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凤翔府
    臭蛋和毛球走了,杨怀仁虽然知道这样对它们两个更好,可接下来的日子里,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孩子永远离开了自己一样难受。

    再向西的路上,杨怀仁便郁闷了好久,也再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情了,只是躲在马车车厢里闷着。

    闷得久了就想睡觉,于是便放任自己没日没夜的躺着,半睡半醒之间,也许就不用去想他失去的伙伴。

    小七见杨怀仁心烦,也不再没事就唠叨孩子们的事了,这时候跟杨怀仁提家里的孩子,只会让他想起自己不再家中的老婆孩子身边,越来越难受。

    天霸弟弟很想找点什么让杨怀仁感兴趣的东西来,让他暂时忘记这种失去伙伴的痛苦,可是一路上除了山就是树,也是在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兰若心知道杨怀仁喜欢美食,每经过一个市镇,她都会亲自去找这个地方最具有特色的小吃,然后买回来给杨怀仁品尝。

    可享受美食,绝大多数时候也是讲究心情和心境的,人在不开心的时候,吃什么都觉得没有味道,而选择进食,也不过是为了身体的必要所需。

    兰若心也不知道怎么去哄一个大男人,只能放下她江湖女侠的架子,做回一个小女人,用女人特有的那种温柔,尽可能的让杨怀仁觉得舒适一点。

    杨怀仁把这些都看在眼里,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可心里知道,这些人都是待他非常好的,特别是兰若心,真的做到了非常体贴周到。

    当兰若心用一块用温水打湿了的手帕帮他擦脸的时候,杨怀仁忽然一把抓住了兰若心的手,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说了一句,“你不会离开我吧?”

    兰若心一下被问蒙了,明明她比杨怀仁更有力气的,可被杨怀仁这么紧紧抓住了皓腕,便觉得骨头都软了似的,一下子没有了力气。

    她也本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只是跟杨怀仁这个感性的男人待在一起时间久了,才慢慢的把埋在心底深处的那一份柔情释放了出来。

    她想回答这个问题,心里是知道杨怀仁是因为臭蛋和毛球的离开,让他最近几天有些烦闷,由这种烦闷里才生出了一种小孩子似的恐惧,恐惧他拥有的一起,都会离他而去。

    不过这样的问题从他嘴里问出来,也是说明他是在乎自己的,兰若心脸上红了一大片,衬托在她那白皙如玉的皮肤上,尤为显得娇媚动人。

    “我……”

    她心中其实早就有了决定,只不过嘴上却不善于用华丽的辞藻表达出来,“我愿意……陪着你,到天涯海角……”

    说完兰若心便垂下了眉眼,不敢去接触杨怀仁的目光。

    杨怀仁这才露出了几天里第一个难得的笑容,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失态了。

    他松开了抓住兰若心手腕的手,又伸出去抚上了她的脸蛋儿,轻扶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才深情地说道,“陪着你,到天边,不仅仅是一个美好的承诺,更是一份天底下最动人的浪漫。”

    兰若心也许不太清楚杨怀仁口中的浪漫,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从他温柔的语句里,从他充满深情的眼神里,她能读懂这句话的意思。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过总有那么一个,或者几个人,在别人离开筵席之后,陪着你收拾残局。

    臭蛋和毛球,也许只有离开杨怀仁,去到大自然之中,那才是它们最能感受到自由和快乐的天地。

    而像何之韵,王夏莲和兰若心,在她们心里,只有留下来,留在杨怀仁身边,才是她们能感受到幸福的美好世界。

    人生就是要走不同的路,才会明白什么叫坦途,什么叫崎岖;经历不同的事,交往不同的人,才会明白什么叫匆匆而过和一生相守。

    钦差队伍再次回到宽阔的官道,已经进了秦凤路辖下的凤翔府。凤翔府是秦凤路的路府所在地,也就是后世的宝鸡市凤翔县。

    杨怀仁怕了那些沿路接待他的州县官员和士绅们,也不愿意再去应付他们那些场合,所以这一次来看望游师雄老将军,他的钦差仪仗留在了后边,而他则带着兰若心,天霸弟弟以及十几名府卫亲兵微服前往。

    进了凤翔府城内,一路打听寻见了秦凤路大总管府。

    杨怀仁一开始进了凤翔府城内的时候,觉得这里不论经济发展还是热闹程度,顶多也就跟中原地区的一个县城差不多。

    不过当他见了游师雄的大总管府的时候,才发觉这座大总管府,也真是太寒酸了,要是放到东京城内,连一个富户大宅的气派程度都比不了。

    杨怀仁想了想倒也不算是吃惊,游师雄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性格,不太在乎所谓排场之类的东西,注重实际,只要总管府能起到它的行政职能就好了,没必要花大钱修葺的多么富丽堂皇。

    尽管朝廷上下是重文轻武的,但是对于西北边地的军费等开支,确实从来不曾少过的,一座秦凤路大总管的总管府,按说不应该这么寒酸。

    杨怀仁想来应该是游师雄把修府邸的钱都花在了他认为更需要钱的正事上了,所以有点替游老将军不值,很想对他说你就是再省,也省不出一支强大的军队来给你用啊。

    吩咐一个亲兵上去敲门,很快门就开了,从门里露出一个年轻的小厮模样的人来。

    这青衣的小厮见外边来了十几个人,只是扫了一眼便看清了来人都是一身普通的行商打扮,似乎心情忽然就变得不好了。

    “你们这些商人怎么回事?听不懂人话么?早就说了咱家的总管不管你们的这些鸟事,以后别来烦扰我家大总管了!”

    说罢便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推了一把去敲门的侍卫,立即就退回去关了门。

    杨怀仁一脸懵逼,转过身来走了几步,抬起头来再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匾,的确是秦凤路大总管游府的字样,才知道他没有找错了地方。

    接着他再次走到门前,扒拉开那个也在发愣的亲兵,举起拳头来就往大门上猛砸了起来,嘴里还大喊着,“姓游的,你给老子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