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牛嚼牡丹
    男人有自信的样子总是有魅力的,不好的是兰若心和铁香玉同时发现了这一点。

    两人一左一右,同时向杨怀仁投射过来的目光本来很柔和,但当两个女人的目光交织到一起的那一刹那,便天崩地裂了。

    当然,那是在心中,两个人女人的身份,还不会让她们像刚才一样大打出手,只不过梁子算是结下了,指不定那一天,就会发难。

    杨怀仁目不转睛的盯着“吃货大比拼”的比赛现场,并不代表他没有察觉到什么,女人心中的愤怒,敏锐的男人是可以察觉到的。

    天霸弟弟吃完了第十碗的时候,对面的蔡大嘴才开始吃第六碗,尽管他在镖师们的加油助威声中加快了速度,可人的习惯养成了就很难改,他还是要细嚼慢咽,不然就没法把嘴里的面皮子咽下去。

    不过杨怀仁认为人家蔡大嘴的吃饭习惯是好的,也难怪他那么胖了,细嚼慢咽加充分吸收,如果他能再营养均衡了,就是一个健康生活的典范。

    人胖,嘴大,不代表就能吃,有些人就真的是肠胃太好,人们常说的喝口凉水都长肉的体质,也是没办法的事。

    蔡大嘴看来就是这种类型的,旁人眼中他能吃,也不过是建立在他庞大的身躯,需要充足的养分来驱动,并不是他的胃口真的多么大。

    吃完了十碗热面皮子,他的表情就十分难受了,杨怀仁发现他开始不断地揉自己的肚子,便知道他已经吃得很饱了。

    只是他不想辜负龙门镖局的总镖头和镖师们的期盼,才在坚持着继续把又一碗面皮子端到了面前,勉强往嘴巴里塞而已。

    说来蔡大嘴在龙门镖局里,也不算是个有名的镖师,甚至他能做得上镖师,很多在背后还议论,是因为他老爹多年以前对镖局的贡献斐然,总镖头才让他接了老爹的班。

    蔡大嘴听了这样的非议,是不服气的,他并不是不会武功,起码是达到了镖局里镖师的平均水平的,只不过比起别人来,他的身材胖了点,样子也不够凶恶,让他押镖的话,好像镇不住那些拦路打劫的小贼一般。

    龙门镖局里平日里气氛还算不错,镖师们虽然背后会说些什么裙带关系的话,不过总不至于说到蔡大嘴脸上来讥讽他。

    但蔡大嘴的心里,在龙门镖局里,除了吃饭的时候能吸引些目光,其他的时候他是没有存在感的。

    他也曾经大白天做梦,幻想着有一天他能为龙门镖局立下什么汗马功劳,好为自己正名,可那样的机会,现实里还真不多。

    今天这个机会来的有点突然,但铁总镖头点了名让他代表龙门镖局来和一帮外人比试的时候,他是受宠若惊的。

    比试的方式他觉得奇怪,不过他还是很想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他老爹就曾经告诉他,人的一生中,能够闪亮的机会不多,浪费一个,就少了一个,全浪费了,那么人这一声就平庸了。

    活着的时候一文不名,死了之后被人遗忘,这不是蔡大嘴想要的一生,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会坚持下去,哪怕撑破了肚皮,都不能认输。

    天霸弟弟在比赛开始的时候是很欢喜的,他心里明白第三局的重要性,所以他能帮杨怀仁赢下关键的一局,他非常开心。

    一开始吃得也凶,胡乱大嚼几下就往肚子里咽,也没工夫去关注对面的蔡大嘴到底吃了几碗。

    后来他风卷残云似的吃完了二十碗热面皮,才抽出工夫来去看对面,伸着指头算蔡大嘴出了多少碗。

    当他发现对面只不过才吃了他吃完的数量的一半之时,便放松了下来,忽然觉得有点噎得慌,便大叫着要水喝。

    一个镖师提了一个陶制的大茶壶,给他到了满满的一碗水,天霸弟弟端起来一仰脖子便灌了下去。

    喝完了水,他吧嗒吧嗒嘴,打了一个很响的饱嗝。就在龙门镖局的所有人认为他吃饱了的时候,天霸弟弟又冲着小贩嚷嚷道,“你倒是快点啊,再来十碗!”

    从比试双方吃面皮的状态来看,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天霸不是个一般人了,而是个天底下最能吃的奇人。

    卖面皮的小贩买卖其实做的很实在,一碗面皮的量并不少,拿一个成年人的饭量来说,一碗就能吃个大概,两碗是管饱的。

    就算偶尔遇上个特别能吃的,五六碗就算是了顶天了,他都从来没见过人能一顿吃超过十碗。

    蔡大嘴强忍着腹胀,吃完了第十五碗,那种感觉好像他整个肚子都要炸裂了,院子里本来很冷的,可他却吃的一头大汗。

    当他抹了一把额上不断渗出来的汗水,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对手时,他发现人家已经快要吃完了三十碗了,霎时间心中便一阵绝望。

    低头看看碗里冒着热气的面皮子,再抬头看看对手依旧轻松的吃相,他咬了咬牙,还是没有放弃,闭上眼睛,继续吃了起来。

    杨怀仁摇了摇头,看到蔡大嘴的样子,心中实在有些不忍。而且他作为一个厨师和美食家来说,当一个人吃东西不再是享受味道的时候,那吃,还有什么意义呢?

    即便是牛嚼牡丹,起码牛肚子里还是有花香的。蔡大嘴这样的吃法,既浪费了食物,又糟蹋了自己的身体。

    杨怀仁实在看不下去了,对蔡大嘴说道,“这位小哥,算了吧,没必要折磨自己。”

    蔡大嘴抬起头来看了杨怀仁一眼,那眼神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伤心,绝望,自卑,混杂在一起生成了一种对自己的失望。

    他眼睛红红的,又看向了杨怀仁身后走过来的铁香玉,好似再说些什么,因为嘴里塞的满满的,却发不出声响来。

    铁香玉点点头表示了赞许,“蔡大嘴,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龙门镖局的所有人,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说完她又转向了杨怀仁,也许是因为他刚才表现出了对蔡大嘴的怜悯,所以铁香玉这次语气平和了很多。

    “这场比试,我输了,咱们屋里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