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我们是看热闹的
    听了牛二娘的话,恶人头子便知他的计策成功了,忽然收起了怒容,换了一副猥琐至极的样子盯着牛二娘的脸蛋儿道,“小娘皮,你倒是个有胆子的,比你那个瓜娃子哥哥可强多了。

    老子不要钱,就要你的人,哈哈,只要你肯陪老子睡一宿,老子就放你们一马,怎么样?”

    “这……”

    牛二娘没想到恶汉子竟然提出了这么无礼的要求,心中是委屈加愤怒,一股清泪从眼眶里冲奔了出来。

    眼下她毕竟是弱势的一方,她自知他们兄妹俩面对这几个恶汉子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忽而想起对那四个留下来没有走的客人的猜测,便把一种求助似的目光投向了杨怀仁。

    牛二娘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助和期待,让杨怀仁想起当初帮助了莲儿妹妹的事情来,可惜今天身上没带了笨重的银饼子,不然可以用来给那个脏汉子脑袋上也砸出几个大包来。

    杨怀仁手里一根竹子做的筷子,瞄准了那恶汉子的后脑勺扔了出去,眨眼的工夫之后,便正中了靶心。

    恶汉头子后脑勺子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扭过头来大喝道,“是谁?”

    杨怀仁胳膊交缠放在胸前,悠然自得地说道,“你爹我。”

    “是你?”

    杨怀仁点点头,“嗯,是你爹我。”

    “你找死!”

    恶汉头子凶相毕露,正准备丢下牛二娘向杨怀仁冲过来,可脚没抬起来,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身子直挺挺的向前一扑,狼狈地趴倒在地上。

    可能是角度摔得不够直,好像他有一侧的大胯撞在了地面上的一片凸起上,疼得他哇呀一声叫了出来。

    那动作说来也巧,恶汉头子大胯撞得生痛,便不自觉的崛起了屁股,刚好在杨怀仁面前,好似在给杨怀仁下跪一般。

    杨怀仁讥笑道,“你个龟儿子,你这是干啥?还一个多月才过年呢,你行这么大的礼,你爹我眼下可没准备红包给你。”

    恶汉头子也没听明白杨怀仁说的啥,反正知道是在讥笑他,再想起身作恶,却感到疼得站不起来。

    “砍脑壳的,还不给老子搞他?!”

    为什么说面目越是装的很凶恶的人就越是纸老虎呢,那几个小弟见人家还没出手,他们的老大便已经趴倒在地哎哎呀呀的叫唤,可谁也没看清楚是谁动了手,换了是谁也会琢磨啊,这四个人难道是传说中的江湖侠客?

    他们不过是一些市井里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而已,跟着老大四处瞎转悠,也不过是东家偷根针,西家拿根线,小打小闹欺负些老实百姓罢了,哪里真正见过大世面?

    今天跟着老大来牛记牛肉面捣乱,也是老大跟他们说这一趟不光能白吃一顿牛肉面,办完了事情还能有钱拿,所以才屁颠屁颠地跟着老大屁股后头来壮声势。

    如今面对这样的场面,竟一时之间呆住了。呆了一会儿,觉得见势不妙走为上策才是他们行走混混界的生存之道,至于老大嘛,街面上这样痞子有的是,换一个跟就是了。

    没有人真的出手,几个刚才还凶狠的汉子,转瞬之间便从恶狼变回了小狗,夹着尾巴便要脚底抹油溜为上策。

    可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一个比他们高了两个头的大汉站定了,像铜墙铁壁一般,任他们是泥鳅,恐怕也溜不出去了。

    既然溜不掉,就赶紧认怂,没等杨怀仁开口问呢,他们便把他们的老大给卖了。

    杨怀仁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等着看一出天霸弟弟一个打好几个的好戏呢,结果还没等天霸弟弟出手,这帮纸老虎都怂了,似是争抢着说起了他们老大的不是,说什么今天的事都是他们老大指使的,跟他们没关系。

    恶汉头子心里骂了一万句“日你仙人板板”也无济于事,大势已去,他也只能认栽。

    “哎,你,说你呢,你在江湖上可有个什么名头?”

    杨怀仁打趣似的问道,恶汉头子没搭理杨怀仁,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狗日滴林大祥,不是说好了还有人来的吗?”

    杨怀仁听这话也有点纳闷,心说就这么一家小小的面馆,还值当的来两批人马组团给人人家捣乱?这望江楼这么大名声,当掌柜的怎么能这么没有肚量?

    正琢磨着第二批人是干啥的呢,面馆门外便真的来了第二批人,不过这第二批人可不是混混了,穿戴整齐并且真气凛然的一套,是衙门里公人的服饰。

    前头的官差见天霸弟弟挡了门,并不畏惧他身形高大,粗暴地推了他一把,嘴里叫着“闪开闪开,无关人等都闪开,雷押司到了。”

    杨怀仁见来了官差,便想到了些什么,忙给天霸弟弟使了个眼色,不让他立时炸了毛,倒是想着要看看这帮官差为什么来的这么是时候。

    也不出他所料,新来的五个人里边,有个兔儿帽的黄脸汉子,脸色蜡黄蜡黄的,不过五官倒是棱角分明,无形中便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姓雷的押司进了门,很自然的把屋子里所有人都扫了一眼,明明看见那个恶汉头子斜趴在地上,却装作没有看见似的,严声问道,“大白天的引了这许多过往的百姓围观,可是有人闹事?”

    那些小喽啰们平时小奸小恶的事没少做,当官差的自然应该是认得他们的,按理说正常的问题应该是指向了这些地痞无赖,询问牛二娘是不是他们几个泼皮混混在她家店里捣乱的。

    既然他明知故问,杨怀仁便断定了这里边注定有文章了。

    牛二娘恭敬地上前欠身福了一礼,“雷押司,赵四领了这些泼皮来我家面馆里无理取闹,还望雷押司给民女做主。”

    雷押司斜着眼瞅了一眼杨怀仁坐的这一桌上剩下的三人,见他们的穿着打扮像是富贵人家的样子,又因为是生面孔,便当做了外地来绵州做买卖的行商。

    他心里奇怪怎么出了这么几个生人,便没有理会牛二娘,偏偏向杨怀仁这边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杨怀仁从他的行为里边预料到这位雷押司会这么问,便微笑着答道,“我们是看热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