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章:挑拨离间
    杨怀仁判断里,铁香玉作为龙门镖局的总镖头,去跟踪他肯定是有隐秘的原因的,从她的表现来看,她跟踪杨怀仁又不像是有敌意的,便让杨怀仁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不论什么人,做一件秘密的事情,肯定是有他的目的的,铁香玉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偏偏挑了杨怀仁去跟踪,而且她这个目的,好像也不是多么忌讳,她似乎有意端着架子,等待杨怀仁拿出什么条件来去换。

    杨怀仁也清楚这一点,铁香玉一定有她的利益牵扯,才会做出这么一件有可能危害她龙门镖局的事,所以不能简单的用官场上那一套,或者江湖上的那一套来看待这个问题。

    既然牵扯到利益,那不如就用商人的那一套行事的准则,来试探一下铁香玉。

    “铁总镖头,咱们聊也聊了,打也打了,能不能不要绕弯子了,我今天来什么目的你也心中有数了,不如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烟灯瞎火里万一我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那就不好了。”

    杨怀仁的话有点污,不过这次兰若心比刚才可镇定了,她心里知道这是杨怀仁要把话题重新引回到他的此行的目的上来,所以神色轻松,不再去由着性子胡乱的琢磨了。

    铁香玉整了整刚才因为和兰若心交手而松散了的衣衫,悠然地走回到座位,而这一次因为杨怀仁识破了她的真实身份,也没有再做作,而是直接做到了主位上。

    而她原来的作为因为方才打架被踢翻了,李坤便没了地方落座,不过他好似很自然地站在了铁香玉身后,一言不发,同样神色淡然的望着前方不知道什么地方。

    铁香玉没有立即接话,而是慢吞吞地去重新取了一直茶杯出来,自斟自饮了一杯,这才舒了一口气笑道,“还是这位俊俏的小哥儿说话好听,我咋那么喜欢听呢?”

    说着她瞟了一眼兰若心,发现兰若心这次不动神色只是回望着她笑,便知道再去从兰若心这里找麻烦是找不到了,又开始打起了天霸弟弟和小七的主意。

    “这两位好汉,是你贴身的护卫吧?”

    杨怀仁似乎察觉到了铁香玉接下来要说什么挑拨他们之间关系的话了,便轻巧地回了句,“是我府上的参将,其实就是自家的兄弟,他们怕我一个柔弱书生出门不安全,所以时常结伴出行罢了。”

    铁香玉倒吸一口气,还是接话道,“我看这两位好汉身手都不错,要是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怕是早就名满天下了,何必要替朝廷卖命被江湖人所不齿呢?可惜了啊可惜了……”

    果然不出杨怀仁所料,铁香玉这个冰美人看着美丽动人身材诱惑,可心里还真是坏水不少。

    这年头练武之人心态也是分两派的,一派人练武就是为了为出仕当官,为朝廷效力,盼着能得个什么功劳好光宗耀祖。

    而另一派更多的人,则崇尚习武是为了强身健体和行侠仗义,为国为民似乎不一定要为官为将,而对于某些为了当官不择手段的武人,则是一种不屑的态度。

    铁香玉故意混淆了为杨怀仁效力和为朝廷效力的概念,就是用这种话来激怒他们。

    好在她根本也不了解杨怀仁和天霸弟弟他们之间的生死之交般的兄弟情义,这么一句挑拨离间的话,还不足以让他们在意。

    天霸弟弟根本也不懂她这一套,听了这话似乎都不觉的是对他说的,愣愣地站着不为所动,好似那句话从他左耳朵进去,右耳朵立即便倒了出去一般。

    他的思想意识很简单,谁对他好,谁给他好吃的,他就和谁亲近,至于为谁效力是不是丢了面子,他从来就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小七没有天霸弟弟思想那么简单,不过他出身内卫,经历的事情也很多,能认识杨怀仁,而且被杨怀仁当自家兄弟一样对待,他心里是感激的,自然就更不会真的听了铁香玉的话就兀自伤神。

    不仅如此,他还讥笑道,“说到为朝廷效力,好像你们龙门镖局最大的生意,是为朝廷押送官银和贡品吧?

    你们这么卖力为朝廷效力,不知道你们自己齿不齿呢?”

    李坤听了脸上有点难看了,龙门镖局既然打开门做生意,不论是官府还是民间的生意,只要是不违法乱纪而且有钱赚,那都是来者不拒的。

    江湖中人对此也是非常理解的,从来不把他们接了官府的生意就认为他们是为朝廷效力,可自家铁总镖头引了这个话头,被人接了过去反过来嘲笑,那就有点尴尬了。

    铁香玉脸色同样不喜,忽然发现自己平时行走江湖那一套小算计,对付那些粗鲁的江湖人很好使的小诡计,在杨怀仁这里似乎碰上了铁板一块,完全不好使了。

    杨怀仁本来还好奇,按说一个女人闯荡江湖,由于自身是女性,在古代这种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的局限性下,是很难有很高的江湖地位和成就的。

    可他见识了铁香玉这一套又一套的小算计之后,忽然明白江湖上知名的一座龙门镖局,为什么在一个女流之辈的经营之下,还生意兴隆了。

    倒不是说铁香玉这样的性格,就是不好的,要贬低她,他也明白作为一个女子,掌舵一艘这么大的船,逐渐养成了这样的个性,也是形势之下被逼无奈的。

    忽然之间他又有点对铁香玉产生了怜悯之意,这样的一个女人,也许算是个很有本事的,可她这样的心机和算计,到头来她又图的什么呢?

    也许是她自幼父母离她而去,她不得不面对独自支撑起龙门镖局的招牌,是一种江湖中人的使命感吧,杨怀仁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这样的一生,似乎她也过得并不会那么快乐吧。

    两边相互揣摩着对方的心态,铁香玉先开口了,“你要我回答你的问题,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铁香玉也是要脸面的,总不能你开口问,我便要老老实实交代。

    不如,我给你个机会,咱们比试一下,你若是赢了,我便如实相告,若是我赢了,那么我也只好送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