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念不出来的字条
    铁香玉和小七都已经完成了整个赛程的三分之二,院子里的所有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只听见两人急速的疾驰中,双脚踩在墙头瓦片上而发出来的隐约的“擦擦”声。

    两个人在墙上,几乎也是同时,都用余光察觉到了对方的位置,再跟自己如今所处的位置相比,大致也判断出了这一场比试进行到现在,还没有分出胜负。

    铁香玉心中一凛,她如何也没想到,跟在杨怀仁这样一个当官之人身边的一个侍卫,轻功竟然如此了得。

    她十五六岁就在江湖上闯荡出来名气,可谓年少成名,此后的七八年时间里,她更是因为高绝的轻功名动江湖。

    说起来龙门镖局能屹立江湖百余年,除了她铁家祖辈都善于结交烟白两道的三教九流之外,也必须是有自家的看家本事才行的。

    论拳脚功夫或者刀枪剑戟上的造诣,他们铁家那点东西,还真不太拿得出手,所以铁家祖上虽然一直就是江湖中人,却也没有什么能在江湖上混出过很大的名头的人才来。

    大约百年之前,铁香玉的玄祖父机缘巧合搭救了一位年迈的早已经退隐江湖多年的高人,那高人为了报答恩情,便把一本轻功的秘籍送给了铁香玉的玄祖父作为答谢。

    铁香玉的玄祖父照着那本轻功秘籍修炼十数年,便修炼成了一套足够他能够绝技江湖的轻功本事。

    此后便开了这家龙门镖局,因为他轻功好,所以走暗镖的能力无人能及,也从来没出过差错,所以龙门镖局便打出了最初的名头,江湖上或者民间有什么紧要的东西,也都愿意交给龙门镖局来运送。

    此后的百余年里,龙门镖局就一直名列江湖上,乃至是大宋的四大镖局之列,随着时间推移,龙门镖局又在大宋几个大州大府开了分店,并且在经营商也是常年繁盛不衰。

    直到铁香玉他爹这一代,不仅英年早逝,而且没有儿子后继香火,只留下铁香玉一个女儿继承龙门镖局总镖头的名号。

    铁香玉从小便知道自己的女儿身是被人不看好的,所以她懂事很早,也更加用心的去经营这家龙门镖局。

    包括李坤在内的一些镖头们,还有众多镖师们念在当年前一任的铁总镖头的恩情,也大都留下来扶持年轻的新一代总镖头铁香玉,龙门镖局才一直维持到了今天。

    铁香玉的轻功,那是为江湖人称道的,不过她毕竟才二十多岁,功力还在不断进步的阶段,还无法和一些江湖上的宗师前辈们相比。

    尽管如此,除了少数几个世外高人之外,江湖上经常露面的平辈之中,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轻功高手了。

    而小七呢,也是从小就修炼轻功的,也许和铁香玉所修炼的轻功的路数有所不同,但他贵在专注。

    因为受到身材的限制,其他的武功,他没有办法修炼出一定的层次,所以只能注重修炼轻功,导致他其他方面的功夫就显得平平无奇了。

    他现在能达到这样的轻功水平,也是苦练多年的结果,眼下和铁香玉不分上下,小七心中同样是暗暗吃惊。

    他倒没想那么多,就是想赢下第一局比试来,必为别的,就为了能帮助杨怀仁达到此行的目的,他心中也不断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输!

    两人几乎同时转过了最后一个拐角,面对面向着中间的绣球冲去!

    就在两人离那支吊了绣球的竹竿还有两丈余远的时候,铁香玉和小七竟是不约而同的脚下一起猛然发力,身子像是猎豹一般飞了起来,饿虎扑食一般冲向了绣球。

    所有人看得呆了,眼都不敢眨一下,仿佛一眨眼的工夫,就会错过了这么精彩的对决的最关键的一刻!

    时间在这一刻好似停了下来,连空气似乎也被他们两人在空中划过的冰冷身影冻住了一般,耳畔是一片空洞的寂静。

    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仿佛感到时间静止,让你能够欣赏生命中最值得记忆的那一刻一般。

    铁香玉和小七同时向着那个绣球,尽力的向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就好像百米冲刺的最后关头,也许胜负只在毫厘之间!

    小七咬着牙,目光紧紧盯着近在眼前的绣球,看着自己的指尖一点一点的向着它逼近,三寸,两寸,一寸!

    当指尖碰到绣球的边缘,小七心中大喜!

    可就在他准备捏住绣球往回拽的那一瞬间,绣球却忽然离他越来越远,一道极光闪过了似的,绣球被对面的铁香玉抢先一步给拽了回去!

    也许从小七那个角度,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院子里的人们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小七没把绣球抓到手里,并不是因为他比铁香玉慢,而是……因为他的手臂相比铁香玉短了一寸!

    要是小七知道自己输了这场轻功比试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手臂比人家短了一寸,不知道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铁香玉其实也是心有余悸,她本以为比试轻功,她一定能轻松取胜的,却没料到直到最后一刻,才和那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分出了胜负。

    兰若心和天霸弟弟并没有怪罪小七的意思,只不过输了第一局,人总是难免有些失落,忍不住叹了口气。

    奇怪的是杨怀仁好似很高兴似的,脸上的坏笑也不再憋着了,而是完全释放了出来,忽然他对着门房顶上的小七大吼一声,“小七!念出字条来才算最后的胜利!”

    铁香玉和小七同时心中一惊,也同时意识到,根据走马观花的规矩,确实是念出绣球中藏匿的字条来,才算是最后得胜。

    铁香玉又好气又好笑,心道明明她已经赢了,这个杨怀仁却还是死鸭子嘴硬,那就让你输个明白!

    她抽出纸卷,脸上带着对杨怀仁不屑的笑意迅速地打开,看着字条上杨怀仁写下的一句话,开始念道:“我要给杨怀仁……什么?!”

    小七听了杨怀仁大声的叮嘱,在他闪过铁香玉身边的那一刻,也屏气凝神盯着铁香玉手上的字条看。

    当他看清了字条上写的话,想也不想便大声念了出来,“我要给杨怀仁生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