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血缘关系
    生理上的血缘关系和精神上的血缘关系,有时候很难界定的清楚。

    生理上的血缘关系,是与生俱来的一种亲近关系的纽带,而精神上的血缘关系,是后天经过一些事情之后,人与人之间建立起来的一种相互信任的亲密关系。

    最简单的两个例子,男人和女人结合之后,就会产生一种精神上的血缘关系,同时这种精神上的血缘关系也是有生理上的血缘关系作为纽带的,比如他们爱情的结晶——孩子。

    另一个例子就是兄弟之间的情谊了,好比杨怀仁和他的那些好兄弟们。

    他们之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但是通过共同患难,共同经历了生死,在一件件事情中建立起来一种跟亲生兄弟并没有什么区别的亲密关系。

    而且某些时候,或者某一个特别的时刻,这种精神层次上的兄弟情义,甚至比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情义更近了一些,用后世的玩笑话说,就是异父异母的亲生兄弟。

    杨怀仁的家庭关系,其实就是这两种不同层次的血缘关系的结合。他和他现在的母亲和妹妹,身体上是血缘关系,而在精神层面上,杨怀仁也觉得这又是另一种精神上的学院关系。

    不过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血缘关系并没有影响杨怀仁对家人的认可,反而用一种自然而然的方式相互融合,让杨怀仁更加珍惜现在的亲情。

    母亲虽然平时不太管他在外边干什么,但是如果杨怀仁万一有什么事情,最担心的还是那个当娘的人,儿行千里母担忧,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二丫这个妹妹,也许她还小,可是她对哥哥的感情,那可不是作假的,尽管大多数时候是杨怀仁这个做哥哥的疼爱妹妹,不过某些时候,他这个小妹妹也是十分替哥哥着想的。

    臭蛋和毛球,在家里最亲的两个人就是他们兄妹俩了,两只老虎对杨怀仁的亲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感情成分在里边。

    对它们来说,杨怀仁是它们的救命恩人,也是主人。

    而二丫呢,是另一个主人,因为大多数时候,杨怀仁都在忙他的事情,和两只老虎相处的时候还是少了些。

    二丫就不同了,他在家里是主子,就算在庄子里和其他庄户家里的小孩子们一起玩耍,他们对二丫也是当做东家一样的看待的。

    二丫唯一一个能说知心话的只有李清照妹子了,不过人家可没二丫头那么闲,人家对的兴趣占据了更多的时间,剩下的,她也实在没有别的玩伴了。

    所以臭蛋和毛球,就是二丫最喜欢的小伙伴了,两只老虎平时的饮食起居,可以说基本上都是二丫的事情,更不用说她整天带着两只大老虎满院子里瞎转悠了。

    这次知道哥哥要给皇帝办差,还要去一个她都没听说过的很远的地方,二丫便找两只老虎谈了心,让它们一路保护哥哥。

    两只老虎也没法回应她,二丫见它们不说话只是伸出大舌头去舔她的小脸蛋儿,就当它们听懂了,答应了。

    其实不用她嘱咐,只要它们能跟着杨怀仁出门,保护主人的义务它们还是懂的,动物的忠诚和灵性,有时候比人还坚定。

    杨怀仁一开始是不太同意的,他这趟出巡,身份是钦差,身边还带着两只老虎,总是怕有些人在背后议论些什么的。

    比如背地里指着他骂他衣冠禽兽?在普通人的心里,能跟老虎这样的猛兽相处的人,要么是神人,要么就是和猛兽是同类了。

    杨怀仁是个很开通的人,他现在的地位,必然是有人羡慕他,有人嫉妒他,有人喜欢他,有人厌恶他的。

    尽管有人言可畏这一说,不过人嘛,总不能活在别人的言论和看法里,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好了。

    臭蛋和毛球其实很老实的,在它们眼里,杨怀仁和它们之间尽管不是同类,实际上也是一种精神层面的血缘关系。

    钦差的队伍里人很多,包括杨怀仁的府卫和龙武卫禁军的将士们,其实早就见识过杨怀仁养的两只大老虎,知道它们并不会无缘无故的伤害人,所以倒没有什么奇怪的。

    那些跟着钦差队伍出巡的少数朝廷派来的小官员们,一开始见到老虎是差点吓尿了的,后来发现老虎并没有吃了他们的意思,也就逐渐放下心来。

    杨怀仁呢,觉得这趟出公差当做是旅游的,可惜大宋的名山大川他也没看到多少,因为每到一个州县,当地的官员们一定是会用最隆重的仪式来迎接钦差的。

    形式其实很简单,中国人自古以来建立关系,都是在酒席上,交杯换盏之间,糊涂话稀里哗啦一说,即便之前素未谋面,但是一起吃过了酒,那关系肯定就不再一般了。

    杨怀仁是不太喜欢这种应酬,不过对各地的特色食物,还是非常有兴趣的,那些各地的官员和士绅们,也是听过杨怀仁的大名的,总不会不懂的投其所好,所以美食的供应,是好不吝啬的。

    最近在大宋最流行的高级食物,无非就是杨怀仁推广的番茄土豆地瓜了,各地的厨子们,也会根据自己对这些新鲜的食材的理解,结合本地食物的特殊口味,做出各式各样的具有地方特色的风味美食来。

    鸡鸭牛羊这样的肉食,自然是每个宴席不可或缺的硬菜,而北方的主食,就必然是面食了。

    面,是一种非常神奇的食物,同样是用面作为原料的面条,在不同的地方,都能被当地的厨子同行们做出不同的口味和吃法来。

    大宋的疆域也许没有后来汉人的领土那么大,不过上千的州县或市镇还是有的,想象一下每个不同的地方都要各地本土化的一碗汤饼,是一种多么神奇的事情。

    杨怀仁作为大厨,同样也是一位美食家,对于不同的面食,他都有特别的理解和偏爱,尽管大多数在他尝起来是没有他家随园的牛肉面好吃的,不过那种独具地方特色的风味,还是让他得到了舌尖上的满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