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春点
    兴元府的早晨已经很冷了,但街面上却非常热闹,大概是因为就要入冬的缘故,城里的人早早就出门采购成麻包的粮食和蔬菜,为了漫长的冬季里能有食材给家里人做饭做菜。【】

    苋菜、萝卜、白菜还有菠薐菜,总是最寻常的,或腌制成咸菜,或晾干成菜干,尽管会损失不少的营养成分,却也保留了鲜菜的香甜味道。

    豆腐也是不少,一扇一扇的买,买回去淋一层薄水放到背阴的风口上,冻成了块,不但能够保存很长的时间,解冻之后便成了冻豆腐,比起鲜豆腐来,又是一种别样的风味。

    肉还是不太舍得买的,因为大多数老百姓囊中羞涩,手里能提着一提腊肉的,那都是今年的光景比较好的人家了。

    而城外的庄户人们也趁着这个时候把自家秋上刚打的富余的收成,晾干了驮到城里来贩卖,换些不留手的铜钱儿。

    倒不是钱热烫手,只不过是早上刚卖了钱,中午就拿这些钱扯了些麻布,好回去给自家的婆娘们,让她们制作过冬的衣裳。

    偶尔也从衣服的对襟里露出一抹鲜红来,估摸着便是偷偷扯了几尺带颜色的花布头,做成了棉袄个自己个儿娘子穿在身上,在庄子里可都是有面子的。

    五文钱一个的糖人儿,直接便插在衣袖上的补丁缝里,这是给孩子们预备的,一个糖人儿,就能他们舔上好几天。

    人们来往匆忙,脸上却总有一种难言的笑意,看来今年又是个好年景,汉中平原的肥沃土地,又用她的身体给了几十万百姓们一个丰饶的年景。

    龙门镖局的大门两侧,都是有摆摊的小贩的,靠着院墙,晒着暖和的阳光,抄着手叫卖了几声,便又和身边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懒洋洋地说着话。

    而镖局的正门前的街面上,却自然而然的被人们让出一片空旷的区域,可见龙门镖局在当地人的心中,还是很有地位的。

    门前的宫灯已经撤了,红色的大门迎着太阳敞开,让阳光斜射进院落里,早被踩得泛了光的大理石地面,在明光里显得格外的圆润。

    杨怀仁改扮了一个寻常商贾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龙门镖局。镖局里的摆设和杨怀仁起先预料的是又有相似又有不同。

    院子里并没有摆设十八般兵器,更没有供镖师们练习武艺的木桩,中堂的门前挂着两道番子,一边写着“正义”,另一边写着“助人”,好似杨怀仁走进的不是一家镖局,而是一个山寨的什么堂口。

    在杨怀仁眼里,镖局标榜“正义”和“助人”,跟占山为王的山贼挂一面“替天行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既然干的是那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计,又何谈正义和助人呢?难道你还免费了不成?打家劫舍的偏偏自己骗自己是替天行道,不知道老天知道了要打多少雷才能把这帮睁着眼说大瞎话的人们给劈死。

    待客的正堂里同样挂着一块大匾,恐怕人走进来看不见那么大,上边也不知谁写了两个方方正正的大字“忠义”,却始终不见任何地方出现一个“镖”的字样。

    站在大堂里,便能隐约听到后院二进的院子里有呼呼喝喝的练武之人的喊叫声了,杨怀仁本想多走几步探过脑袋去往后院里一看究竟,却立即有个青衣缠头的镖师迎上来,询问客人是不是要走货。

    “这位客官,敢问走的什么毛子?是走轮子还是走滑皮子,卜长卜短?”

    杨怀仁一脸懵逼,倒不是听不懂此地的方言,而是听不懂刚才那段话里除了客官之外的任何一个字眼。

    不过愣了片刻,他立即便明白了,这年头干点什么买卖的也真不容易,开当铺的有他们专用的术语,开镖局也有他们的行话,总是让外行人听不懂了,才显得他们所从事的行业高大上。

    杨怀仁心说我们做厨子的就正大光明没有什么好忌讳或者隐藏的东西,不需要用另一种隐喻的字眼来表达什么。

    兰若心见杨怀仁的面部表情,便知道他又听不懂了,怕什么话从他嘴里忽然冒出来露了身份,忙凑上去在他耳边小声解释。

    “他说的是镖局这一行的唇典,也**点,也就是他们这一行专用的行话、烟话。目的是防止外人听了客人和镖局之间的秘密去。

    毛子就是钱,这里也可以指你要委托他们镖局押送的货物,轮子就是走陆路,滑板子就是走水路,卜长卜短,就是问你要押送的地方远近了。”

    你姥姥的,杨怀仁听完了兰若心的解释心里对那个青衣的镖师骂道,出来走江湖的没一个会说人话的,整出这么多鸟语来也不知道干毛。

    还什么滑板子是走水路,难道你在江河湖海里玩滑板不成?也不怕淹不死你被河里的大王八给你叼了去,靠!

    杨怀仁张嘴想回那个镖师的话,一琢磨人家说烟话,自己说大白话,好像自己有点山炮似的,用眼神给身后的兰若心示意了一下,让她答话。

    兰若心早想好了他们今天是装扮成有货物要委托龙门镖局来押运的商人,不好让人家觉得他们太懂江湖上的事情,可又不能像是第一次来光顾镖局的生人露了怯。

    他稍作思考,便指了指杨怀仁,答道,“这位客官是个海拉子,有批漆了红要送到东京城,不走天高,走哈武板子,不唱戏,不拜神堂,详细的情况,还要请你们当家的出来商议。”

    那青衣的镖师听了兰若心一席话,眼睛瞪大了一些,重新瞅了瞅他们四人,这才抱拳说道,“客官稍待,我便去请我们当家的出来说话。”

    他转身走进了后院,很快便有几个丫鬟端了茶水点心出来,等中堂里只剩下他们四个人的时候,憋了好久的杨怀仁这才开口问道,“你刚才……说的啥?”

    兰若心小心的四周察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偷听,才掩嘴一笑,对杨怀仁身后的扬了扬头,“你身边有不是还有能听懂的吗?”

    杨怀仁扭头看了一眼和他一样懵逼的天霸弟弟,立即转向了小七,“你来翻译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