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商道与王道(下)
    游师雄如今是军职,不过他出身也是个读书之人,是通过科举入仕为官的,从这方面讲,说明他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才。

    而从性格上看,游师雄这个人为人正直,为官清廉,更不追求生活上的享受,做事讲究实际效果,这一点从他吃的穿的住的用的,都能看出来的。

    他原本对于商人这个行业,虽然谈不上是多么讨厌,但也不能说喜欢,他能跟杨怀仁这样的人交朋友,还能成为无言不谈的忘年之交,便证明他交朋友是看人的秉性的,也并不是看不起商人的。

    只不过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他见识到了那些商人背后不好的一面,所以才有了他在杨怀仁面前发牢骚的那些话。

    当杨怀仁因为他那句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些小牢骚的话,引来了杨怀仁一大通反驳的时候,他也意识到刚才他也许有些失言了。

    “那个,我倒不是看不起商人,也认同你说的各行各业的存在,都有他们的道理的话,只不过你说王道不如商道,我有点听不懂了。”

    游师雄也谦虚,不懂就是不懂,不会因为杨怀仁是个后辈,是个年轻人,他这个老人怕在年轻人面前丢了面子就非得不懂装懂。【】

    杨怀仁呢,也不会去误会游师雄,他们见面次数其实也没有几次,不过一老一少之间,还就是谈得来,也能说些交心的话,甚至犯忌讳的话,也不用担心对方会出卖自己。

    杨怀仁接下里的话,也许就有点犯了忌讳的,不过在场的人不多,也都是他和游师雄信得过的忠诚之人,所以也就没有把众人屏退了说悄悄话的必要。

    “所谓王道,便是统治者以圣人之礼,仁义道德来教化万民,让天下百姓知礼,循礼,然后把这个礼仪传承下去。

    其实说白了,不过是统治者们用他们的价值观去影响百姓们,让他们去遵守这一套,好让他们的统治持续下去而已。”

    这样的话说深奥也深奥,说浅显也浅显,只不过是看听到这话的人怎么去理解。

    像在场的人之中,天霸弟弟和韩大棒槌两个壮汉,似乎就听不懂这话里的意义所在,只是当读书人讲了个什么道理,根本不关他们什么事。

    而像兰若心这样的人,话听到她耳朵里,还是会引起一些心绪上的波澜的,只不过因为她话也只能听个表面,其中更深层次的意义她也还是分不清,想不明白的。

    可游师雄听了去,就非常懂得杨怀仁话中的道理了。这样的话,也只有私底下说,不能道于外人前的,若是有心之人把这话传出去,被另一些有心之人听了去,给你扣一顶藐视皇权的帽子,那可不是小事。

    游师雄很坦然,“说的不错,千百年以来,为上位者,都是这么办的,而且他们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这世上本就是没有绝对的平等,自然也就有统治者,也必然有被统治的人。被统治的人其实不关心自己是不是被统治的,只要统治者给他们好日子过,他们根本不在乎谁是统治者。

    只不过是祖宗怎么活的,他们还是怎么活,教化了长期形成的思想意识形态,已经根深蒂固,也并没有什么人觉得不妥。

    那些少数占山为王的,或者心怀不轨的,也并不是一些看透了的聪明人,只不过是一群随心所以为所欲为之辈罢了。

    你说的这个王道,和商道又有什么关系?”

    杨怀仁笑道,“千百年来王道讲究教化万民,其实确实也没有什么不妥,只不过在现有的条件之下,以王道来治国治世,似乎太单调了,没有足够的动力能推动社会向前发展,也没有足够的有效措施来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

    历朝历代,最初形成的时候,王道确实可以让万民归心,大家齐心协力建设在战乱之中毁坏的家园,自然是会欣欣向荣的。

    可到了百年之后,不论是曾经多么强大的国家,像汉唐这样曾经強极一时的,也还是逐渐没落了,然后便是灭亡,被新的朝代所取而代之,然后又是一轮相似的轮回。

    不是说王道不对,而是说王道似乎缺少了点什么,好比一条腿走路,人就容易跌倒。而商道,便是一个社会发展所必须的另一条腿。

    商人逐利,并不是商道的全部,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每一个人,生活在世上,都有自己想得到的,想拥有的东西,追名、逐利、贪权、好色,等等等等,都是生来便有的本性。

    这些原始的欲和望,是很正常的存在,没有必要觉得是羞耻或者什么别的,只要在合理的道德和法制约束之下,去追求这些东西完全合情合理。

    商道便是用人们的这些追求,去支配人的思想,让人主动地去做事,也让人知道,想得到更多,就的付出更多。

    付出得到回报,也是人间的真理,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你想象一下,如果用教化的礼和理,去限制和打压人们这种追求,是不是限制了社会的发展,国家的进步?”

    游师雄沉思着杨怀仁的话,不时地点点头,又摇摇头,好似理解了一些,有一些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杨怀仁也明白后世的思想也许讲给一个古代人听,他不能在一时之间立即明白,然后接受是他早预料到的事情,所以也没有要强行把自己的想法加给别人的意思,只是一种平淡的表述而已。

    “再把这件是反过来想,如果制定了相对完善的法度来限制人们的非分之想,让他们在法治之下去合理的追求他们想要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人去付出,也会有更多的收获。

    当整个国家上上下下都这样做的时候,那是不是百姓生产了更多东西,创造了更多的财富,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而国家也有了更多税收,边军也有了更多的军费?

    所有人都积极地去生活,我们还用担心百姓里有懒汉,军队里有混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