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仗势欺人
    当押司的平时与人方便,人家孝敬些钱财,少则几十文铜钱,多则几两几十两银子,多年以来都形成了一套习惯性的做法,都算不上是收受贿赂。

    林大祥出了二十两银子,算是个阔绰的,雷押司便没有了理由拒绝,除此之外,想雷押司这样的武人,自然是希望能和杨怀仁这位大郡公扯上点什么关系的。

    因为押司这个职务做得久了,得到了衙门里主官的认可,或者上边什么大官的举荐,当某些低微的、但是有编制的官职出现了空缺的时候,他们是有机会以补缺的方式走上仕途的。

    尽管这样的机会很少,前途也并不怎么光明,但是只要有机会,谁又不想尝试一下呢?

    当望江楼的林大掌柜的拿出了通远郡公这么牛叉的背景来的时候,雷押司甚至非常主动的接下了这样差事,因为听说通远郡公杨怀仁已经入川了,林大祥说不定就能跟这位郡公见上一面。

    若是到时候他能记得他雷押司为他做过的事情,在杨郡公面前哪怕提上一句,那意味着什么,雷押司自然心知肚明。

    人的一生之中,总有那么一两次能够彻底改变命运的机会,在雷押司看来,这就是他的一生中一次难得的好机会。

    只可惜他没想到人走背运的时候,喝口凉水都说不定能噎死。

    雷押司面对着杨怀仁,从这人的穿着打扮再细细分析了一下,觉得这个人也不是个善茬,外来的人敢管本地的闲事,看来也是家中趁了不少钱财,也是认识几个当官之人的人家。

    对于这样的人,雷押司觉得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他都没有必要跟他们计较些言语上的得失,在不坏了他的好事的情况下,他还是尽量不去招惹些生人的。

    “这位公子,官差办事,还是请你继续看你的热闹,不要多管闲事。”

    雷押司语气还是很客气的,杨怀仁倒是因此不急于立刻拉下脸来了。

    “哦?要是如雷押司所说,我也想安静的看我的热闹,可是你要带人走了,我又要去哪里看呢?”

    这话就有点挑衅的意味了,雷押司心说这哪里来的不长眼的酸臭书生,还真是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还硬,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的说了句,“不是你能管的事,就不要惹一身骚。”

    说罢他嘴角微微向上扬起,露出一个略显神秘的微笑,又小声补充了一句,“这事也好,这人也罢,你招惹不起,怕到时候不是惹一身骚那么简单,若是丢了你的小命,可没出找去!”

    杨怀仁没想发脾气的,就是路见不平小小一声吼,管管闲事就当图一乐,不料人家搬出个什么他惹不起的人来,还赤果果的威胁上了,那他就更要知道这是谁这么牛比了。【】

    不过万事都要讲道理,人家赤果果的威胁自己,总不能赤果果的就去打人家的脸,杨怀仁觉得打脸也要给个理由先,要不然显得他蛮横不讲理,没有文化没有内涵。

    “我的小命找不找的回来,倒是不用雷押司替我操心,今天这闲事,我还就要管管了。你是个衙门里的公差,就算是执行公务,也起码问清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不分青红皂白,只听了一个街头泼皮无赖的一面之词,便断定了他说的是真相,直接就给牛记面馆定了罪,于法于理,是不是都说不通呢,啊,雷押司?”

    雷押司不通文墨,但从杨怀仁的叙述里,还是懂得这是说他办案不公了,恐怕面前这酸臭书生继续跟他拽弄些酸文臭词出来,他也没工夫耽误,便随意地说道,“带他们回衙门里,自然有通判大人过问,好像不关你什么事吧?”

    “雷押司用词很不恰当啊,”杨怀仁笑道,“带回去和押回去,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

    在我看来,你这就是早定了牛大和牛二娘的罪过,把他们当做犯人一样押回衙门里了,还说什么带回去让通判大人过问,雷押司真是说的一套好托词。

    再说了,谁说这不关我的事呢?今天这件事,真是太关我的事了,因为……我是证人。”

    “证人?”

    雷押司有点不耐烦了,“你是不是证人我不知道,但是你叫人拦住了公差的去路,那就是阻拦公差执行公务,很快你也要成为犯人了。”

    杨怀仁爬起巴掌来,“雷押司好大的官威,说谁是犯人,谁就是犯人,别说你们衙门里的通判,就算是县令和知州来了,怕是也不敢未审先判,说谁是犯人就是犯人了吧?”

    杨怀仁巴掌拍得响亮,声音也大,门外真正看热闹的人便鼓噪起来,估摸着是看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不论是先前的赵四也好,还是后来的雷押司也好,他们是沆瀣一气的,是约好了来牛记牛肉面馆针对人家牛大和牛二娘的。

    本来他们就算看出来这里边的实情,也是不敢站出来仗义执言的,但如今的情况又有些不同,既然有个出头鸟了,他们便觉得跟着叫唤两声也无妨。

    雷押司似乎也感受到了门外几十名百姓言论带来的压力,忽然又换了一副口气,“你说你是证人,你都看见什么了?”

    杨怀仁指了指赵四,“这个无赖就是故意来人家牛记牛肉面馆来捣乱的,他所说的人家牛记的牛肉面不干净,都是自说自话而已,因为我亲眼看见,是他自己把一只死苍蝇,放进了自己的面碗里的。

    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预备好了要诬说人家牛记的牛肉面不干净,玷污人家的面馆的声誉,以达到破坏人家的生意的肮脏目的。”

    “一派胡言!”

    雷押司见杨怀仁说着说着慢慢得到了门外众看客的认可,便着急打断了他,“你所说的你亲眼看到的所谓真相,又有谁替你作证?

    谁又会没事闲的事先准备一只死苍蝇放在自己的面碗里?这不有病吗?你说的一切,根本就是狗屁不通!人,我必须带走,你要再敢派人阻拦,别怪我跟你不客气了。”

    雷押司说着便摸了摸自己腰间的佩刀,恶狠狠地瞪了杨怀仁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