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互利
    杨怀仁对游师雄并没有任何隐瞒,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游师雄听的认真,尽管他很怀疑事情的发展,会不会像杨怀仁幻想的那么顺利,不过从杨怀仁真挚的话语里,他还是感觉到,杨怀仁是个有梦想的人。

    且先不论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太大,光是从杨怀仁的判断里,游师雄就仿佛真的看到了一座高大巍峨的大型城市座落在自己的眼前。

    江南之所以富庶,除了自然条件的因素以外,江南地区远离边地,没有战乱,才让江南保持一种持续的发展姿态,也就有了如今的鱼米之乡。

    而西北边地就完全不同了,深处内陆地区,土地贫瘠,人口也稀少,自然环境和地理环境的恶劣,已经制约了西北地区的各方面发展。

    加上连年不断的战乱,来自番邦胡人的不断侵扰,让这片土地很难有一段长期的可以稳定发展的时间。

    但是这不代表西北边地就没有办法去发展经济,它也有它天然的区位优势。

    从杨怀仁的角度去看,当时的海洋贸易虽然有,但是实际的货物进出口量十分小,贸易对象也基本局限在亚洲东部和南部的一些国家,最远到南亚和东部非洲的少数几个地区来的船队,一年也不过一两支罢了。

    而陆上和西域以及更西方的国家之间的贸易,绝大多数货物还是走陆路,而地处西北的秦凤路边境诸州,便是大宋主要和西域各国贸易的口岸。

    但是近百年来,由于西夏横隔在大宋和西域各国之间,把持着大宋和西域的贸易通道,让大宋和西域之间的贸易往来和人文交流都处于停滞不前的阶段。

    西夏并不是不允许大宋和西域的的商贾往来大宋和西域之间做生意,但是他们会从中收取高额的过关税,而且大规模限制货物的种类和数量,只允许本国的商人经营诸如马屁,茶叶等利润高昂的货物。

    这就导致西北边地没办法通过商贸的手段发展经济,从某种程度上说限制了大宋西北的发展。

    所以宋夏之前几次的战争,并不是单纯争夺几州几县的土地和疆域那么简单,这里边更深层次的原因,才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利益所在。

    历史行进到这个时刻,西夏和大宋之间的注定会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而为此前多年争执做个了断。

    章惇这个人,就是非常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所以他重回朝堂,并被赵煦任命为宰相之后,除了协助赵煦推行他的新政之外,对西夏战争的准备,就是他现在在做的最重要的事。

    赵煦当初派章惇这样身份的人去参加一场不痛不痒的庖厨学院的落成仪式,就是有他的想法的。

    章惇也许以前对杨怀仁这个人不算了解,但是通过沙场点兵的事情之后,他一定是对杨怀仁印象深刻的。

    在从别人嘴里听到许多有关杨怀仁曾经做过的事情,加上那一次酒席上敞开心怀的长谈之后,章惇也就明白如何去利用杨怀仁,去帮助他实现他的政治理想了。

    不管章惇是利用杨怀仁的新奇想法也好,用他训练禁军士卒的方法也好,还是利用他的财力也罢,对于章惇要做的事情,杨怀仁在这其中都会起到中看不透摸不明,却又十分重要的关键作用。

    杨怀仁对此是心中有数的,他自然知道章惇有些话,有些事,点明了是要利用他的,而在他看来,他又何尝不是利用章惇的政治理想,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呢?

    政治嘛,说白了就是相互利用,互相达到各自目的的过程,这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互利”的真正解释。

    杨怀仁也乐得被这样利用,所以当他出京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一切。

    偷偷地微服来探访游师雄,看上去是随心之举,但实际上是他计划之中沿途要绕路必须去做的一件事。

    对游师雄袒露了许多事,也是让游师雄做到心中有数,既然山雨欲来,就让他先预先做好准备,包括物质上的,也包括心理上的。

    杨怀仁为西北做的所谓两件好事,一方面是他的确有心为西北边地的人民和边军将士们做点实事,另一方面在杨怀仁的计划里,他也是从这两件好事里,将得到巨大的利益的。

    如果他所预料的没有错,未来的几年内,如果他所圈起来的地方真的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边贸基地,那便是将来大宋和西域贸易的最大的商品集散地。

    这里边有多少利润,能赚多少钱,那是难以计算和想象的。

    当然,除了他自己将获得巨大的利润和财富,整个大宋也将得到不少好处。民间的好处自然不用多说,大宋物产丰富,商人把这些物产贩卖到西域,会很大程度上促进本地各种产业的提升。

    民富,不敢说惠及每一个人,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百姓生活水平的提升,那是可以预见的。

    而国强,则要看这件事不断酝酿发酵之后的效果才会更加明显。

    比如大宋最缺乏的马匹,就会在数量上和质量上又一次很大的革新。以前被大辽和西夏严加控制马匹的贸易,大宋也是无奈的。

    大宋的马匹存圈量本来就不算多,而且这些马匹里,大多是用于农作的骡和马,真正的适合做战马实际上非常少,大宋当时禁军中战马只不过三万余匹,要真拿这三万多骑兵跟北方的大辽打起来,一战两战就会损耗殆尽。

    如果大宋和西域的商道没有了阻隔,大宋就不必再受限于大辽,转而从西域引进和购入优良的西域马匹。

    马匹多了,朝廷也不必再强制西北和北方某些地区的民户养马,而是选择一种更高效更集中的,由朝廷牵头的大规模基地式的圈养马匹的方式。

    这样一来,禁军和其他边军厢军的马匹需求,会在短时间内得到缓解,而那些被逼无奈帮朝廷养马的民户也会被解放出来,从事其他的自己喜欢和擅长的行业,过上更好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