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终极无赖(下)
    “这屎盆子太大,你别逮着我往我脑袋上扣,我脑袋小,顶不起!”

    杨怀仁赶忙把责任往外推,“其实吧,小子是了解你的想法的,这些官场上的人情世故,你打心眼里不喜欢,也不想参与。【】

    但是人活在世上,很多是事情是免不了的,谁都有个亲戚六壬,也正是这些复杂又纷扰的人际关系,让我们感受到我们是活在世上的。

    你想清静,可是事情就偏偏来找你,你能怎么办?总不能六亲不认吧?”

    游师雄刚要插话反驳,杨怀仁立即话赶话地接着说道,“你也别烦躁,更别说这些事就是不好的现象,我这么年轻都没有你那么愤世嫉俗。

    愤世嫉俗,听着好像是夸奖一个人多么清高似的,实际上就是不食人间烟火,说难听点,就是愤青,愤青这个词你懂不?

    其实没必要为了这些事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你府上再寒酸,几个管事还是有的吧?

    把事情甩给他们去做就好了,你不一定非要露面的,他们买个几十头牦牛,还值当的你一个大总管亲自接待?

    这些都是身外事,你有你的想法和原则,你也可以不喜欢,但不用为难自己。只要你的心底清静,心境自然无限宽广。”

    游师雄听来听去,觉得杨怀仁竟然说的很透彻,也很有道理,不自觉地就点起头来表示了对这些话的赞同。

    只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心道这小子原来不就是个他口中说的那种愤怒青年嘛,怎么今天突然就换了性子了?

    “杨怀仁,你啥时候长大了的?我老游怎么不知道?这不才不到一年的工夫嘛,没想到你都开始给老子说教了。”

    “哪里那里,”杨怀仁故作谦虚,“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就聪明,学什么都快,别人还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聪明,你说气人不?”

    “哈哈!”

    游师雄挥起一直大巴掌来想往杨怀仁脑袋上呼一巴掌,可又想起来这小子眼下是钦差,这么做似乎不太合适,便虚舞了一下,佯嗔骂道,“你小子脸上贴了几层牛皮,脸皮咋连针都扎不透呢?”

    “人活在世上,要想不生气,就得会耍赖皮。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这道理走到哪里都是说得通的。”

    游师雄叹了口气,摆出了一副过来人的严肃样子和口吻,“话有道理,不过也得有个限度。你前阵子是为大宋立了功劳,官家赏识你,才这么放纵你。

    不过你也不能总跟别人耍无赖,朝堂上水很深,你就是再聪明,没有十年几十年的历练,也不是能玩得转的。”

    “多谢游老将军提点了,小子也知道,所以你可能不知道,我现在虽然名头越来越多,官职爵位也越来越大,官家也跟我扯东扯西的提起过让我进入朝堂帮他的事。

    不过嘛,我都用些小孩子耍赖一般的理由给推脱了。朝堂上涉及的权力和利益,我不想沾,也不想碰,所以不论我在外边怎么闹,只要不去抢他们那些大佬们的东西,他们就没把我当回事,就当我小孩子罢了。

    就像这次出来替官家办差,说是给我个钦差这么大顶帽子,实际上这点权力,朝堂上那些大佬们根本看不上眼。

    钦差听着挺唬人的,实则就是给他们跑腿干活的,而且还是他们谁都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费力不讨好的那种。

    有些事也不怕你知道,官家给的圣旨是让我去巡察西南诸州诸县,其实这都是幌子,大西南大理国那边,可能要出事。

    这样的事没有利益纠葛,更没有油水,所以他们对官家这样的圣旨,不但没有半点意见,反而乐意见到我出京去瞎逛一番,也省的他们总担心我惦记着他们碗里的肉。”

    “呵呵,这比喻好!”

    游师雄接话道,“你做的对,我也看出来了,咱爷俩有些事想法是一样的,官场上务虚的人太多,务实的人都快成了稀有动物了。

    新政旧政来来回回反复了几次了,大宋也没因为实行了新政就变强了,也没因为恢复了旧政就变得更弱。

    很多事,走到这一步,不是表面上变变法就能立即解决的,一棵参天的大树,如果树根长了虫子了,不论你如何去修建枝叶,都是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的。

    朝堂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但边地的军务我相信没有人比我更明白。咱们大宋的边军在西北守了一百多年了,可土地该丢的还是丢了,而且大多数都是白白送个人家的。

    百姓能逃的还是想逃,在边地生活还是太苦了,被胡人们扰地没法好好过活,能有个几年安稳日子,老百姓都得对老天感恩戴德了。

    可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家,人的根在这里,要不是实在活的艰难,谁愿意离开?也不过是无奈之下的艰难选择,而走不了,回过头来继续过这样的日子,是谁也不愿意的。

    边军里的将士们,也是不容易,多少人来边地参军的时候还是翩翩少年,怀着一腔热血来了,可边军生涯给他们留下的,大多都是不愿意想起来的回忆。

    等到他们下一次能回到家乡,已经是两鬓斑白了,人的一生就这么耗在这里了,这世上的事,还有比这更让人痛惜的吗?”

    游师雄说着说着变得有点激动,杨怀仁也明白,感叹青春逝去,是每个人都会感到痛苦的事情,自己的,或者别人的,只能尽量不去想,不去说,在日复一日的慢慢苍老中去习惯,去接受。

    时间就是这么残忍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从新活一次。

    杨怀仁忽然想起点什么来,也许告诉游师雄会让他好受一点,而且不用担心因为他提前告诉了他,而会改变历史,杨怀仁本来就是要改变这一段历史的。

    “老游,”杨怀仁摆摆手,示意游师雄凑过耳朵来,游师雄不明所以,直道是杨怀仁有什么官家的意思好说给他听,便顺从的伸过了脑袋来。

    “西北的事情,等过了年,会有点变化,好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