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龙门镖局(下)
    新收的糜子,蒸熟了磨成泥,可以做成窝窝或者锅塌塌,类似后世玉米面子烤馍一样的民间食物,是秋末初冬时节里寻常百姓的主食。【】

    味道很特别,是一种包含着辛勤农作的人们勤劳和汗水的味道,吃到嘴里不一定那么顺滑,却有一种回甘的奇妙。

    油豆腐皮经过调味,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被当地人叫做“假鱼”的小吃,能让缺少鱼类供应的汉中地区的普通老百姓们也能吃上类似于鱼的味道。

    秦岭里的山核桃捡了回来,磨成粉子混到面粉里,便做出了核桃烧饼,就着一碗打了蛋花的醪糟吃下去,满嘴里都是核桃的香味。

    杨怀仁沿着兴元府夜间的主要街道,一路走一路吃,因为吃过了晚饭,所以每一样街面上的小吃也只能稍稍尝上一口,让唇齿之间感受一下汉中的味道。

    天霸弟弟就不同了,每一样是几乎都要大快朵颐一番的,走完了整条路,他的肚子也已经鼓了起来,显得他原本就巨大的身形又大了一圈。

    不过这位御封的大胃王可不是吹的,尽管已经吃成了这样,街尾的一家枣馍店里,他还是打包了一大包,说是晚上睡觉前要是觉得饿了,这些枣馍就权当做是夜宵。

    杨怀仁这个当厨子的,自然是看到人吃东西吃的开心,他也会不自觉地感到一种幸福感,不管那些食物是他自己烹制出来的还是掏钱买的。

    正准备寻了路径回住的地方,小七忽然停住了脚步,目光凌厉地回头扫了一眼街道,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有杀气。”

    杨怀仁差点一头栽倒,天霸弟弟惊的枣馍扔了一地,立即护在了杨怀仁身边,兰若心扭过头去看看他们一路走过来的方向,又看了看紧张兮兮的小七,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这一路走过来,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就好像……”

    杨怀仁如今也是修炼了吐纳呼吸之法的人,他也感到了些东西,只不过之前没搞清楚是什么,如今见小七和兰若心都这么说,才插嘴道,“就好像是被人跟踪了?”

    杨怀仁嘴上说着话,心中却是觉得好笑。他实在没有什么可跟踪的,即便他这趟出来是钦差的身份,可如果是要对他不利,也不必等他到了汉中这地方才要动手。

    再说了,就算是真有人要刺杀他,出京也好多天了,他身边那么多武功高手们,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发觉,况且谁又会一路跟着一位钦差大人默默走了一路呢?

    有事相求?那也说不通啊,他来了兴元府也大半天了,有事相求的话,也早该现身了,比如拦个官轿玩血书告状那一套影视剧里常有的套路。

    那这小七口中的杀气,又从何而来呢?

    杨怀仁回头望着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赶着回家吃饭的脚夫,吃了饭没事瞎溜达的书生,摆摊子贩卖小吃的商贩们,三五成群寻找着自己喜欢的摊子的闲汉们,单是看上去,这些人实在是普通的很,并没有什么值得可疑的人物。

    就算有,人家既然隐藏的那么好,也不是杨怀仁能从茫茫人海中能抓的出来的。

    小七也似乎觉得自己刚才太紧张了,“呃……,方才我说的有点夸张了,不过嘛,咱们这一路走过来,肯定是被人盯上了,我的感觉是绝对不会错的。”

    兰若心对这个说法比较认可,“也许只是个市井里的小偷小贼,见咱们不是本地人,便打了偷窃钱财的主意。

    也或许是哪家里偷偷溜出来云英未嫁的小娘子,在这大街上寻找她的意中人也说不准。”

    说着她不怀好意的瞅了杨怀仁一眼,杨怀仁低头看看他身上的装扮,尽管已经换了便袍,从颜色上看也不是特别惹人注意,但他如今穿的衣服的质地还是很考究的,明眼人能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青年人一定是出自大富之家的。

    照这么看,兰若心的推断还是比较准确的,有人盯着他,要说伺机要刺杀他,那就太没道理了,杨怀仁觉得他也没有那么大仇人,非要取了他的性命不可。

    既然不是要命,剩下的人会这么做的,只有偷窃钱财和劫色了。

    杨怀仁想到这里,忽然暧昧地笑了起来,用一种挑逗的语气说道,“劫财嘛,哥们有的是,不用你劫,哥送你些也无妨。

    要是劫色嘛……哥们长这么大了,到今时今日才遇到个劫色的,是不是说明哥们的样貌还不足以跟潘安相比呢?那我也太失望了。”

    “油嘴滑舌。”

    兰若心佯怒瞪了他一眼,“不管如何,还是小心为好。毕竟汉中这地方,是出过不少响当当的江湖人物的,能不招惹他们,那就不要多事。”

    杨怀仁点点头,他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多事,多管穷苦人和弱势群体的闲事,但是像朝堂上的所谓大事,还有这等江湖中的事,他还是没多少兴趣的。

    只不过这一次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有人跟踪他,或者说有人在暗处一直盯着他看,总是让人心里觉得不爽。

    他脑袋转得快,伏下身去在小七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大喇喇地挥了挥手,“走,咱们也吃饱喝足了,回家睡觉!”

    兰若心和天霸弟弟很快就明白了杨怀仁的用意,便跟上了他的步伐,从灯火阑珊的街道上转入了另一条光线黯淡的小巷子里。

    再从这条小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四个人便变成了三个。又多走了几步,兰若心忽然停下了脚步,深吸一口气道,“刚才那个一直跟着咱们的人,已经不见了。”

    “唉……”

    杨怀仁挠了挠鼻子,“可能还是被他发现了他们的意图,也不知道小七能不能跟得上他。”

    等三人溜达着回到官驿,小七已经在大堂里等候了。杨怀仁走上去笑着问道,“可跟着那个人了?”

    小七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这人轻功十分了得,起先我跟了一会儿,可到了龙门镖局那个街口,人便跟丢了。”

    杨怀仁瞪大了眼睛讶道,“又是龙门镖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