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王爷的无奈(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了赵頵的话,杨怀仁摇了摇头,“是你觉得你正在做你应该做的事情,还是你觉得你在做你不得不做的事情?”

    应该做和不得不做,这之间的差别是一种出乎意料的大。

    “其实没有什么分别的。”

    赵頵似是看透了人生,缓缓反问道,“杨兄你现在说这些话,还有区别吗?官家用这样的方式重掌朝堂大权,你觉得我还有余地留在京城之中吗?”

    杨怀仁从赵頵的语气中听出了他也很无奈,就好像一个人本来视力很好,可天偏偏黑了,而且还下了大雾,伸出手去都看不清自己的五指。

    “事情也许和你想象的不太一样的,官家那么做,也许有他的苦衷,比如……并不一定是他先动手的,这种事,往往都是被逼无奈而为之。”

    “被逼无奈?也许吧……不过他之后对母后的做法,有点……”

    “嗯……也许仓促了些吧,不过该有的礼数还是做足了的。”

    赵頵又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沉默了一下,“做给别人看罢了。咱们宋人,最注重的就是孝道,官家做足了礼数又如何?他心里,还是怨恨了母后的。”

    “这个嘛,我一个外臣,实在不敢妄加论断。”

    杨怀仁又指了指天,“对我来说,天空很遥远,永远都是看得见,却永远也摸不着的。

    而对你来说,天的颜色也许会变,那一片蓝色,有时候是浓重的,有时候是空洞的,其实都你也不用因为天的变化而改变自己。

    在官家眼里,你还是那个闲云野鹤一般的皇叔,他执不执掌朝堂大权,对你的看法是没有改变过的。”

    赵頵忽然苦笑了一下,不过立即又恢复了无奈的表情,“话是可以这么说,不过就算是这话是官家亲口说给我听,我还敢信吗?”

    “呃……”

    这问题杨怀仁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赵頵都没有自己欺骗自己,而他就更没有必要去欺骗这个好朋友了。

    都说女表子无情,戏子无义,可要说到无情,自古以来生在皇帝家的人,似乎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无义的人。

    亲兄弟亲父子之间,为了争权夺利,有多少人反目成仇的?数不胜数啊。

    世间的人情凉薄,这世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相似的体验,而赵頵作为生在皇帝家的人,自然是对此有更深刻的认识。

    赵煦才当皇帝的时候,因为年幼无知也好,因为他只有皇帝之命却没有皇帝之权也好,赵頵这个皇叔在他眼里,是一个最亲近的亲人。

    当他慢慢长大,慢慢理解了他作为一个皇帝的意义之后,对此的看法是否有所改变,那就不是别人能随便揣测的了。

    都说皇帝孤独,这一点是不用怀疑的,皇帝孤独的原因也不能怪别人,只是一个人的本性使然。

    当他的地位处在一个最顶端的位置的时候,自然会有高处不胜寒之感,要说他从来没有担忧过有人会对他的地位和权力造成威胁,谁信呢?

    他的兄弟们还年幼,像端王赵佶,也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也许性格比一般的孩子成熟了些,不过毕竟年龄和阅历摆在那里,他有野心,也没有足够的心机和能力去做些什么。

    但赵頵对赵煦来说就不同了,赵頵这个人在朝中大臣心目中就是一个贤王的形象,在其他的皇亲国戚和权贵勋戚之中口碑也不错。

    如果赵頵有心造反,他是有足够的能力和影响力掀起一番风浪的,照这么想的话,赵煦注定了会对他叔叔心有忌惮。

    也许表面上做出来的姿态是很大度的,但是内心里究竟是在怎么想的,外人实在是没法说。

    赵頵是明白这一点的,他非要上书要去高太后陵前守孝,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对权力没有野心。

    而赵煦不允许,又千方百计的找了杨怀仁这个说客去劝慰赵頵,也是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是大度的,我相信你。

    杨怀仁这下理解了这件事中的两个人的心中所想了,他们都是在做戏,一个是为了自保,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

    而杨怀仁夹在中间,其实也不过是演戏给别人看,不过他并非是主动的,就像一开始他问赵頵的那个问题一样,也许他觉得是应该,实际上也是不得不做而已。

    好在杨怀仁在这场戏里也不过是一个配角而已,对于这场戏剧情的走向,从一开始也没有什么关键的影响力。

    杨怀仁越想越透彻,也越想越是心凉。当亲情需要演戏给别人看的时候,那还叫什么亲情呢?

    他忽然就不想说话了,只要他在他的位置上,不论对赵頵还是赵煦,他作为一个朋友尽到了他该尽到的责任,其他的他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些什么。

    特别是明白了自己原本就是个配角,说的太多,做的太多了,反而有抢戏之嫌。

    既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杨怀仁觉得最佳男主角他是没有什么资格去竞争了,拿一个最佳男配角,也挺好的,永远也别不拿豆芽当盘大菜。

    赵頵见杨怀仁不在说话,又笑了一下,不过这笑意里带着一种豁达。

    人就是在不断的经历中历练了自己的性格和脾气,吃了亏,才能加速自己的成长,永远一帆风顺,也许就永远也长不大了。

    赵頵觉得他离京的事,也离的不远了,忽然想起些什么,抬手抓起杨怀仁的手来说道,“我是一个人出京去皇陵的,王妃和霏儿不会跟着我一起去。

    我走了之后,如果王府有什么事情,还要你多多照拂。”

    杨怀仁觉得赵頵的表情太到位了,给人的感觉,有那么点托孤的意思,心道你自愿去守皇陵尽孝道,也不过三五年的工夫,又不是回不来了,干嘛说话说得这么暧昧啊。

    想起一年之前,杨怀仁还是孑然一身之时,没少借了人家的势,更没少得了人家赵頵的好处,眼下忽然位置转换了,他倒是觉得不太适应了。

    杨怀仁坚定的点了点头,“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