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哭笑不得
    雷押司其实也是强忍着,当着自己属下,还有那么多围观的老百姓的面前,怎么都要给自己留三分脸面。

    小七很得意,有的时候别人以貌取人小瞧了他,他再展现自己的本事出来,每一次都觉得心中很爽。

    可这么一来天霸弟弟不爽了,叉着腰对着小七骂道,“小七哥哥小瞧了我了,就这个叫雷什么庆的,他的那个青什么十几刀,尽管让他砍过来便是,难道我自己制服不了他不成?”

    说着天霸弟弟便走过来捉小七,小七哪里能让他捉到,早一个轻盈的跳跃,回到了座位上,只是看着他嘻嘻地笑着。

    杨怀仁佯怒道,“天霸别闹,你小七哥哥也是为了你好,不是怕你打不赢他,而是怕你粗心大意中了他一刀,那多不合算?”

    见杨怀仁都发话了,天霸弟弟这才哼哧着十分不满意的坐在了雷押司面前,伸出大手去推了他一把,不服气地说道:“今天不算,明日你好了,咱们两个重新打过。”

    他这一推本也没用多少力气,可雷押司双肋要紧的穴位被小七打得浑身发麻,方才已经是强撑着身子没有倒下了,不料高壮汉子又补了一把,他再也坚持不住,腿窝子一弯,向后倒退着摔在了一张桌上。

    他再想撑着桌子站定了,已经是不可能了,双臂跟灌了铅一样,如何都抬不起来,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顺着桌腿倒了下去。

    本地的官差被一帮外来的人打了,本来是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可不知怎么了,面馆门外围观的百姓们竟然忍不住欢呼起来,有叫好的,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竟然叫嚣着打死这帮王八蛋。

    天霸弟弟似乎很享受这种被老百姓称赞的欢呼声,起身便要逼到雷押司身前去。

    杨怀仁心说这可不行。赵四这种街头的痞子无赖,说起来对社会还真是一无是处,没有半点贡献,除了欺压老实百姓,他们还真不会干点别的。

    而雷押司这样的人,就更是可恶,身上穿着一身好人皮子,却只是装好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仗势欺人的事情恐怕也没少做。

    他们该死吗?要是意气用事的说,他们的确该死,可是没有人能够因为另一个人做了欺负别人的坏事,就能剥夺了他的生命。

    以杨怀仁的身份,就算是滥用了私刑,也没人会说什么,绵州当地的官员,谁也不会因为一个街头痞子和一个小小的押司,去得罪了一位钦差,一位高高在上的郡公。

    可是杨怀仁觉得他实在不想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又让自己的手上多了几条人命,对付这样的人,给他们点教训,让他们学会重新做人,也就罢了。

    没等他开口阻拦天霸弟弟,跌坐在地上的雷押司先发话了,他大叫着,“慢着!你们可知道我今天是替谁办事?”

    杨怀仁笑道,“从赵四和你的表现,还有牛大牛二的话里,我也已经听出来,你和赵四今天来牛记牛肉面馆里演了这么一出拙劣的大戏,是不是收了望江楼掌柜的林大祥的银子,来替他办事的?

    呵呵,你们的计划其实很好,不过你们俩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赵四先诬告人家牛记牛肉面里有苍蝇,然后你便出现,以牛记牛肉面馆做的牛肉面危害顾客健康为由,给他们定个无须有的罪名,最后查封了牛记面馆对不对?”

    雷押司被人戳穿了灯影戏,却不多么吃惊,反而笑了出来,“哼哼,说的不错。不过即便你说对了,又能如何?望江楼是你能惹得起的吗?”

    杨怀仁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望江楼?我惹不起?这话又从何说起?望江楼只不过是一家大一点的酒楼罢了,林大祥一无官职,二无功名,只不过一个商人而已,凭什么说我惹不起呢?”

    “呵呵,”雷押司挤着眼笑道,“公子,你还是太年少了,你以为绵州数一数二的望江楼,真的就是单单一家造饭卖酒的买卖那么简单?

    林大祥,也只不过是绵州望江楼的掌柜的罢了,你可知道这望江楼,是京城里张大官人的买卖,他在大宋总共开了二十几家望江楼呢。

    更重要的,人家可是在东京城里的一号有名的人物,张大官人虽然是只不过是个商人,但是你仔细想想,若是他在朝中没有后台,他能把买卖做得这么大?

    我也看出来你也不是一般小户人家里出来的公子,可你就算是家大业大,能跟东京城里的长大官人相比?就更不用说他背后在朝中有权有势的靠山了。

    今天我技不如人,只怪我雷双庆学艺不精,技不如人,这件事上被人看了热闹了,可大不了我这个押司不干了,可你呢?你得罪了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恐怕你连累了自己的家人了。”

    雷押司一番话说的语重心长,好似一个长辈教育一个后辈一般,杨怀仁听着听着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这年头通信不便,还真是形成了一些有意思的事,京城里的什么人什么事,传到地方上,总是无形之中便被夸大了几分。

    雷押司口中的长大官人,不就是望江楼的东家张大贵吗?因为饮食连锁的生意一直以来都是赵頵家里的管事和莲儿妹子在管理,杨怀仁平时也不怎么管,所以和这个张大贵也没什么私下里的交情。

    不过逢年过节的时候,那个张大贵还是挺会做人的,大大小小礼品从来没少了杨怀仁的,面是见过几次,杨怀仁对张大贵的印象就是个精明的胖子,有一个偌大的鼻子,人送外号张大鼻子。

    就京城了这么一个普通的商人,也不知道怎么传的,到了绵州望江楼分店这里,便被他们传扬的成了一个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了。

    其实如果他们只是吹嘘些名声,不去拿这些虚假的名头做些坏事,那也就算了。

    但让杨怀仁哭笑不得的是,他们说的张大鼻子那么牛比的一个人,背后那个谁也惹不起的有权有势的大靠山,不就是自己吗?

    一个不认识他的人,拿了他的名头吓唬人,还仗势欺人,杨怀仁这下可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