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小惩大诫(上)
    雷押司终于想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了,尽管内心里极不愿意承认,可从宋文举的举动上看,不用想也知道他就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个所谓的大靠山,通远郡公杨怀仁。

    口耳相传这种事,本来是个褒义词,可惜人和人之间用这种口耳相传的方式传递消息或者讲述故事,每个听了故事的人总会加上自己的理解,然后再一次转述给其他人的时候,总会添油加醋乱烩一番。

    杨怀仁的名声在大宋,如今还是很大的,民间百姓大都是听了些说书的讲得绘声绘色的故事,而衙门里的公人,则是从朝廷正式的文书里了解了这个人的。

    比如环州一战,朝廷就曾经下达了公文到各州各县,对杨怀仁的功绩大加赞赏,鼓励下边的官员以杨怀仁为榜样,做一个忠君爱国的好官员。

    光这一点,就够让别人羡慕的了,毕竟大宋对外战争取胜的时候不多,当时大宋上下的文武官员,还是受到了很大的鼓舞的。

    后来便是些演义之类的故事和传说了,这些传说里对杨怀仁的评价,就褒贬不一了,不过故事里杨怀仁的性格脾气,总是被描述的非常凶狠和残忍的。

    比如在环州被俘的那一万多西夏静塞军司的将士,便有人说是被杨怀仁做成了菜或者炖了汤给当下酒菜给吃了的。

    还有冲突濮王府的事情,正面的说法叫不畏强权,反面的说法叫目无法纪和狂妄自大。

    杨怀仁以前听了也就一笑了之,不会把那些市井里的小说故事当了真,但凡是肯动动脑子想一想的人,便能听得出来,吃了一万多人?那得多大的胆子和嘴巴?

    不过面馆里趴在地上的几个官差想起这个故事来,还是怕了,顾不上身体的伤痛了,赶忙趴伏在地,也不忘偷偷抬头睨上一眼杨怀仁的嘴巴,看看这个人的嘴到底有没有那么大。

    雷押司赶紧缩着身子也跪了下去,连头也不敢抬了,他怕接触到杨怀仁的眼神,心想着这下可完了,那个望江楼的林掌柜的,还真是把他给坑惨了。

    现在别说能和通远郡公杨怀仁搭上关系了,想起刚才三番五次给人家脸色看,怕不被人家嫉恨了才怪,听说这个杨怀仁杀人不眨眼的,自己这条小命算是赔在这里了。

    牛大和牛二娘,以及一直躲在一边的那几个泼皮混混,被眼前这一幕给吓糊涂了,连州尊县尊两位大老爷都给眼前这个年轻书生下跪行礼,那他得是多大的官?

    别说见过了,也许是听都没听说过的大官,可能是小拇指头动一动,就能要人命的那么大的官,一句话就能决定了你的生死呢,那还等啥,跟着跪吧。

    面馆里跪了一地,外边看热闹的广大百姓们懵逼了,这……啥情况啊?离的窗户近的好像把热闹看明白了,那个刚才说自己看热闹的年轻书生,竟然是个钦差大人,听说还是个什么郡公大官人。

    有人说出了杨怀仁的名字来,旁边也不知是不是他的婆娘,吓得赶紧捂他的嘴,煞有其事地小声嘀咕着,“你个不怕死的,大官人的名讳是你能随便喊的?”

    那被捂了嘴的汉子浑身激灵了一下,心说还是自己个婆娘懂事,自己差点就因为说错了话掉了脑袋,既然人家是钦差,听说见了钦差就跟见了官家一样,那还等啥,也跟着跪吧。

    也不知道真没传的,反正是挺邪乎,不管是怕了杨怀仁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也好,还是见了别人下跪自己也下意识的跟着学也好,牛记牛肉面馆外掀破浪似的哗啦啦跪了一地人。

    屋里杨怀仁本来还在气头上呢,见门外老百姓知道情况或不知道情况瞎起哄的都跪了一地,他先麻爪了,心说这是怎么闹的?

    本来就想当着绵州的两位大老爷面前,狠狠教训一顿雷押司等迫害人家牛记牛肉面馆的一干人等,然后便抽身离去的。

    没想到事情出乎预料的给折腾大了,百姓们注定了会把今天所见所闻编成了新的段子出去传扬,到时候不管是说好听的还是说难听的,反正他杨怀仁可是又出了一次风头。

    不过杨怀仁把自己摆在百姓们的角度去想,这件事闹大了,公开处理也并不一定是件坏事,有人非要给他编排故事,那就让他们编排去好了,大不了以后真传到京城里去,再让朝堂上那些大佬们笑话他一次少年人意气罢了。

    杨怀仁忙站在窗边向窗外大声说道,“相亲们,快快起来吧,今天便让我替牛记牛肉面馆的牛大和牛二娘公开讨一个公道。”

    说罢他示意门外那一队钦差侍卫,侍卫们赶忙挨个去扶那些跪在地上吓得颤颤巍巍的百姓们。

    等大家半信半疑的站起身来,杨怀仁才转头对宋知州说道,“宋大人,你也起来吧。”

    宋文举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刚才他从杨怀仁的脸上看出来他是非常气愤的,虽然之前他让钦差侍卫带他来的过程不那么让人舒服,但他还是谨慎地想明白了,一定是雷双庆利用职权干了什么坏事,得罪了这位钦差大人。

    他没有立即起来,而是抬起头来说道,“下官管理属下无方,还望上使大人降罪。”

    这就是一个为官多年的人所具有的说话的艺术了,不管弄没弄清发生了什么,先谦卑地表示自己有错,实际上却是把未知的坏事和自己撇清了关系,至于勇于认错,又给上官一个不错的印象,让他想对他发难,也没有那么生气了。

    杨怀仁自然听懂了宋文举这话里的所包含的意味,管理属下无方,并不是什么大罪名。

    何况人家一个知州,手底下押司和公差多了去了,不可能每一个人都盯得很紧,保不齐这些人里边具有利用职权欺压善良百姓的。

    杨怀仁即便是钦差,也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责怪到他一个知州头上去,不过杨怀仁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对相关人等进行惩戒的,让西南其他地方上的基层官吏以儆效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