故事忽悠一个什么人,他自然是信手拈来般容易,可是作为一个老师和校长,对待自己的学生,他就不能那样了。

    虽然不是教书,可是育人这种事,绝对不能凭着自己的性子乱来,教岔了学生,以后可就掰不回来了。

    基础课的教授看来是没法进行了,下了这堂课,杨怀仁也想好了要重新制定教学计划,文化基础课一定要加强一些,先让不识字的学生们识字,起码能知道老师说的啥,又在烟板上写的啥。

    接下来一堂课是实践课,也就是传统的厨艺传授的环节,有专门的半厨房半教室的专业课教室。

    杨怀仁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启发学生们厨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专业课教室四四方方,中间的部分是一个环形的灶台,而四周则是学生们的座位。

    除此之外,和传统的教室不同的是,老师们授课的讲台,也就是这件专业教室里的灶台,并不是高于学生的座位的。

    相反的,老师们授课和演示的灶台,特别设计的比学生们听讲的座位低,这就像是中间是舞台,而四周是观众们的看台一般。

    这样的设计是杨怀仁想的,这样一来,上专业课的时候,授课的老师在中间演示,而学生们则可以在高处观摩,视野更好,也能学到更多的细节。

    杨怀仁也没打算第一堂专业示范课要拿出什么拿手菜或者复杂的菜式来传授,因为那不现实。

    学生们如今的厨艺水平差距很大,有些人在厨房里当了一两年学徒,也许在酒楼的厨房里他们还没有资格掌勺,但要说让他们亲手做几个菜的话,应该也有这样的能力。

    而更多的,估计连炒菜的小锅都没摸过了。

    杨怀仁想到的,是一道最简单最常见的菜式,醋溜土豆丝。当然,这道菜在如今就是最新最流行的菜式了。

    土豆今年夏天大丰收,同时也大面积上市,除了京城和附近州县之外,土豆之命可以说传遍了大宋,尽管杨怀仁在卖土豆的时候已经点名了这东西叫土豆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传到民间,还是很多人称它作神仙豆。

    醋溜土豆丝呢,也是杨怀仁专门写的十几样用土豆作为主要原料的菜式中的一样,如今各大酒楼里都有这道菜可以点,当然做出来味道是不同的,这就是厨子对新食材的理解的差距了。

    杨怀仁这趟专业实践课拿醋溜土豆丝来作为教授的第一道菜式,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

    而学生们听到杨校长要亲自教授这道菜的时候,还是兴奋了起来,一是因为菜的做法虽然看上去简单,可他们心里清楚,越是简单的菜式,其实越是难以形成独具特色的味道,同时又要保持稳定的水准。

    二是因为这道菜现在实在是太流行了,每一家酒楼的厨子们都在按着杨怀仁的菜谱去制作,有的还当做了自家的招牌菜来供应。

    但是每一个厨师,同样按照同一张食谱做出来,味道上的差异确实非常明显的,这也就造成了各家生意火热程度的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