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小惩大诫(下)
    雷双庆觉得他的一生都完了。他自幼拜师学武,虽然没能和小时候幻想的一样,长大之后成为江湖上一号有名的侠客,但在绵州当地,他还是极具威望的。

    任谁提起来雷双庆雷押司的名号,起码内心里还是有些敬畏的,这也让他和他娘能在绵州当地的大豪族雷家之中,能抬起头来做人。

    不过声名归声名,钱财归钱财。他爹这一房,在雷家里头只能算是个小门小户,庶出的子弟,是不怎么受雷家老太爷待见的。

    分房分地的时候自然是有他一份,雷家家大业大,祖上传下来再多的田产也是有数的,真正分到他家的田地,也不过十来亩而已。

    要是个普通的人家,一家人指望着这十来亩地过活,也是足够吃穿了,但也说不上多么富裕。

    雷家嫡系的子孙是有书念的,而雷双庆这样的庶子庶孙们,要么自寻出路,要么只能长大了种地。

    雷双庆便是被他爹送去了青城山拜师学艺,这才学了一套刚劲狠猛的青城十三刀回来。

    之后为了让他进衙门里当公差,他爹又倾家荡产走关系找门路,最后连家里的田地也卖了六七亩,才让他进了衙门。

    他也是有些本事的,这近十年来,不论是维护治安还是缉拿盗贼,他都立下了不少功劳,巴西县县尊周瑞前年上任的时候,见他为人和本事都不错,便委任他一个押司的职务。

    可正因为在衙门里有了职务,雷双庆的脑子也变得活泛起来。想着如今他职务在身,进京考武举的想法是行不通了,不如放下自己最初的理想,珍惜眼前所得到的东西。

    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七八口子人,生活的担子几乎全部在他肩上,单是靠着那三亩地和他那点月钱,家里日子总是过的非常拮据的,他开始慢慢的不满足了。

    作为一个男人,养家糊口,让家中双亲和老婆孩子过上富足的日子,另寻一些赚钱的门路本是没有错的,可惜雷双庆走错了路,开始利用他的职务之便,为一些当地的大户和商家攫取利益。

    所以林大祥找上他来牛记牛肉面馆里搞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二十两银子,对杨怀仁这样的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可对于雷双庆,那就是很大的一笔外快了。

    但也正是因为他一时的贪念,才让他落到了如此窘迫的境地,雷押司用一个他见到没见过的人的名字唬了人家半天,最终却发现那个神秘的高高在上的人,就在他眼前,他却没有认出来。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如果他丢了现在押司的这个差事,还要受罚的话,那么他的一家老小将来要怎么生活?

    以前被一些邻里街坊的指着脊梁骨背后说些难听的话,他也没在乎过,毕竟人家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可如果他不是押司而是一个平民呢?人家又会怎么说怎么做呢?

    雷双庆跪在地上叹气,想了无数种可能,最大的那个可能,就是他这一辈子算是完了,不仅如此,还连累了他的家人,人的名声一丢,就再也难找回来了。

    杨怀仁看着他追悔莫及的样子,觉得和赵四刚才那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又有所不同,但是从他的神情里,杨怀仁看出来,他是真的后悔了。

    既然如此,就没必要把他一棍子打死,以他现在的地位,要杀一个人,或者要一个人从此再无出头之日,那简直太容易了。

    可把一个身怀绝技又有真本事的人就这么给废了,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个主意。

    “雷双庆,问你呢,你觉得你犯下的过错,应该受到怎么样的惩罚?”

    雷双庆缓缓抬起头来,眼睛里都流淌着悔意,却又坚定的回道,“小底的确是犯了大错了,大人说怎么处置,小底都绝无怨言。”

    “好,很好。”

    杨怀仁点点头,“那我便免去你巴西县衙门押司一职,你可有意见?”

    雷押司深吸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小底甘心认罚。”

    “嗯,”杨怀仁想了一下,“那我说要送你去西北秦凤路那边当一个边军,你可愿意?”

    “嗯?”

    雷双庆迟疑了一下,抬起头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望着杨怀仁,接着本来黯淡了眼神里仿佛透出了意思闪光,“小底愿意听从大人的安排。”

    雷双庆从杨怀仁对他这样的惩罚里,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不同,看上去不通情理,却是隐隐透露出一个信息,杨怀仁要用他。

    尽管去西北秦凤路那边当一名边军,意味着要远离家人去西北边地受苦,可这也代表着,他一身的武艺和曾经年轻时的抱负得到了施展的机会。

    绵州知州宋文举有点迂腐,听了杨怀仁的判罚,似乎觉得哪里有点不妥,便开口说道,“启禀杨大人,雷押司利用职务之便欺压良善百姓是不对,方才撤销他在衙门里的职务也没有错,可是发配充军,这惩罚是不是太过严厉了些?”

    杨怀仁笑道,“谁说我判罚他发配充军了?”

    宋文举仔细回忆了下刚才杨怀仁和雷双庆的对话,似乎杨怀仁只说免除了雷双庆的押司职务,却并没说把他发配充军,而是询问了雷双庆之后,介绍他去秦凤路边军里当兵。

    这件事他一个文官确实是搞不太明白了,而雷双庆自己是心里明白的,杨怀仁这是给他机会,去一个更适合施展他才华和本事的地方从头来过,重新做人。

    “宋大人,”雷双庆转身对宋文举抱拳施了一礼,“钦差大人并不是滥用刑典,免除小底的押司职务是惩罚,让小底去秦凤路当边军是给小底机会改过自新,是对小底小惩大诫了。”

    杨怀仁微微一笑,心说雷双庆不傻,对于自己的用意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再看看面馆里被刚才一通折腾已经没有了样子,又大声喝道,“罪魁祸首望江楼掌柜林大祥呢?怎么还没有带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