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好钢用在刀刃上(下)
    “奇!淫!合!欢!散!?”

    李坤惊得长大了嘴巴,凭他的判断,光听这个名字,就不是什么好药,而且,有点像一种“春”药。【】

    他结结巴巴地瞪大了眼睛问道,“这个‘奇淫合欢散’,究竟是个什么药?”

    杨怀仁信口胡诌道,“这药可是个好东西呢,不需要吃到嘴里,只要这药沾上了人的皮肤,就会自动渗入到人的体内去。

    我事先吃了解药,自然洒在身上也没有关系,若是没有解药,中了此药的人,不论男女,必须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找七七四十九个异性洞房。

    要不然的话……哼哼……”

    杨怀仁一脸浪笑,却故意卖了个关子,不说出结果来。

    李坤实诚人,听杨怀仁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先前想的不错,这药不是个好药,只不过不知道药性究竟是怎么样的。

    他急切的问道,“要不然,会怎么样,你倒是说啊!”

    “要不然嘛,以后就没有洞房的能力了,懂吗?”

    李坤听了顿感胯下一阵酸麻,心说这世上还有如此阴毒的药物?若是中了毒,要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找七七四十九个女人洞房,那和这么多女人在一天内洞完了房,估计这男人以后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可如果像杨怀仁说的那样,真的没了男人应该有的能力,他又如何自处?

    李坤虽然年过半百,可依然老当益壮,家中一妻二妾,却只给他生了两个女儿,他求神拜佛想要个儿子继承他老李家的香火,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

    若是今天在这场比武之中中了杨怀仁这个奇淫合欢散,那他不等于梦想破灭了吗?他这些年来一直孜孜不倦的坚持练武强身,不就是为了有个儿子为他李家开枝散叶吗,所以今天他是万万不能中了此毒的。

    镖师们都是一群铁一样的汉子,可他们也是男人,大都二十出头三十来岁,还是人生的大好年纪,想到没有了男人的能力,莫不心中惧怕,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三步。

    铁香玉愁眉苦脸,心道原来杨怀仁这小子挖的坑在这儿呢。什么奇淫合欢散,听起来就很假,她根本就没听说过江湖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一种毒药。

    但是她没听说过,并不代表江湖中就没有这样的奇药,很多南诏的毒蛊,西域的毒虫,塞北的狼毒,她也是没听说过的,但那些东西都是存在的。

    所以铁香玉虽然信不过杨怀仁的话,但也不敢肯定他说的就一定是假话。不过,她还是要诈一诈杨怀仁,才能做出最后的判断。

    “杨怀仁,你少编故事了,你当龙门镖局里人,都是三岁无知幼童吗?你那个什么‘奇淫合欢散’,我们龙门镖局的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为何从未听说过?

    不会是你知道自己必输无疑,便想出这么一个计谋,学诸葛功名唱空城计吧?”

    杨怀仁心道,吆,还知道空城计,可别小看了这个女人,她进出勾栏也许不太方便,但那里边的粉头们唱的大戏看来她没少看,也算是个文化人。

    杨怀仁不置可否地学了唱戏的语调,“哎呀呀,还是被你看出来了,这世上的确没有‘奇淫合欢散’这种药,我就是唱空城计了,要不然你过来摸我一把试试呗?”

    说着他故意往铁香玉的身边走了几步,抖搂着自己的胳膊往铁香玉脸上凑,嘴里还口花花着,“你别躲啊,没什么好怕的,你要是担心十二个时辰之内你家龙门镖局里凑不够七七四十九个精壮汉子的数量,我……

    那个,我城外还有三千禁军可以帮你凑的,圣人常常教导我们,助人为快乐之本嘛,他们可都是精壮的汉子呢。”

    铁香玉一脸嫌弃地看着杨怀仁伸过来的胳膊,又不敢确定他说的都是假话,只好捂着脸向后闪了一步,嘴里大叫着,“你闪开!”

    “你才闪开!”

    杨怀仁立即怼了回去,“不知道我们要比武啊,你凑这么近干啥?”

    接着他转向了李坤,抱拳施礼道,“李副总镖头,咱们的比武,是不是应该开始了?”

    “这……”

    李坤想起刚才自己不耐烦的那股子劲来,再看看眼前,连铁总镖头都不敢确定的事情,他又怎么敢冒险?

    可他若是认输,自己丢了面子不说,那这场比试龙门镖局就是以零比二输掉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坤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杨少侠,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啊?”

    这回轮到杨怀仁嗤鼻不耐烦了,他哼哧着说道,“啰嗦个什么啊,大老爷们要打就赶紧出手,要不打就赶紧认输,我这‘奇淫合欢散’就一个时辰的药效,耽误了时辰,浪费了就不好了,这药还挺贵的,我好不容易才从西域商人那里买了……几大缸回来……”

    铁香玉心说这话一旦从杨怀仁嘴里说出来,总是真真假假的不好让人分辨,他那副悠然自得不可一世的样子,也总是让人觉得非常的讨人厌。

    讨厌?铁香玉似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心里一股莫名其妙的热流流淌了出来,然后转化为一腔的热气,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道他这药是真的?即便是离的近了,闻到了一丝丝的味道也不行吗?怎么我对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想对他说讨厌。可是女人嘴里的讨厌,说出来却有九成是心中欢喜的。

    铁香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对头,赶忙凝神静气,从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和心情,这才恢复了镇定的语气。

    “我们龙门镖局的李副总镖头念在你是后辈,不想与你比武了,咱们这第二场的比试,就算平局,如何?”

    李坤听了铁香玉这话,心中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杨怀仁装作很气恼的样子,“别啊,别不比了啊,李副总镖头,就算你中了毒,也对身体无碍的,大不了我出钱,让你去兴元府最大的青楼包场啊……”

    李坤哪里有心情听他啰嗦,早就快步回到了铁香玉身边,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欣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