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虎群(上)
    单纯说到古代厨子们的技艺,尽管没有现代厨师懂的东西那么多,不过从某种层面上讲,其实两者之间没有根本的差别。

    差距在于在师徒相传的厨艺传承习惯之下,一些地方上的名厨,在某一样或者几样菜式的技艺水平,也是相当高的。

    就拿一个做小食的小贩举例,他贩售馄饨也好,或者是某种糕点,在他擅长的方面上,即便是杨怀仁,也必须承认这些小贩的技艺是值得称道的。

    河西的关中之地,当他们传统的面食或者积聚本地特色的地方小食和杨怀仁穿越时空带回来的番茄土豆融合在一起之后,又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

    虽然那些地方上接待的官员和士绅们言之凿凿说接待杨怀仁这位钦差大人所花费的银两都是他们自己掏的腰包,不过杨怀仁还会觉得自己让他们这么破费,有一种劳民伤财的感觉。

    喜欢美食,和喜欢钱,喜欢女人也是有共同之处的,圣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总让别人请自己大吃大喝,杨怀仁也有些不习惯了。

    他也早就没了那种不转别人便宜不罢休的心思,毕竟年龄增长了,看待事物也没有那么容易陷入执着。

    更关键的一点是,杨怀仁自己根本就不差钱,总让人家请他吃饭,也没有那么舒服,不是说有来无往非礼也嘛,杨怀仁也想回请一下。

    这样的想法自然也不可能实现,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谁也不敢真的要他掏钱,只钦差大人跟你客气一下,就算是给足了你面子了。

    杨怀仁心中是真的不爽的,人家花钱买了自己卖出去的贵价菜,然后请了本地的大厨精心制作出来给自己享用,想来想去这便宜终究还是自己赚了,怎么都觉得不妥。

    于是杨怀仁决定不走官道了,带着大队人马扭了个头,走秦岭北麓的小道。

    说是小道,其实也没有多么小,一百年前也曾经是官道的组成部分,形象一点说,有点类似后世高速公路总有那么一条辅路。

    只不过是因为有了新的官道之后,原来的这条路便显得偏僻了些,走的人少了,道路两旁有点杂草丛生而已。

    道路的偏僻,也意味着走这条路,让人更加贴近自然,空气也似乎带着一股森林里特有的清新。

    已是初冬时节,北方的树木花草都已经被冷风吹成了黄褐色,而秦岭里的树叶儿,才刚刚开始泛黄。

    道路两旁是野生的麻栎树和毛松,正午时分阳光依旧高照,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在年久失修崎岖不平的道路上,给大地印上了斑驳的色彩。

    杨怀仁望着看不到头的道路,有一种难得的悠然之感,随即便跳下马来步行,享受一会儿午后的森林阳光。

    偶尔踩在几片早了些日子落叶归根的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在静谧里显得格外的动听。

    向山坡的方向望去,便能感受到秦岭的树木种类的层次感,低处是麻栎、毛松和侧柏居多,而到了高高的山坡之上,则是更加高大挺拔的杉树和杨树占据了主要地位。

    树种的不同,也让整个秦岭北麓远望过去的色彩产生了分明的变化,无不让人感叹大自然才是那个鬼斧神工的画师,用浓涂淡抹的随意,带给人间最原始的美丽。

    杨怀仁正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忽然前方不远处成百上千只各色的野鸟或山鸡哗啦啦向道路的另一旁飞过。

    接着传来一片唧唧呜呜的声音,一群猢狲玩杂技似的从林间冒了出来,从杨怀仁眼前经过,它们并不怕人,也不做停留,挤眉弄眼的瞅了一眼杨怀仁,然后又飞也似的跳远了。

    杨怀仁有点神经大条,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直道是猢狲们追逐打闹着赶跑了飞鸟。

    兰若心和天霸弟弟察觉到了异常,立即从背后跳到了杨怀仁身前,紧张地凝视着那一片猢狲来的方向的树丛。

    “小心!”

    兰若心警告了杨怀仁一声,好似示意他后退。而天霸弟弟的紧张感也是来自兰若心,实际上他也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所以带着疑惑大喇喇地问道,“有……刺客?”

    “噗!”

    杨怀仁笑喷了,拍着天霸弟弟的后背说道,“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来的刺客?

    刺杀的又是谁?我吗?别说哥哥我也没多少仇家,就算有,也不会用这么野蛮的方式来跟我动手。”

    “哥哥别不放在心上,万事都有可能。也许……是山贼也说不定。”天霸弟弟有点强词夺理了。

    “山贼?这么偏僻的地方,就算有山贼,他们又能有多大能耐?”

    杨怀仁笑道,“这条路如今走的人也少,就算真的有山贼在此拦路抢劫,那么这拨山贼也是帮没出息的。

    劫财?龙武卫三千禁军就在我们身后,恐怕他们有命劫也没命花。劫色?”

    杨怀仁说道这里顿了一下,和天霸弟弟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同不怀好意地看向了女扮男装的兰若心。

    兰若心听了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不是她脑袋后边长了另一双眼睛,目光从来不层从前方那片未知的树丛里移开,却知道身后杨怀仁和天霸弟弟的目光看向了她。

    她嘴上却啐了一口,“呸!你俩这样的也幸亏是没出来走江湖,不然你们早死了八回了了,而且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天霸弟弟立即收回了眼光,而杨怀仁则瘪了瘪嘴,还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对兰若心这句话十二分的认可。

    他们身后的府卫侍卫们,不知道为何前边三人为何如此紧张,也远远地跑过来,很快便摆好了阵型似的把杨怀仁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里三层外三层围在了中间。

    谁也没有胡乱出声,时间仿佛静了下来,侍卫们神色紧张地不断用犀利的目光梭巡着道路两旁的树林,可他们看到的,除了树,还是树。

    就在此时,忽然一声纷杂的长啸传来,“嗷——”

    杨怀仁下意识的从嘴里冒出一个词来,“老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