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怀仁失虎(上)
    虎群的首领表达了谢意,臭蛋和毛球看样子很受用,接着便用自己的大脑袋拱着虎老大,让它带着两只死羊给同伴们先果腹。

    虎老大会意,缓缓后退了几步,然后才转身对着自己身后的二十几只早已经饿坏了的同伴嗷呜嗷呜叫了几声。

    听到老大的呼唤,那二十几只老虎才开始往前走,不过它们神色还是很紧张,望了望自己的老大,又看向了臭蛋和毛球这两只体型硕大的老虎,还有他们身后不远处正在注视着他们的人类们。

    臭蛋和毛球似乎从这些同类的神色里看出了些什么,两个家伙对视了一眼,没有留在原地,而是转头走回了杨怀仁身边。

    杨怀仁欢喜地伏下身去一只胳膊抱着一只老虎毛茸茸的大脑袋表示了赞赏,动物真的是有灵性的。

    也许大多数时候它们展现出来的,是一种野性和兽性,为了食物或者为了交配的权力,会不惜跟同类大打出手,甚至无情的杀死对方。

    但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样子凶猛的野兽,也是心存怜悯的。

    臭蛋和毛球两个家伙,或许是它们本来就不是老虎的缘故,也可能是它们一直被圈养兽性慢慢钝化了,也或许是它们曾经的经历,让它们在原始的野兽习性里,也从杨怀仁这个人类身上,学到了一种叫做善良的东西。

    本来它们其实不必这么做的,凭借它们强健的体魄,它们完全有能力攻击对面虎群的首领,只要首领老虎被打败,剩下的老虎也就不敢在两位强大的对手面前放肆。

    某种程度的上说,这一点和人类有些相似之处。

    但是它们并没有这么去做,而是选择了把它们的食物分给这些可怜的同类们,唇亡齿寒这个道理,不是每个人类都能明白的,但是臭蛋和毛球却做到了无私地分享它们的食物。

    这也正是杨怀仁欣慰的一点,他饲养猛兽,原意并不是要利用猛虎去壮大自己的声威,去利用它们起欺负别人。

    恃强凌弱的人,内心里其实都是懦夫。

    他想把大宋羸弱不堪的军队训练出一副真正的军人样子来,也并不是非要灭了谁,非要欺负谁,更不是让大宋变成一个霸权国家。

    而是一种自我防卫似的和平崛起,这样的价值观,杨怀仁以前心中就有,只不过很模糊,没有想的透彻。

    但经历的事情多了,特别是从臭蛋和毛球拿出自己的食物送给他们的同类这件事上,杨怀仁似乎从老纸老虎的行为里,看到了他自己的内心。

    往大了讲,其实不论现在的大辽国,西夏国,大理国,吐蕃诸部,以及还没有建国的女真人,蒙古人,还有更多的生活在这片东方大地上的各种族的一群人,在千年以后的将来,都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

    现在大家相互斗争,也不过是历史发展进程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历程。

    作为整个中华民族主体的汉族,原本就是一个包容和豁达的民族,历史上也不是没经历过没落和崛起。

    起起伏伏往复几次之后,他历经数千年,依然是那个地球上最大,也是最强的民族,他用自己浩瀚如海的悠久博大的文化,不断的把那些曾经是番邦外族的民族融合进来,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中华。

    对面的虎群里,老虎的数量大概接近三十来只,单单是两只肥羊送过去,也顶多让他们先垫垫肚子,要说完全吃饱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给臭蛋和毛球准备的食物里,也只剩下几十只鸡了,就算这些都给了那些虎群里的老虎们,好像也不顶什么大用。

    杨怀仁又吩咐侍卫们把那几十只鸡也都宰了,远远地扔到那群老虎里,也算是帮它们解决一些燃眉之急。

    对面虎群里的老虎们,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人类的善意,肚子里吃上一些东西,神色也不再那么紧张了,尽管对人类还是有一些警惕,但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敌意。

    杨怀仁心说,只要这群老虎不把他们再看做是食物,那就好办。再说这一群老虎是野生的,他能做的,也只是救急,它们要想在环境的不断变化中生存,能依靠的,也只有它们自己。

    两只肥羊很快就被吃了个干净,连骨头渣都没剩,也说明这群老虎的确是饿了很久了。

    只是让杨怀仁觉得奇怪的是,第二次扔给它们的几十只鸡,它们并没有立即吃掉,而是每一只老虎都叼在了嘴里,看那意思是想带走。

    狮子老虎豹子这样的野兽,当它们吃饱了之后,吃剩下的猎物收藏起来,当做没有食物的时候的储备,是正常的现象。

    可问题是近三十只老虎,只是吃了两只羊,怎么看它们都不像已经吃饱了的样子,还有心思储存起来下一顿的食物,难道是它们太谨慎了,怕吃了这顿没下顿?

    虎群的首领似乎是吩咐着它的手下,把那些鸡都带上,谁也不许吃掉。

    同类的行为,臭蛋和毛球看在眼里,它们好像也不是很能理解,重新跑过去,跟虎老大再一次交流起来。

    杨怀仁反正是听不懂它们嗷呜来嗷呜去的说了些什么,可是它们相互叫了一会儿之后,臭蛋和毛球的神色便有些黯淡了下来。

    虎群开始带着那些鸡退入它们最开始出现的密林中,拦路的老虎回去了,按道理杨怀仁是应该开心的,可不知怎么了,他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臭蛋和毛球看着它们同类的身影渐渐隐入了密林之中,仰天长啸了一声,似乎是有些不舍,很可能以后的日子,再也不会见到同类的身影了。

    它们又回过头来,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杨怀仁,就像在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是留在主人身边,还是回到本就属于它们的高山丛林和它们的同伴为伍呢?

    杨怀仁脑袋轰的一下炸裂了似的,在他的意识里,臭蛋和毛球不仅仅是他的宠物,更是他信赖的朋友和兄弟。

    但一阵眩晕之后,他也渐渐明白了,也许放虎归山,让它们回到大自然,才是真正的对他们两个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