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9章:官商勾结
    雷押司见杨怀仁笑嘻嘻地跟没事人一样,心中便觉得好像他的威严受到了挑战一样,可人家在哪里看热闹是人家的事,他当前这个身份又不能赶人,只好阴沉地瞟了杨怀仁一眼。

    他转过头来指着趴在地上的赵四向牛二娘问道,“你说的那个无理取闹的人,便是赵四?”

    赵四趴在地上,琢磨着从雷押司进门之后的举动,便明白雷押司并不是来捉拿他的,心说原来林大祥这死胖子还有后招啊,而且还是官府的人,那么他就可以理直气壮了。

    没等牛二娘回话,赵四叫嚷起来,“雷押司,千万冒的听这个小娘皮胡咧咧,我们是来吃面的,怎么会无理取闹呢?”

    雷押司做出一副公正的样子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赵四很有默契的抢了话,“是这样的,我们听说牛记的牛肉面好吃,便来牛记吃面,结果发现都是外边人吹牛皮,他家牛肉面也就那么回事,哪里有人家望江楼的牛肉面好吃?”

    杨怀仁和雷押司几乎同时心生一种锤死这个笨蛋的想法,赵四自以为聪明,当着门外很多人面前还说的很大声,真以为自己是给雇主望江楼卖广告呢?这不不打自招了吗?

    雷押司没好气地摆摆手,“说些有用的!”

    赵四这才赶紧陪着笑说道,“牛记牛肉面不好吃也就算了,但当我吃完了的时候,竟然发现面碗里一直苍蝇在爬,你说我这面吃得心里多么闹腾吧,唉……”

    雷押司半信半疑地问道,“果真有此事?在绵州开饭馆酒楼的,我不管你做的东西好吃不好吃,但如果所贩售的食物不洁净,那就是危害百姓的事了,我不能不管。”

    赵四立即龇牙咧嘴地忍着疼扶着一把凳子站了起来,端了他刚吃完的那个面碗送到雷押司面前,“雷押司你看啊,我还能说谎骗你不成,你看……”

    赵四给他指了指,雷押司往碗里只瞧了一眼,便忽然沉下脸来向牛二娘质问道,“你家牛肉面怎么回事,还能让客人吃出苍蝇来?要是吃死了人,你们可担当的起吗?”

    不等牛二娘辩驳,雷押司怒喝道,“来人啊,把牛大牛二带回衙门问话,把牛记牛肉面馆暂时查封!”

    另外四名官差立即齐声应了一声,煞是有气势,很熟练地冲上来,一点也不理牛大和牛二娘大声嚎啕着冤屈,硬是把二人架着胳膊夹在中间,便要往外头带走。【】

    杨怀仁终于看明白,也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他忍不住心里叹气,官商勾结,明目张胆的官商勾结啊!

    他本来路过绵州,已经想通了不去插手地方上的治理,让那些随行的官员去处理一下也就算了,可没想到即便他想悠闲地享受一下地方上的风景和特色美食,也能遇上这么一件欺压百姓的事。

    若是雷押司或者赵四演出的这唱戏,他们走了心,卖了力演出也就罢了,可他们用这种下三滥的表演水平糊弄人,就是他们不对了。

    杨怀仁这个看热闹的,也基本看够了,是时候制造点更精彩的热闹扔别人看看了。

    他给一直站在门边的天霸弟弟打了个眼色,天霸弟弟便又是一个跨步,从新站在了面馆的门前,像一座山一样挡住了这帮愚人们的出门道路。

    前头架着牛大的官差见那个高大壮汉又挡住了门口,而且笑嘻嘻地瞧着他,心里便一阵发毛,可他知道他是官差,一个寻常的大汉也不敢跟他动手,便伸出手去用力推了天霸弟弟一把。

    他觉得他是使足了力气的,可推在天霸弟弟身上,就跟推在了一堵墙上一样,人家纹丝不动,那反弹回来的力量,反倒让他的手腕子差点扭了一下。

    “你是何人?胆敢阻挡公差办案,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杨怀仁忽然讥笑道,“办案?办的什么案?”

    虽然是讥笑,可语气里却充满了正义感,而假的正气凛然遇上了真的正气凛然,便自觉矮了三分似的,那推人的官差竟一时答不上来,只得求助雷押司。

    雷押司本来觉得今天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望江楼的林大祥林掌柜的许了他二十两银子的酬劳,那可是快要比得上他一年的差银了,就这么一件小事,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而且林大祥说了,望江楼虽然是京城里张大官人的买卖,可他家长大官人可是通远郡公杨怀仁的朋友,这望江楼的买卖里,是有杨郡公的红利的。

    这话就是告诉雷押司,望江楼背后的靠山,可是连绵州衙门里最大的官也惹不起的,就更别说吩咐他一个小小的押司办这么一件很容易的差事了。

    在北宋,押司这个衙门里的官职,虽然权力不小,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品秩,属于编外的官员,确切的说,连官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吏。

    衙门里的知州,县令,抑或是丞知,县尉或者主簿,不管大小,哪怕是九品的末流品秩,那都是有编制的朝廷命官。

    但这些当官的只负责下命令,批文书,不会亲自下到民间去办事的。

    真正在民间办事的,还是一些县吏,押司便是这么一个衙门里的职差,不用上头特别任命,地方上的官员就可以独立任命当地有名的武人,豪绅的子弟,或者是不第的秀才出任。

    尽管没有编制,但他们却拥有实际上的权力,相当于替代那些清高的文官们和老百姓打交道,政令真正施行到民间,也是他们这样一群县吏来实际执行。

    衙门里给的饷银比外头正常做活要多一些,不过也不算多,比老百姓过的能好一些,不过也谈不上富足。

    所以像雷押司这样的,利用自己的职权之便,从民间攫取的油水,可是比官衙里发的饷银要高出好多倍。

    这样的灰色收入,对雷押司来说是斯通见惯的,不会刻意去找,也不会刻意的拒绝,自然会有人给他送上门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