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独臂大棒槌(上)
    “姓游的,你给老子出来!信不信老子把你的破总管府给拆了?!”

    杨怀仁大声叫嚷着,好像生了多大气一样,门里边小厮一听到外边有人扯着嗓子骂他们家老爷,还用力的砸门,也是惊得外酥里嫩。

    他心说这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他在凤翔府活了这么多年了,不管是官府里带着翅帽儿当官的还是边军里骑着高头大马当将军的,哪一个见了他家老爷不是恭恭敬敬?

    就算是他这样一个大总管府上当差的小厮,在府上虽然是个仆子,可出了这个大门到了外边,不论谁见了他这个总管府的人,也是要礼让三分的。

    今儿个倒好,不知哪里来了个愣头青,竟然敢在游将军府门外大声叫嚣,还真是胆大包天。

    不过当眼下就他一个人,外边可是十好几口子人,还有一个他从没见过那么高的大壮汉,他若是再开了门,外边人要是冲进来,他可抵挡不住。

    为了防止惹出什么乱子让老爷怪罪于他,他还是回府上喊了府上的侍卫来解决面前这个局面比较妥当。

    于是他冲着门外大喊着,“你们是哪里来的不要命的?胆敢在大总管府外捣乱,仔细你们的小命,等我喊了府上的侍卫出来,一定给你好看!”

    杨怀仁听着门里小厮的声音越来越远,便知道他回府里喊人去了,他也不惊慌,后退了几步,对门里边喊着,“你快去喊人,老子等着你给我好看!”

    兰若心摇了摇头,心知杨怀仁这是又上来脾气了,忙上去劝道,“你看你,好好地又乱发什么脾气呢,为了一个小厮,不值当的。”

    “能怪我吗?”

    杨怀仁指着大门口说道,“这小厮见咱们装扮是商人的模样,便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子来,好似咱们矮了他一头似的。

    我就像问问,商人怎么了?他游师雄要搞新式军粮的时候,不是也求了我这个商人吗?

    怎么?此一时彼一时,用完了我就又看不起我了?这不卸磨杀驴么……”

    天霸弟弟本来听的仔细,等杨怀仁嘴里说出“卸磨杀驴”四个字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哥哥又说错话啦,哪有自己说自己是……驴的?哈哈……”

    杨怀仁一脸烟线,冷不丁一脚踹在天霸弟弟大屁股上,“就你耳朵尖,你去砸门去,我砸累了!”

    天霸弟弟只好嘻嘻哈哈地走上去替了杨怀仁砸门,他那力气可不是杨怀仁能比的,还没砸上几下呢,游师雄的总管府的大门也不知道是不是豆腐渣做的,“哐啷”一声,半扇门从门框上给砸了下来。

    “哎吆,叫我给砸坏了……”

    天霸弟弟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回头看了一眼杨怀仁,再转会头来往大总管府里望,便看见方才那开门的小厮已经领了七八个总管府亲兵模样的人气势汹汹地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亲兵们本来听了小厮的话,以为他大惊小怪,根本就不相信凤翔府地界上会有人对他们家老爷不敬。

    可等他们走了出来,却发现外边来的人不仅是对他们老爷不敬了,竟然还把总管府的大门给拆了半扇下来,这一下心中那个火啊,全表现在了一脸横肉的脸上。

    “泼厮,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这里是哪儿吗?”

    杨怀仁见开口的这个汉子,像是这帮亲兵的一个头领,这人身材高大,差不多和烟牛哥哥那么高,身形粗壮,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

    只不过这个汉子有点奇怪,没有了一条左臂,是个独臂的壮汉。尽管如此,他见了比他还高半个头,比他还要壮了半分的天霸弟弟,也全无惧色,嘴里大骂着,便要冲上来动手。

    天霸弟弟没有杨怀仁的许可,知道这是总管府上的亲兵,也不敢莽撞地上去就跟人家动手,忙退后了几步,退到了杨怀仁身前。

    杨怀仁这下觉得好玩了,反正也把游师雄家的大门给砸烂了,游师雄本人又不现身,现在说什么人家听不进去了,不如就陪这个独臂的汉子玩玩。

    “老子管你是哪儿呢?来者何人,先报上名来,不够格的老子可不待见。”

    “哼哼,你倒是硬气,怕是过会儿你就要哭爹喊娘了吧?”

    独臂汉子心中惊奇,仔细打量了下杨怀仁,觉得这人仪表堂堂的,像是个读书人,口气虽然大了些,可是看样子不应该是个无理取闹的人。

    他跟了游师雄十几年了,地位高绝的文臣武将也是见过不少的,虽然面前之人穿着一身寻常的商人衣袍,可他隐隐地觉得,这个人不一般。

    有了这样的感觉,独臂汉子便谨慎了三分,心里想着今天的事情可能不简单,这帮人也不像是寻常的泼皮无赖,更不像是普通的商贾人家。

    他脑子里迅速的转了几圈,心想着老爷平时为人正直,从不趋炎附势,官场上是的罪过某些人的。

    也许就是这些官场上被老爷得罪过的人,想出了一个什么阴谋诡计,想骗老爷上当,所以他尽力冷静了一下,怕他一时鲁莽,给老爷惹了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回来。

    “在下是大总管的秦兵侍卫一名,名叫韩大棒槌,你又是何人,报上名来!”

    “韩大棒槌?”

    杨怀仁重复了一次,“你这名字还真接地气,不过我喜欢。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齐州杨怀仁是也,你赶紧回府通报你老爷一声,就说他的一个小友来访,叫他赶紧出来迎接!”

    那个值门的小厮没多想一些,见家里大门被人家拆了半扇,他去喊了老爷的亲兵韩大棒槌出来,本以为韩大棒槌会带人把这帮捣乱的无赖商人暴打一顿,不料韩大棒槌并没有直接动手,还跟人家道起了门户出身来了。

    等门外那个人报上了名字,他便听着有点耳熟了,不过一时之间也没想起在哪儿听过,但是这人年纪轻轻的,还真是大言不惭,竟然说要他家老爷亲自出门来迎接他,你说气不气人?

    韩大棒槌却是怔了一下,接着立即便明白了他面前这个书生模样的人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