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王爷的无奈(上)
    杨怀仁没当过校长之前,只以为当校长是一件极其容易又威风的事情,除了开学生大会站出来讲几句话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坐在舒服的办公室里喝茶。

    而当他真正坐在那件专门为他留出来的一间偌大的办公室之中的时候,他才体会到这世上还身世干啥都有干啥的苦,没有什么职业是容易和轻松的。

    学院盖起来了,也开学了,杨怀仁原以为他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应该是安安稳稳的等着享受成果的时刻了。

    但现实往往会在我们觉得可以悠闲自得的时候选择打我们的脸,力气也许不大,发出来的响声却是一种带着讽刺的清脆。

    教书育人,并不是一件容易事,需要考虑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完全超出了杨怀仁的乐观估计。

    面对这些原本文化程度很低,厨艺水平也参差不齐的学生,杨怀仁可是伤透了脑筋,这时候用无奈这个词来形容,也许最恰当不过了。

    杨怀仁确实很无奈,柔石和利水两位师兄就安慰他,说反正是第一届学生,我们办学院是谁都没有经验的,就当拿第一届学生来积累经验了。

    就这么一句话,近两千人的庖厨学院第一届学生们就成了小白鼠,不知道他们知道教导主任对他们这样的定位,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教授厨艺,杨怀仁问题不大,上了几堂课之后,也有了些当先生的心得。那就是当先生不怕说错话,学生们也对先生充满了尊重。

    杨怀仁这才明白当年那个讲错了题的无理老师为什么把错误错的理直气壮,又装逼装得理所当然。

    圣人也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杨怀仁觉得自己比不了圣人,那犯些错误就更没有心理负担了。

    说错了话不要紧,厨艺没教错了就行,再说厨艺和那些理科里的公式和定理也有所不同,很多时候都无所谓对错,口味这种事本就因人而异,鼓励学生们大胆创新,建立自己个独特风格其实也是一种不错的想法。

    文化基础课在这之后有所加强,认字识数这种事,学起来其实没那么难,学生们虽然是来学厨艺的,顺带着学了些文化,对他们自身修养的养成也是大有裨益。

    办学嘛,只要原则上的事情把握好了,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慢慢来。杨怀仁想清楚这一点,也渐渐放下心来。

    宫里来了一道赵煦的手谕,让杨怀仁进宫叙话。

    杨怀仁这才想起前些天章惇来的时候传达了赵煦的旨意,让他去安抚一下非要解官给丧的嘉王爷赵頵。

    杨怀仁心说不会是他这几天没进城去见赵頵,赵煦这小子以为他把不那么正规的圣旨当做了耳旁风了吧。

    杨怀仁赶紧喊了马夫套车进城,自己犯了迷糊不要紧,别影响了章惇老相公的名声和信誉。

    东京城还是那个东京城,一半是温柔的祥和,另一半是混乱的嘈杂。

    赵煦重整朝政之后,似乎市面上也看不出和以前有什么不同,该灯红酒绿莺莺燕燕的,依旧是那么光彩夺目,而更多的人,只是为了吃上饭在忙碌着,从马车里看过去,神色匆匆的行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嘉王府门前有些冷清,不知道是不是和秋风卷起来的落叶有关系,赵頵闭门谢客很久了,而以往那些巴结嘉王爷的人们,现在也非常识时务的远离了那个郁闷的人。

    杨怀仁敲门,进门,不用多说一个字,门房的老内侍见是他,自觉地躬身行礼,然后便让出了道路请他进门。

    更不用人带路,杨怀仁便自己去书房寻赵頵。让他惊讶的是赵頵竟然不在书房,而且他的书房似乎很久没有人进去了,尽管丫鬟们每天都打扫,可还是掩饰不了那种人去楼空般的静寂。

    杨怀仁问过了王府的下人,转头去花园里寻找。走过一个长廊,从拱门里撞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手上抱着一件披风。

    “你来了?”

    杨怀仁微笑着点点头,却不知为何赵霏儿看见他之后便泪眼朦胧了,眼神却不离开他的双眼,似是有些想念,又有些怨怒。

    杨怀仁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赵霏儿自然知道他是来劝慰父亲的,便把手上那一件披风递到了他手里,然后抬起手来指了指花园里的凉亭。

    杨怀仁下意识的接过来,刚想到问候一下这个许久不见的小丫头,却还没来得及开口,赵霏儿已经扭头走了。

    花园的凉亭下,赵頵身着一身素色的儒衫负手而立,不知道在望着天空中的什么唉声叹气。

    天已经很凉了,秋天不知不觉就快要过去,天空虽然晴朗,但天空的颜色略微有限淡,显得格外苍茫。

    赵頵没有穿话里的蟒袍,只是一身最平凡不过的素色儒衫单衣,站在那里好似化作了雕塑一般,只听见些无奈的叹气声,却一动也不曾动过。

    杨怀仁走到他身后的时候,他都没有察觉,就像他神游到了另一个时空,现实中的一切,仿佛已经与他无关了一般。

    杨怀仁展开那一件鹿皮内衬的披风从背后披在了赵頵背上,赵頵这才从他的世界里走出来。

    扭头看见是杨怀仁,只是机械地点了点头,又重新抬起头望着天空。

    “杨兄是来给官家但说客的么?”

    杨怀仁没料到赵頵先开口了,而且一张口就猜到了他此次来的目的。

    “一半是为了他,另一半是为了你。”杨怀仁淡淡地答道。

    “为了我?”

    “嗯,”杨怀仁指了指天空,“你知道天空有多远吗?”

    赵頵被这么一个问题问得有点懵,下意识的问道,“我如何知道?难道你知道?”

    杨怀仁指了指赵頵,又回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天空有多么远我也不知道,不过咱们哥们俩的心有多么近,我是知道的。”

    赵頵惨然一笑,“我没怪过你,你身在那个位置,做了你该做的事情而已。就像你现在来劝慰我,也是你觉得你现在该做的事情。

    同样的,我身处现在的位置,也不得不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